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2-04 16:33:033809 字4 条评论

【策约】晚安

来自连载 策约同人文集

我可是有求必应的人~(好吧我的肩膀。。。。) 这个连载貌似快被我遗忘了啊ww(被打) 我的确很少写策约了。。写不动了还是没玩王者的关系。。。? 好啦~还是可以靠限定首尾来写的ww 开头是「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结尾是「晚安」 对了,约约的人设带有黑化(?),毕竟特工魅影嘛ww策儿是我最爱的威尼斯ww 好了,就这样。 晚安。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深夜里,本来应该隐藏在黑暗里的特工魅影——百里守约,竟然站在了光明真大的大夏上。深夜使灯光变得更明亮,照亮了百里守约身上幽蓝色的盔甲。

可今天,身为通缉犯的百里守约,竟然没有被城市里的警察或高级官员盯上。守约反而很悠哉的坐在高楼的阳台上晃着脚。守约现在正坐在大约有二十楼层的大夏,如果一个失足而掉下去。。结果就只有一个。


死。


「是忘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百里守约拿起被自己放置在一旁的饮料,本来冷静的百里守约今天异常的烦躁起来,他捏了捏手中的塑料杯,便咬上了上面的吸管。他也轻声细语的说出一些悄悄话。貌似正在审问自己。


我到底忘却什么了?


百里守约坐在那里思考了很久很久,手中的饮料已经被喝完了。守约还是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忘了什么。

自己已经把脑海里的事物明确的想出来了。可是就是有种神秘的感觉。

百里守约知道自己忘了东西,可是自己怎么努力想,就是想不起来。


「切。。。无聊。」

终于,百里守约对自己的耐心已经到极限了,他捏坏手中的塑料杯后随手扔下大夏,自己也拿起狙击枪的站了起来。百里守约看了看四周围,并没有“危险人物”向自己逼近。嘲讽了自己刚刚的行为后,百里守约一个往后倒,整个人也从二十几层的高楼坠落了下去。


我为什么要那么执着于那件事情?


正当特工魅影认为自己终于可以解脱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力量挽着了自己的腰身,守约早就料到那人一定前来拯救自己。守约早已习惯了那人的做法,他也不浪费力气的挣扎了,仿佛像个没有生命力的玩偶,任由那人将自己带到安全的地方。


「我一个不注意你就给我乱来。你是很想死是不是。」

威尼斯狂欢——百里玄策将百里守约带回自己的家。反正这些都已经是日常了,每当百里守约试图跳楼自杀的时候,百里玄策就会及时赶到然后将百里守约安全的救走,在还没被那些没用的警官发现之前,百里玄策也将闭目养神的百里守约带回家。

期初守约会挣扎,会反抗,会责骂。可是事情反反复复的重复着,守约也累了,他也索性不挣扎了。

反正下一次还会发生。


「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是多么想死。我杀了这么多人,我做了那么多坏事,结果那些警官完全视而不见,明明有机会将我拿下,结果因为他们的胆小,他们不敢将我杀死。」

百里守约很自然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脚,仿佛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家。百里守约也反驳百里玄策的说法了。特工魅影——百里守约本身就是很爱寻死,可是都会被威尼斯狂欢——百里玄策一一阻止。


特工要跳楼,威尼斯一定用飞镰将自己接住。

特工要吞药,威尼斯一定提早来到特工的家,然后将那些药物藏起来。

特工要割腕,威尼斯一定将所有尖利的武器给收起来,包括他最爱的宝贝狙击枪。然后将特工捆绑起来。待他冷静下来后威尼斯也才肯放开特工。


守约很是好奇,为什么威尼斯会知道自己的家,为什么威尼斯都会猜到自己的一举一动,自己已经很小心翼翼了,可是最后还是会被威尼斯阻止。

威尼斯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都会出现在我身边,反而我在作案的时候他就不会阻止。


百里守约对百里玄策的想法就只有这样了。百里玄策很神秘,神秘到自己无法猜透他了。


「特工啊,你杀气太重了呢。他们怎么可能敢对你下手呢~」

百里玄策并没有百里守约想象的一样再次反驳他。玄策只是对着守约笑了笑,接着也坐在守约身边,他也开始调戏守约起来了。守约因为杀了很多人,加上守约本来就是很阴沉的人。虽然守约有俊美的样貌,可是其他人还是会察觉到到守约身上的危险气息,就连警官都会感到害怕与恐惧。

毕竟守约很有可能直接抄起手枪然后将他们爆头的啊。

「那你呢,怎么没吓到你呢,每次害我自杀失败的小孩。」

守约听了玄策的想法后,也有些好奇的看着玄策了。百里玄策的年龄应该比自己小很多,可他并不恐惧自己,反而还很亲近自己。百里守约也对自己感到很疑惑,平时要是遇到这种人自己可是会很嫌弃的远离他,用各式各样的事情将那人甩开。可对玄策就不一样了。玄策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自己内心会莫名感到安心,想死的念头也会被自己暂时抛开。


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怎么了。


不知不觉的,玄策也将守约拉到自己身边,守约也很配合玄策的举动直接跨坐在玄策身上。玄策凑到守约面前,貌似正在向守约索吻,守约有些嫌弃的瞪了瞪玄策,不过一会儿也抱着玄策的脖子吻住那人了。两人之间发出了轻微的水声,听力敏感的守约顿时被这羞耻的声音弄得脸红起来了。耳根也渐渐发红,体温貌似变高了一些。

「唔。。。放。。。」

守约感觉到有些缺氧,他开始挣扎起来了,玄策当然知道守约想表达的意思,玩够了他那柔软的舌头,自己也慢慢退后放开百里守约了。百里守约被吻得有些迷糊,他轻微的喘着气,他贪婪的吸着空气,仿佛那是最美好的事物。

「特工啊,不是教你很多次了吗?怎么还是学不会呢。」

玄策带着有些嘲笑的眼神看着守约,守约只是回瞪那人,自己也不知所措的捂着刚刚被亲的嘴唇。每次的每次,自己都会掉入百里玄策的陷阱。


守约都会很自动,很自然的配合玄策的举动,就算他这样侵犯自己,这样吻着自己,守约都不会反抗,反而很是享受的抱紧那人的脖子,享受着那人的体温,那人令人安心的味道。

「你以为很容易就会学会啊。」

守约没好气的从玄策身上下来,自己也擅自的走进玄策的房间打算霸占他的房间了。这次轮到玄策悠哉的翘脚了。他只是淡定的看着走进房间的守约,并没有回答守约刚刚说的话语。

突然百里玄策笑了起来,那笑声听起来很愉悦,可是那愉悦里,暗藏着一丝丝的忧伤。


「我为什么一定要服从他的。。。」

百里守约去除了身上幽蓝色的盔甲,他只是放松的躺在属于百里玄策的大床上。守约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安心的入睡。明明之前都是很快就睡下去的。可今天就不一样了,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刚刚的事情。


百里守约的脸再一次变得通红。


「啊啊啊!!!够了够了够了!!!」

百里守约顿时炸毛起来,他直接抄起旁边的枕头直接往门口一丢,他也害羞的将脸埋入被子里了。自己顿时感觉自己以前的举动害了自己。

失去自己的清白,失去自己的自尊,失去了对自己来说的一切。

守约不敢相信,自己那么听那百里玄策的话语!


本来要试着入睡的百里守约,因为又想起了刚刚和之前自己做出的愚蠢举动,守约再次激动的将自己躺着的枕头往别边丢了。柔软的枕头貌似撞到了一个物体,那物体也掉在地上,发出了响亮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百里守约听见那声音后,也很不满意的坐了起来,守约看了看掉在地上的物体。原来是不小心撞到了相框。守约每次进房门的时候都会注意到那背对着自己的相框,玄策貌似不想要自己看到那相框里的图片。

百里守约知道好奇心会害死自己,索性不碰那看起来特别诡异的相框了。


可命运看起来要自己发现那相片的秘密啊。


「唔啊。。!!什么。。。!?」

守约小心翼翼的将照片上的玻璃碎片扫开,自己也拿起照片差个究竟了。百里守约一看那照片,脑袋顿时炸开来了。守约很是痛苦的捂着自己的额头,守约感觉到有好多自己从未见过的画面拥入自己的脑海和记忆里。百里守约顶着剧烈的头疼,试图想要想起自己忘却的东西。


「哥哥。。!!你不要去。。不要去不要去。。。」

有着红发的百里玄策拉扯着自家哥哥百里守约的手,守约接到了要去击倒恶魔的任务。守约当然接受了,就算这任务十分冒险。可玄策就不乐意了,他用了很多方式将守约留下,可那些方法完全阻止不了百里守约。


百里守约是铁了心要完成那任务。


「玄策乖,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放心好了。」

临走前,玄策可哭惨了,他一直拉着百里守约的手,不想要他过去送死。但守约还是狠下心将玄策的手扯开。百里玄策瞬间变得失落起来,被扯开的手只是停在半空中,他失神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哥哥百里守约,眼泪也流的更多了。

虽然守约答应了自己会安全的回来。可玄策知道。。


守约还是会失约的。。。


迟迟等不到百里守约回归的百里玄策,也变成了威尼斯狂欢,在威尼斯城市寻找着他哥哥百里守约。


「策。。。。策儿。。。。?」

守约痛苦的回想起了一切,他有些错愕的看着手中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名银发少年拉着一名红发男孩的手,两人非常幸福的笑着。守约的手微微颤抖起来,自己想起来了,自己记起那被遗忘的重要事物了。


原来我。。。把策儿忘了啊。


「特工啊,你还不睡吗?」

突然房门被打开,守约也快速的将照片藏了起来。地上的相框自己根本来不及处理。守约打算哄骗玄策关于相框的事情了。玄策有些疑惑的看着地上的枕头,也随手将枕头捡起来放到守约身边。

「睡不着啊。」

待玄策将守约乱丢的枕头捡起来后,守约也假装冷漠的对着玄策说了。毕竟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记起来那些回忆了。守约也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面对再次失散一年的百里玄策。待守约回答玄策的问题后,玄策也往常的抱着守约,渐渐的也压倒守约的身躯了。

「今天很奇怪呢,没有我就睡不着了吗?」

玄策有些无奈的弄着守约冰蓝色的发丝,动作是多么的轻柔。守约只是无力的枕在枕头上,也乖乖的被凑过来的玄策吻着了。自己并没有回答玄策这次的问题,或许是默认了吧。


玄策只是感激的闭上双眼。他当然看见了地上被砸碎的相框,照片也不知道去了那里。守约拿走照片的可能性最大了。毕竟。。。

他是自己寻找已久的哥哥啊。

威尼斯狂欢也察觉了特工魅影的异常,但他没揭穿而已。

反正,只要他记起自己了,总有一天会承认他的真实身份的。


「睡吧。我在。晚安了。」

玄策吻完守约后,也无力的躺在守约身边了。守约只是微微的点头着,渐渐地他也闭上眼睛安心的入睡了。


策儿,对不起,我又一次的失约了。你一定不会原谅哥哥我吧。

不过没关系,我不会寻死了,我现在只想要默默的在你身边,无论你是否还认我这哥哥。


晚安。

4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