样式

2018-12-05 19:36:466491 字42 条评论

“人鱼公主塞壬”【BE】

原本想写he来着,写的有点乱,最初的设定就是龙和人的故事,后来可能是我的音乐出了问题,我听着音乐就这样了。

“人鱼公主塞壬”


【BE注意!!!!!!】



就像随时会化为泡沫的人鱼公主一般,这样的你,是否在等待那么一个人的出现呢?

这是他父王和他说过的话,他无法回应,只因他自出生起就无法发声,哦不,只是无法说话,但能歌唱。

他的父皇是龙王,他自然而然也就是龙子。排行老三的他被戏称为龙王三太子。

因他这生来的残缺,他的父王除了戏称他是人鱼公主,还会说他是塞壬,就是海怪,以歌声惑人,然后将他们通通卷入海中。

这是亲爹吧?说他人鱼公主还好些,至少是童话角色,虽说他也不喜欢吧,说他是海怪是什么意思?他只是不会说话,不是听不懂的好吧???

他是龙,不是那半人半鱼的存在,他是龙。

所以他不会化作泡沫消散,亦不会成了那惑人的怪物。

以夜明珠作灯,龙族的三皇子捧着夜明珠坐在一片珊瑚丛中,夜间巡逻的鮟鱇鱼路过都会对他行礼,说是行礼,也不过是晃晃丑陋的身躯,然后游走。

“嘿,老三!”二皇子边走过来边冲他招手,“小朋友在这里干嘛呢?等着人类撒个网把你捞上去做成标本吗?”

三皇子瞪了他一眼,张嘴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表达自身的不满,二皇子赶紧捂上耳朵,因为或许刺耳,他的身体做出了一系列的反应,转身,闭眼,捂耳朵,明明只需要捂耳朵就好了。

等声音消失,二皇子睁开眼,却发现自家小弟已经抱着夜明珠游走了,为什么是游?只因他还修为不够,这下半身还是龙尾一条。

看他游走,二皇子急了,这大半夜的要是碰上人类撒的网可怎么着,这老三可是他们最宝贝的了。

“老三!老三你等等!亮!你给我回来!”二皇子看着那远去的亮光有些头大,看看四处也没有什么可以作灯的东西,干脆抓了两只鮟鱇鱼用它们头顶的那点亮光追着过去。

……

“大半夜的,出来玩干嘛,你个死基佬。”红发的男子揉揉眉心,他真的头痛,半夜十二点被这混蛋拉起来只因为他想吹海风,吹海风也就得了,你直接上甲板不得了,他非要开船四处转悠,这半夜什么也看不到,要是触礁了可怎么办。

“……”旁边被惊起来的男子推了推自己的单片眼镜,他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有些难看,只是,有一些,难看,而已………吧?

“我跟你说,这【西汉号】是咱们三家一起买的,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给老子赔整个儿的钱听到没有刘老三!”红发男子已经开始跳脚了,他大半夜睡得好好的被拉起来就是因为这混蛋想吹海风,莫名其妙!莫名其妙!

“好好好我赔我赔,现在咱们转转去,你看那里,是不是有光。”刘邦笑着指指海上,这让韩信更加气急败坏,“去你妈的刘老三,这大半夜的在这海上除了咱们这艘船,还能有……什么………光……………”韩信顺着刘邦的手指看过去,果然,海面上有淡淡的光,似乎是海底发出来的。“张良!你快过来!看看那是什么!”

刚才一直靠在一旁的张良听到呼唤便慢悠悠的挪过来,“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手电筒什么的吧。”的确是有这种可能,前提是要是防水手电筒,而且能浮上来或者被海草之类的缠住才行。

“停船!”刘邦突然一声令下,船停了下来,“我总觉得半夜十二点能看到些什么……”

“你他妈别吓我行不行!刘老三!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头朝下扔海里!”

“你们都安静些,看那里。”

淡淡的月光下,平静的海面突然掀起高高的水花,三人就这样看着,不敢说话,水花下去,一人坐在海面的礁石上,眼尖的韩信立刻发现了不对劲,他的腰部以下根本不是腿!“人鱼?!”

“不是人鱼。”张良推推眼镜。“你看……”

话未说完,歌声便已响起,动听的旋律,令人着迷。

“现在倒像是塞壬了。”张良淡淡一笑。“幸亏停船了,不然恐怕要触礁。”

“塞壬?”韩信挠挠头,“那是啥?”

“海怪。”刘邦答道,“古希腊神话里的。”

张良点点头,“不过他也不是塞壬,看尾巴,不像鱼尾,头顶的像鹿角,你们说,会不会是……”

“龙。”

月光下,龙族的三皇子吟唱着,直到他的二哥将他拉入水中拖回龙宫。

……

“……你去了趟海就疯了???”李白一脸你疯了吧的表情看向好友韩信。

“没有没有!我跟你说我如果说的是假的我就把这个盘子吞了!”

“哦,那你吞好了。”李白点了支烟,吸上一口然后吐了韩信一脸,看烟雾消散,李白眼中有着波动。“韩信,那里是哪里?”

活泼好动的青年,失踪数天后却在一片礁石上被发现了,他的身旁还有一颗珍珠。没人知道他是怎么爬上那片礁石的,只知道他能活下来都是奇迹。

李白看着落地窗外的场景,摸了摸胸前的项链,那上面有一颗完美的珍珠。

只有他知道。

屋内的画架上,有一幅完成了不知多久的画作。

乍一看,你会以为那是常见的美人鱼画作。若你细看,你会发现画中人头顶的角与他并非鱼尾的尾部。

屋内角落处的柜顶上,还有一个被白布盖住的画,不知是不是被遗忘在了那里,上面已经积了灰。

画上有一个淡蓝色头发的男人,那人像极了那画架上的半人。

……

“李白,我和你说我真的没骗你,他出不出来这个都是不一定的。”韩信到了船上还在说,李白没有理他,他在船头点了支烟。

“上次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半夜十二点吧。”

“……”

李白看着海面沉默了。

当年的绝不是幻觉,虽然家人一直说那是他昏迷时做的梦,但他知道,绝对不是。

在海上呆了几天都没有收获,韩信已经做好了被李白塞盘子的准备,李白只是叹了口气,说着一早回去吧。

谁也没成想,半夜竟会突发海啸!

“草!”韩信赶紧准备好一切,以免翻船时二人只能等死。

李白倒是眼睛一亮,他扔了救生圈,韩信以为他疯了呢,一个劲的吼,李白充耳不闻,只是抓紧了船头的栏杆看着一切!

又是海啸!

……

“老三,又海啸了,我这里脱不开身,你去解决一下。”

不能言语的三皇子翻了翻白眼,对着自己懒散的二哥发出刺耳的声音,然后游走了。

如果不是海啸会影响龙宫的安宁他们也不会管。

海面上,一颗头冒出来,如针般的雨打在他的身上,他抬起手,低声吟唱着,这是他平息海啸的方式。

远处,一声大喊传来,三皇子愣了一下后继续施法吟唱,海啸渐渐平息,随后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有人!

人类的气息与他们不同,所以一旦有人入水他们都是知道的,平时也就罢了,这个时候入水怕不是遇难了。

果不其然,这海上有艘船。船头上的人在呼唤着谁,看来是有人掉下水了。

三皇子感知着那人的位置,然后入水将他带去一旁的礁石,他不能直接接触人类,所以只能把他捞上来,仅此而已。

他要在这里等待海啸彻底平息,在这个家伙醒来之前他必须要走,多年前他曾因放心不下那个孩子等他醒来,回龙宫后就被关了几天禁闭,这次他可不敢了。

把人放好了,三皇子松了一口气,他看了看海面,差不多了吧,也该走了。

“你去哪?”

有人拉住了他的手。

“又要一声不吭的走了?把我扔在这儿?”

三皇子转过头,那个刚才还在昏迷的人居然醒了!难道他根本就没有昏迷?等等,他说“又”?难道自己以前救过他吗?他救的人不是很多,是谁啊这个。

“你怎么不说话?”灰绿色的眸子紧盯着他,“好歹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三皇子张张嘴,终是没发出任何声音,他不会说话,只会歌唱,他能怎么办?

算了,不和人类纠缠了。

三皇子闭了眼,李白的手突然弹开了,他被电了一下,虽然不是很疼,但吓了一跳。

“喂!!!别走啊!”李白看他入了水,一着急又跳入水中,他抓住他的尾巴,瞪着他,虽然他看不清,但他知道,他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氧气有些不足了,他又能留住他多久呢?

是否就像美人鱼一般,最终只能化作泡沫?若能化作泡沫能伴他左右也不错啊……

他不是美人鱼,他们都不是,所以没有消散的可能,那就竭尽全力去挽留吧。

至少,至少也要知道名字。

“老三!”转悠着出来的大皇子看到自己的小弟被人类抓住尾巴,赶紧冲过来,把他们分开,这个不要命的人类在干嘛!

“老三,你没事吧,都和你说过不要乱救人了!”大皇子施法将李白罩起来,在那里面,他能尽情的呼吸。“他见着你了,和上面的人说了我们龙宫还有的安宁吗?”

“我来处理,你回家。”

全程,李白没有听到他说话,他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李白苦笑一声。原来他早就忘了自己。

“原来是你。”大皇子看到他胸前的项链,“滚回你的地方去,别招惹老三了。”

就算化作泡沫也甘愿。

不知何时变质的感情在此时发酵着,不过一面而已,但他记住了,在这十多年里,他一直记得,最初只是想要报答恩情,后来却发现一切都变了。

如果他长得再难看点就好了吧。

那样或许,就不会变了吧。

不会改变,这份感情迟早会因为时光流逝而变质,走向这一步。

冲破这个罩子,李白在大皇子惊诧的眼神中游了过去。

就算化作泡沫也无所谓,就当他是被塞壬迷惑了的人吧,他甘愿赴死。

就算不记得也无所谓,就算你我注定殊途也无所谓,只要我……

只要抓住……

……

“哇!醒了醒了!你真他妈吓死人了!”

刚醒过来就听到韩信的叫喊声,李白皱皱眉,他刚想骂回去,却因为一个人停住了嘴。

那人坐在窗边,淡蓝色的发被微风吹起,他转过头来看向他,瞳孔猛然紧缩,他爬起来,扯到了输液管也不自知。

“李白?”韩信有些害怕,他不知道李白看到了什么。

李白看着那人,他突然记起来了。

“完了完了,真的疯了,我就不该答应他出海……”韩信瘫在地上,“说什么散散心就去跳海。”

刘邦扶起来韩信,“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他疯了。”

“诸葛……”李白伸出手,被扯掉的输液管掉在一旁,血液顺着手流下,落在雪白的床单上,像是开了一片的彼岸花。

韩信听到那个名字后干脆出去了,刘邦跟了出去,这屋里只剩张良和李白。

“你是不是该醒了?”张良倚着墙淡淡的说道。“那个人在十几年前就没了。”

“那一切不过是你的幻想。”

……

十几年前,李白那时候刚成年,作为大家主家的孩子,成年总是要大操大办,于是李白和他的朋友们出海了。

在这天,李白还有个计划,一个和韩信他们筹划了很久的计划。

他喜欢诸葛家的老三很久了,一直想要告白,最终定在了这天选择告白。

说起来是怎么喜欢的呢?

哦,是一场游轮宴会上,被父亲拖出去弹钢琴的李白看到了他,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想拉他下水,李白让他唱歌,碍于面子,他答应了。

表演结束后,李白也跟着鼓掌。

“我说,幸亏我不是开船的,不然迟早会因为你这歌声触礁升天。”

那人轻蔑一笑,“李家公子这是说我是那海怪塞壬吗?”

李白哈哈一笑,半开玩笑道:“怎么会是海怪,你这是人鱼啊人鱼!”

“人鱼?”那人又笑笑,“我出自诸葛家,要说也是卧龙,怎是人鱼?”

这,便是开始。

在这次成人宴会上,诸葛亮,也就是诸葛家的老三,他端着一杯酒来到甲板上吹风,李白跟在后面,他的手上拿了一个小盒子。

李白看他没有转身的意思,他招招手,后面的韩信表示了解了。

砰砰砰的几声响声,惊到了诸葛亮,诸葛亮转头,就看到了李白,还有漫天飞舞的彩带。

“献给我的人鱼公主塞壬。”李白拿出那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颗珍珠,“这是我挖了一堆贝壳才出来的最好的一颗。”

诸葛亮端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他没有接过去,只是站在那里。

半晌后,就在李白以为自己的一片痴情最终只能像是人鱼公主的结局化作泡沫时,诸葛亮开口了,“你说谁是人鱼公主呢?嗯?”

诸葛亮端着酒杯愤愤的离开了,留李白一人干瞪眼,韩信看着着急赶紧去叫他,“哥们,上啊,有希望!”

李白一听赶紧追过去,“诸葛!”

李白追到诸葛亮时,他已经坐在沙发上继续喝酒了。李白小心的凑过去,“诸葛……你……你考虑考虑?”

“傻逼。”

“嗯?!”

万没想到居然是如此粗鄙之语,他以为以诸葛亮家的家教,诸葛亮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尤其是这么多家人都在的场合下!

诸葛亮放下酒杯,“你哪只眼睛看着我像【公主】?嗯?”

“那……那……人鱼王子?”

“……”诸葛亮有些头大,“算了,和你这种蠢人没法交流,你给我出去和你的狐朋狗友们呆着去。”

“哦……”

“等等!”

李白停下来,等他的进一步吩咐。

“东西留下。”

李白欣喜万分,他笑得阳光灿烂,然后把小盒子放在诸葛亮手中。

诸葛亮赶他走,他就走,他现在心情极好,怕不是有人点着了他的衣服他都能笑着说没事。

诸葛亮看着他的傻样笑了,打开手中的小盒子,圆润到极致的珍珠是那般美丽,这家伙到底开了多少贝壳才开出来这么个东西啊。

人鱼公主塞壬啊……

算了算了。

……

海啸发生的如此突然,谁也没有想到前一刻还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像是发怒了一般,狂风骤雨不停,一个接着一个的浪头拍过来,游轮东倒西歪的,随时都有可能翻船。

“诸葛!你没事吧!”李白将诸葛亮扶好了,这家伙现在可是他最重要的人啊,可不能出半点意外。

“我没事,我们赶紧进去。”这甲板是不能待了,随时都有可能翻船,他们再在这里可能就会被带入海中。

“好。”

这么说着,两人就互相扶持着准备进去,不成想一个浪头拍过来,船猛的歪了一下,诸葛亮脚底打滑然后就这样滑到另一侧的船边,还好他抓住了栏杆,不然就要掉下去了。诸葛亮万幸于他反应迅速,抬头想要对着李白笑笑,船这时候正往那边歪,李白也抓紧了栏杆,也在对他笑,李白看着诸葛亮的笑容凝固,然后借着歪的角度对着他冲了过来,李白不明白,但下一刻他便明白了,他被身边凑过来的人拿着电击枪电了一下,紧接着他摔倒在船上,都是水的甲板上很滑,他滑出了船,诸葛亮大喝一声也跳了出去!

没有思考,只是想那么干身体便那样做了。

没办法啊,谁叫李家家大势大惹人嫌了呢,可惜他李白才刚刚收获爱情。

太可惜了。

……

“李白!你醒醒!你他妈敢死试试!”

忍着腰部的剧痛,诸葛亮在礁石上对李白做人工呼吸,诸葛亮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了太久了,毕竟那么大的浪头把他拍在礁石上也就罢了,还直接在他身上捅了一个窟窿。

“李白,你醒醒吧,我就快变成泡沫了。”

诸葛亮撕了衬衫堵住伤口,就算这样也无法阻止血液的流逝。

诸葛亮继续对他做心肺复苏,他恐怕活不长了,至少也要救活李白。

“妈的……”人之将死,所谓的家教也都没了,诸葛亮惨白着一张脸看李白渐渐苏醒,“我告诉你,我不是人鱼公主,但我要化作泡沫了……”诸葛亮趁着他还未完全醒来,凑过去吻上他的唇,“我也不是塞壬。”诸葛亮感觉自己自己快要到终点了,他摸了一把李白的脸,“就算要归于这片海,我也是龙,我要在这里化作泡沫,成那歌唱的龙,而非人鱼公主塞壬,李白你听到了吗?”

“人鱼公主塞壬什么的我不配,东西你收回去。”诸葛亮掏出那颗珍珠,放在他身边。

“活着回去。”

“然后,忘了我。”

他爱过吗?

当然。

……

李白彻底清醒时,他感慨自己命大,这样都能活下来,他看到礁石上的大片血迹,以为是自己的,他检查一下自己,根本没事。

然后他看到了那颗珍珠。

他沉默了。

或者说,呆住了。

他张开嘴想说是他想太多,结果泪却先流了下来。

不可能吧,怎么可能啊!

一定是假的,可能,可能诸葛亮什么时候给他塞回来的,他反悔了,一定是这样的,他想太多了!一定是这样的!!!

李白躺在礁石上,紧紧的攥着那颗珍珠,无视掉身旁的血迹,他闭上眼,自我欺骗着。

……

几天后,李白获救了,他到处找着诸葛亮,却被沉默了良久的韩信告知,诸葛亮已经死了,葬身海中,尸骨无存。

李白不信,他要出海,出海就出海,他的亲友陪着他一起去,然后,李白第一次跳海了。

他看到了幻觉,在路过那个他获救时躺的那块礁石上,他声称自己看到了歌唱的半人,并非人鱼,而是龙!而且那个人一定是诸葛亮!

从那以后,他便开始胡言乱语,他的记忆是自己编造的,他拒绝了外界的一切,他躲在画室里,一遍又一遍的画着他口中的半人。

“不是人鱼公主,也不是塞壬。”

“是化作泡沫的,能以歌声惑人的龙。”

这是李白又一次半清醒时低喃的话,然后,他画下了诸葛亮的画像并将他放在了柜子的顶处,还盖上了白布。

李白第二次跳海,就是这次,他找到韩信,说自己想去散散心,韩信以为他清醒了,到了那块礁石附近他才被李白惊醒过来。

“你说的他在哪?!你不是说你看到他了吗!!!!”

他根本没说过!他控制住李白,然而正常人根本控制不住发了疯的人,然后韩信就看到李白跳海了。

还好救上来的不算太迟。

李白醒了,也记起了所有,不过他依旧不是很清醒,不然他要怎么解释眼前的这个诸葛亮?

张良看李白那副要哭的模样觉得受不了,但他也不能出去,谁知道他会做什么。

“诸葛,你在那边好吗?”

诸葛亮紧盯着他。

【人鱼公主塞壬什么的我不配,活下去,然后,忘了我。】

李白看着诸葛亮的幻影消散,这次,他没有发狂,他捂着脸痛哭。

他忘不了。

他怎么忘得了。

就算化作泡沫也可以,我想伴你左右,听你歌唱,看着日升月落。

你不是人鱼公主,也不是塞壬。

但你化作了泡沫,一次次的在那块礁石上歌唱。

我不是人鱼公主的王子,也不是被塞壬迷惑的船夫。

但我甘愿成了那落水的人,就算是幻影,也想要抓住的被歌声吸引的人。






END


42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