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2-04 10:18:402957 字41 条评论

【澄羡】一条紫色秋裤引发的恋情


  

  

00.

  Y大有个新生群。

  

  就是那种无论学院,无论班级,在你作为新生收到录取通知书的一刻,就必须加入的群组。

  

  Y大的新生群容纳了18级数千小萌新,发布了不少通知攻略,也有许多学长学姐混迹其中,与小朋友们插科打诨。但在开学两个月后,一切学习生活都步入正轨,这个群的功能,也随之发生了一点小小的转变。

  

  

[18 心理 蓝涣]

-二食堂一楼捡到一张饭卡。

-【一卡通】.jpg

  

[18 人文 聂怀桑]

-我的我的我的!

-感谢兄弟!

  

  

  如上,一卡通招领与求助以每天三条消息的平均频率持续刷屏,光荣彰显着当代大学生卓越超群的记忆能力,这也不能怪罪他们,毕竟多数人的脑子,都随着六月那场酷刑的结束,扔在了考场上。

  

  当然,这年头的小年轻,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丢的。除开一卡通,新生群里偶尔也会有些其他的失物招领冒头,作为大学无趣生活的调味剂。

  

  

[18 机械 魏婴]

-招领招领!

-云梦1号楼一楼洗衣房捡到秋裤一条!请失主帅哥速来认领!

-【男士紫色秋裤】.jpg

  

[18 经管 金子轩]

-@18 经管 江澄

  

[18 经管 江澄]

-?

-……

  

  

  

01.

  江澄是Y大18级新生,就读于经济管理学院,是一个正经的南方酷哥。

  

  作为一名从小体验湖北冬季之魔幻湿冷的本地人,值此初冬乍寒之际,自然要郑重祭出压箱底的过冬法宝——秋裤。

  

  江澄的秋裤是紫色的。

  

  倒不是说他本人喜爱这骚里骚气的颜色(其实也不是很排斥),而是虞紫鸢女士趁着双十一为全家一道采买:“断货太快,到你的时候只剩紫色了,爱穿不穿,不穿等着冷死。”

  

  虞紫鸢女士如是说道。

  

  穿当然是要穿的,如江澄此等直男,哪里会计较小小一条秋裤是什么颜色。只要舍友不嫌弃被刺痛双眼,别说紫色,就是荧光彩虹色他也能面不改色穿上。

  

  哪晓得这秋裤穿没几天,居然出现在新生群的招领消息里。

  

  江大酷哥儿叹了口气,点开了那条红色气泡左边的哈士奇头像。

 

   

-临时会话-

[18 经管 江澄]

-你好。

  

[18 机械 魏婴]

-你好你好!

-同学这条秋裤是你的对吧?

  

[18 经管 江澄]

-对。

-你哪间宿舍,我去拿。

  

[18 机械 魏婴]

-嗳!别别别!

-我宿舍太乱了!你哪间?还是我给你送过去吧!

  

[18 经管 江澄]

-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怎么能麻烦你。

  

[18 机械 魏婴]

-哈哈哈哈没事!都是一个楼里的同学!

-要是实在感谢我,就请我撸个串儿呗!

  

 

  话已至此,江澄也懒得再拒绝,能不出门倒也是美事一桩。他报过自己的门牌号,嗦了一口即食螺狮粉,安宁等待着秋裤回到他的怀抱。

  

  

  

02.

  魏婴注意到那个经管系的男生已经很久了。

  

  Y大条件有限,每栋宿舍只有一楼有公用的洗衣房,加之又是相当少见的男女混寝,以至于学生之间流传着一个十分有趣的说法:爱她,就邀请她与你共用一个洗衣机。

  

  于是魏婴给自己立了一个小目标。

  

  ——学期结束之前,跟那个男生用上同一台洗衣机。

  

  作为一个机械类工科男,魏婴的执行力显然超群。在几次刻意的偶遇后,他就摸清了对方的洗衣时间,于是每天卡着点,拎一桶衣服晃悠悠下来,一起坐在楼底休息区等上半小时,再晃悠悠拎着衣服跟着人上去。

  

  女性朋友温情在得知他这一行为之后,作出了如下评价:“变态。”

  

  魏婴不以为意,追人嘛,就是要先不经意出现在对方的生活里,让他习惯你的存在,然后再找契机让他知道你的名字。

  

  温情冷笑一声。

  

  “你真以为像你们这种男性生物,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她恨铁不成钢地拿指尖戳着魏婴脑门,“魏婴啊魏婴,你可长点心吧,你努力刷了这么久的存在,人家指不定还不晓得有你这号人!”

  

  魏婴无言,且认为有理。

  

  于是他决定提前进入下一步,在江澄的世界中拥有姓名。

  

  

  

03.

  拥有姓名,说着容易,做起来可不太简单。

  

  好在江澄看起来是个非常自律的人,不仅每天下楼洗衣服的时间有所固定,就连用哪台洗衣机似乎都有特殊的喜好。这个妙啊,只要计算好时间,提前放好东西,并拦走每一个在江澄之前试图使用那台洗衣机的同学,江澄就有大概率能收到他送的礼物!

  

  魏·直男选手·婴开始了他送礼物的漫漫长路。

  

  送小纸条,江澄看都不看,直接扔了;送零食,江澄看了一眼,送到宿管阿姨那儿招领了;送花,江澄很嫌弃地捏起来,然后打了个喷嚏;送……

  

  对不起,他实在想不到该送什么了。

  

  温情知悉,又是一番嘲笑,随后建议道,“你送个锤子。”

  

  魏婴拍桌,“你怎么骂人??”

  

  温情拿看傻儿子的眼神看他,“你们理工男不是很兴这一套,送手工锤子定情?”

  

  魏婴痛饮一杯苦酒,“……送过了。”

  

  温情挑眉,“对方什么反应?”

  

  魏婴嗫嚅,“送是送了,上面还刻了我的名字……”

  

  温情惊奇道,“魏婴,有长进啊。”

  

  魏婴沉痛道,"可是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这把锤子就回到了我手上。"

  

  “……怎么?”

  

  “他拿着锤子去找机械的同学,说在洗衣房捡到了一把锤子,请他代为归还。”

  

  温情大笑,“还真是个拾金不昧的好宝宝。”

  

  魏婴长叹,只得自我安慰:不管怎么说,名字算是让他见过了,四舍五入,也约等于拥有了姓名吧。

  

  

  

04.

  

  无心插柳柳成荫,魏婴折腾了这许久还没个影儿的事情,居然就因为一条不慎落在洗衣筐里的秋裤成了真。

  

  魏婴觉得这个世界美好得有些不真实。

  

  借这条秋裤之机,魏婴不止跟江澄有了交集,还借机窥伺了他的寝室,并且通过努力,在不远的将来,成为了这里的常客。

  

  男生之间的友情总是简单得过分,只要你有一个游戏账号,就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够解决的,何况魏婴还晓得江澄洗衣服的习惯,跟他有共浣之谊。

  

  幸亏于此,在相识的第四个星期,魏婴成功把归还秋裤时的一句戏言变成了现实。

  

  他跟江澄坐在路边摊的同一张桌子上撸串儿。

  

  撸串儿嘛,总不能干吃。俩人挥手叫来一箱啤酒,各自满上,撸起袖子开啃。魏婴是个能说的,恰巧江澄又总能接上话茬,于是两人边喝边唠,聊得忘乎所以,直到老板打样赶人,才如梦方醒:门禁!

  

  宿舍是回不去了,只好就近找家旅店过夜。大学城边上,各种各样的小宾馆总是泛滥,俩人随便挑了一家进去,办过入住,相互搀扶着上了楼。

  

  都是成年人,原本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如今既然宾馆也进了,加之还各有半箱啤酒加持,那会发生点什么……

  

  不言而喻。 

  

  

  

05.

  翌日午间,魏婴一个人在宾馆的床上醒来。

  

  往上看,是爬了点蜘蛛网的天花板;往左看,是散落了一地的衣服;往右看,是沾了白色液体的某特殊用途橡胶套。

  

  ——而且还是两个。

  

  魏婴脸色发青,随即又安慰自己:好歹记得戴了套。

  

  发生了什么,问题不大,对他来说只不过跳过了中间的谈恋爱环节,问题严重在于,意外的另一位缔造者不见了。

  

  魏婴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半小时后有课,吓得直接窜起,窜到一半,又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疼痛瘫了回去。

  

  魏婴流泪。

  

  ——自作孽啊。

  

  

  

05.

  

  魏婴旷了下午的课,直到傍晚才拖着残躯回来。

  

  寝室里没人,舍友都赶作业去了。魏婴爬上床懵了半晌,提醒他洗衣服的闹钟叫唤起来,魏婴挺尸,脑子里小人打架,一个说赶紧下去吧,见到江澄那个小崽子质问他,好让他对你的屁股负责!另一个说还是算了吧,人家都从宾馆里溜了,说不准就是想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现在出现在他面前,不是找不痛快么。

  

  小人打了半天,还没分出个胜负,门倒先被敲响了。

  

  魏婴没搭理,多半又是舍友那几个混蛋玩意带了钥匙懒得掏。然而敲过好几轮,外头居然还没放弃,魏婴心想莫非是查寝,只好又哆哆嗦嗦爬下床来开门。

  

  江澄在门外站着。

  

  魏婴一手抓门把儿,一手还撑着腰,看见这罪魁祸首,下意识又是一阵腿软。江澄瞧他模样,耳尖飞上一片薄红,他轻嗽一声,正经地朝魏婴扬起了手中的脏衣篓。

  

  “魏婴。”江澄道,“你愿意跟我一起洗一桶衣服吗。”

  

  “每次能省一块五呢。”

  

  

 

4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