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2-04 00:42:302256 字52 条评论

【雷安】小两口吵架

♥标题说明一切

♥老夫老妻的雷安

♥我终于写糖了(笑)


门铃发出脆声,提醒着他客人来了。


经验老道的纹身师深吸了一口烟,将其熄灭后,朝客人走去。


他向来经验丰富,见过许多来这的人,其中多半是小年轻,性格浮躁又多变,爱了一个又一个,也纹了一个又一个,当然最后都是洗掉的下场。


今天这个却让纹身师委实惊讶了,一个穿着整齐的棕发青年在门口踌躇着。


青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黑色的领带整齐的系在领口,手提公文包,脚上是铮亮的黑皮鞋在这昏暗的灯光下闪着暧昧的光泽。


怎么形容呢,大概是正经人的样子,纹身师不由对自己的形容笑笑,大概是,最不可能来这的人吧。


青年在犹豫,他看得出来。玛瑙绿色的眼睛审视着这件破旧的小屋,手紧紧的握住手提包,剑眉略微皱起。


纹身师笑着开嗓,浸染烟草的嗓音透着老练“放心吧,这里可不是什么不正规的店,至于弄成这样子…先生,”纹身师耸了耸肩,“您知道的,噢那些小家伙们总喜欢这样的气氛。喜欢神秘和未知,这样能帮我吸引到顾客。”


“是的,的确如此。”青年似乎放下心来,对纹身师回以微笑。


纹身师咂嘴,上流社会的人就是不一样。“那么先生您来这是想要纹什么吗?”


“不,我是来洗纹身的。”青年呼了口气,为自己说出这句话而松口气。


安迷修,你该放下了。


纹身师说的话没有作假,这里虽然破旧,可是设施都十分干净整洁。安迷修躺在设施椅上等待着洗纹身的疼痛。


安迷修一向觉得,纹身这种事十分轻率。尤其是纹上一个带着别人意义的纹身。身上多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像打上记号一样。而之后,每当看到这个记号就会想起一个人。


他不喜欢这样。因为分开后看到这个纹身就会更不舒服。


就像他现在这样,十分尴尬。


所以他当时到底是怎么被那混蛋鬼迷心窍纹了这个破玩意。


纹身室灯光亮堂都很和那天完全相反。外面下着大雨,还时不时打着闪电,雷声轰鸣就像巨人的怒吼,卧室里没开灯十分昏暗。


其实安迷修不怕打雷,但莫名的那天就怕了,可能是因为发烧吧,人在难受的时候就忍不住去靠近离自己最近的温暖。


他那天没去上班,雷狮——他的男朋友也没去。


然后?


安迷修和雷狮滚了一天床单。


是的,一天。


他对自己还活着和荒唐行为感到震惊。情事结束后,他就听见雷狮在耳边对他说,“安迷修,纹个身吧。嗯?”


雷狮的声音很好听,有着大提琴的音色,听得他耳痒痒,如果不是雷狮总说些让人生气的话,安迷修不介意一直听他说话。


那天气氛真的不错。他们没吵架也没打架唔…床上打架不算。一切都不错,以至于他就鬼迷心窍的答应了。


窗外的大雨还在下,因为天色变晚卧室里显得更为阴暗,只有床头灯亮着暖光照着相拥的两人。安迷修被折腾狠了,听见雷狮说完胡乱的点头,应了声便沉沉的睡去,所以安迷修没看到雷狮此刻注视他的目光格外的温柔。


安迷修纹身很简单,虽然雷狮当时强力要求纹“我爱雷狮”这种酸的不行话,但最后他只是纹了一颗星星。


雷狮当然不满意,所以作为补偿是他挑的纹身地点。


“先生,您可以脱衣服了。”纹身师拿着器材示意到。


“嗯。”安迷修利落的解开扣子,露出了小麦色的胸膛。


——在他的心口有一颗小星星。


回到家天已经晚了。窗户是暗的,安迷修习惯的瞥一眼后想到。


他和雷狮都有工作,每天基本都很晚回家。所以他们做了个约定,谁先回家就做饭留着给对方,偶尔一同回家就一起吃。


嗯,这里是他们的家。因为都有不错的工作薪资是普通人的几倍,商量了下就挑了离两边工作都不远的地买了套房。


现在想来还是太草率了啊…安迷修躺在沙发上疲惫的叹气,直接就睡在了沙发上,反正他也没心情睡床。


安迷修以为他会一睡到天亮,但却中途醒了。


饭菜的香气让一天没吃的他经不住饿醒了。


安迷修翻身起来迷瞪的坐了会儿,待祖母绿的眼睛里一片清明后才后知后觉的走向厨房。


厨房的景象其实有些让人跌破眼球的,毕竟一个身材高大的英俊男人穿着小马围裙炒菜的确有些梦幻。


安迷修手指扒着厨房门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男人游刃有余的做菜。


雷狮的手艺是比安迷修要好点的,而且安迷修比较懒,有时早回家懒得做菜就直接丢一包面包给雷狮,经常把雷狮气的不行。


安迷修想,他可以大吃一顿了。


他醒来的时候,雷狮做菜已经到尾声了。香气扑鼻的菜很快就盛进了盘子里端到饭桌上。


两个人吃也不需要做太多,所以雷狮就做了一道但是分成了两盘,一盘的菜要多些辣椒,另一盘就偏清淡。安迷修不是很能吃辣,也最好不吃各种意义上的。


安迷修早就老实的拿好碗筷坐在桌边等他了。当然拿了两双碗筷。


吃饭间也很安静,安迷修是因为太饿没空理他,雷狮是因为注意力全在安迷修身上没专心吃。


碗是安迷修洗的,雷狮则去洗澡。


等到两人都收拾完毕都凌晨三点多了,他还能再睡一会,安迷修打了个哈欠朝卧室走去。


被窝是暖的,已经被雷狮捂了许久,他缩进被窝舒服的叹气,逐渐放缓的气息想要睡去。


雷狮还没睡,安迷修是背对他的,紫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对方的一头凌乱的棕发。


雷狮不知道安迷修有没有消气。也许是消了?毕竟都和他吃饭了。又也许没消,他只是太饿了。


其实安迷修也没睡,他数着点,然后假装着翻身双手虚虚环住雷狮的腰。安迷修穿着睡衣领口大敞着,很明显的看见他胸口的小星星。


雷狮弯弯眼睛,制住快要溢出口的轻笑,也伸手抱住了安迷修。


他的小星星还在。


——

今天的纹身师又没有生意(鼓掌👏👏)

设定是两个人都是而立之年,对,三十多岁没人要的老男人(bu)都是靠谱的成年男性,小吵小闹也不会闹得太过,年轻时会有激烈的摩♂擦和碰♂撞,但就像酒的沉淀_(:D)∠)_还是会有争吵,毕竟两人性格如此,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吵架后自动和好的默契(??本人观点)

他们谈爱情就像火星撞地球,过日子平平淡淡才是真啊(小市民阶级思想)



52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