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1-30 16:48:512985 字10 条评论

经过荒诞一生,薛洋能否挽回晓星尘?

【写手推荐】密涅瓦的猫头元

【 想吃到更多魔道祖师薛晓、晓薛粮?欢迎关注写手本尊——密涅瓦的猫头元 】

↓戳↓

密涅瓦的猫头元  https://bcy.net/u/3791024


【 封面感谢:店长正在兜风 】


【推荐作品】《【晓薛晓】荒诞剧演员》

【全文地址】

https://bcy.net/item/detail/6620921868092178696

 

【文风试阅】

“你给我买个麻团吃怎么样?”他靠着破庙门,腿脚抻得老长,听见外面板车轱辘滚动和着叫卖声一下子来了劲。

 

小道长本来在擦剑,那剑和他人一样好看,剑穗上还缀了霜花。

 

“饿了?”小道长看过来,是薛洋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眼睛。小道长没等他回答就拍拍道袍上粘的稻草,“我去买。”

 

薛洋动了动手指,这傻道士拿普通的麻绳捆他,未免太小看了。

 

绳子早被他用碎石磨得只剩最后一段苟延残喘地连着,挣一下,只一下,他翻出院墙就能跑。

 

那傻道士还在庙外买麻团呢。

 

他没跑,出于一种他一辈子也没想明白的心理。

 

或许是太想吃那个麻团,或许是太想看到那道士挎进门槛一撩道袍,带起满室的午间暖阳与煦风的一个刹那。

 

总之他没动,懒洋洋地继续靠着庙柱子,眼睛半阖上。

 

 

 

“你真要送我上金麟台啊?”他歪着脑袋问道长。

 

“是。善恶终有报,你屠门的时候该想到的。”小道长手上捂着热乎的麻团,馋得薛洋肚子咕噜一叫。

 

他自然地伸过脖子,就着小道长的手,咬了一口他手中的麻团,第一口下去暖得像很多年前核桃木上窜起的一簇火。

 

“行,你说了算。”他眯着眼睛,觉得这麻团味道实在是好,又去咬了第二口来。

 

 

 

“道长,咱们走着瞧。”

 

这话也是他亲口说的,就是晓星尘把他押上金麟台的那天。

 

 

那道长眼边的笑纹那一刻全没了,随着纯白的道袍垂下一地肃杀之感。

 

塞北雪,能冷过他这一刻吗?薛洋想。想着想着,又笑了,笑着眨了眨左眼,少年感十足。

 

 

【推荐理由】

 太太写的这个薛洋,真的太还原了!吹爆太太的神仙文笔!

———评论by @泡芙香精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推荐作品】《【薛晓】前缘》

【全文地址】

https://bcy.net/item/detail/6602323115412291854

 

 

【文风试阅】

魂魄支离破碎地散去是种刻骨铭心的痛,这一点晓星尘深有体会。但是当霜华雪白的剑刃从颈间划过后,再痛又如何?晓星尘只是淡然地笑笑,什么都放下了,什么都结束了……

 

愚弄凡尘俗子的命运岂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他?

 

晓星尘睁开双目,久违的一片清明。他的眼睛竟又能看见了。眼前的山林是晓星尘再熟悉不过的,那悬于石崖上的瀑布,满山的翠竹,这座山上的一花一木一虫一石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晓星尘愕然,低头看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节处握剑的地方只磨出薄薄一层茧,似乎才刚开始习剑几个年头。晓星尘的心一沉,莫非,这是自己还未出山的时候?晓星尘低头,淙淙的流水中映出的是自己还带着青涩稚气的一张脸。是上天要我重来一回吗?对于这机会,我是该喜还是该悲?晓星尘心情复杂。好在此时前生的悲剧,无论是常家灭门,白雪观屠观都还尚未发生,一切还有改变的余地。

 

在前世的黑暗中,晓星尘听着被自己捡来的薛洋讲述他的左手手指怎样被生生碾碎......但愿常氏灭门惨案的因还没有种下。晓星尘暗想,出山的时间怕是要提前了。

 

“可想好了?星尘,一入凡尘便回不了头了。当你踏入了尘俗,此山也就对你永远关闭了。”上一世的晓星尘就是在出山后看透了无数丑恶,令人作呕的人性。现在听到抱山散人的一席话,心中更是感慨万千,可有些事情必须下山去改变。“师尊,星尘想好了。”再多感激的言语也只汇成了毕恭毕敬的一个大拜。晓星尘头也不回地下山去,只带走了满袖的清风,和一柄皎皎的霜华。



【推荐理由】

超喜欢重生梗!!百看不腻!  ———评论by @暮雨燕歌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推荐作品】《 【晓薛】震惊!!!昔日影帝薛洋如今下海拍GV?!》

【全文地址】

https://bcy.net/item/detail/6627675211049206023

 

 

【文风试阅】

薛洋像个局外人一样冷漠地刷完了微博,搁下手机。他和金麟台解约其实是昨天,也是昨天连夜离开的北京,来了西南边陲的小县城。

 

房子是租的,隔壁住着一个大学毕业没几年的小摄影师,笑起来温温润润的,一双白皙的手十个指甲修剪得漂亮。

 

 

 

薛洋知道他的名字还是在楼下早点摊,他点了一碗米线,在开吃之前摘下口罩,尽管雾气很快遮蔽了他的口鼻,对面的年轻人依旧只需一眼便认出了他来。

 

“薛影帝?”他睁大双目,难以置信又小心翼翼地看着薛洋。

 

“嗯?”薛洋往米线里加了一勺葱花,抬起眼睛看着年轻的粉丝,“签名的话等我吃完。你这碗看起来牛肉更多一些,分我两块?”

 

“请。”年轻人脸色有些发烫,局促地把碗向前一推,“签名就不麻烦了.....我只是不敢相信您真的出现在我面前了。”

 

我当初选择进K大摄影系就是为了未来能够与您在同一个片场,由我来我拍摄您在戏中的模样。

 

后面这句话他到底没好意思说。

 

“你叫什么?”薛洋扬了扬下巴。

 

“晓星尘。”他温文尔雅地笑了一下,似乎有些羞赧。

 

 

这是今天早上时候的事情,这个叫晓星尘的年轻人看来是他的忠实粉丝,还是老粉。薛洋心想,也不知道他听说我下海拍片什么感想。

 

 

薛洋此人,最跋扈最无拘无束,痛恨一切教条。像一枚随时会爆炸的炸弹,谁也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这次的“下海拍片”是这么些年里最出格的一件。

 

 

【推荐理由】

“我好像有一点喜欢你”对于傲娇的洋洋来说,就是“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 评论by @A-慕清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推荐作品】《【原耽】识色》

【全文地址】

https://bcy.net/item/detail/6605691843902439687

 

【文风试阅】

 楚邢来了以后,霍辑每天都可以撂挑子窝在沙发上美滋滋地看电视,楚邢下厨房,楚邢洗碗,楚邢扫地拖地。霍辑的生活质量急剧上升,还打算着哪天感恩节给小楚搞面劳模锦旗挂他书房门口。

 

楚邢和一群国外的朋友大学一毕业就开始创业,都是修的SC专业。每天窝在书房里对着电脑远程工作,还挺方便。

 

霍辑倒是忙得死去活来,炎大直博生。一边为毕业论文焦头烂额,还要隔三差五地去产业园跑项目。好在他的专业是自动控制,和小崽子的方向类似,遇上瓶颈了那小崽子还能帮上些忙。

 

唯一叫他烦躁的就是那崽子嫌中文中穿插C语言太麻烦,索性全部用英文给他讲。楚邢说英文时的嗓音压得比以往低,像是情人耳畔的低语,掺杂了一丝细微的性感,也或许是试探。同款洗发水的香味把空气打了个结。

 

霍辑一肘子拐过去:“重说。听不懂。换中文。”他哪是听不懂,高考148分的英语,全校最高分过的四六级,怎么可能听不懂。

 

霍辑只是耳尖发烫,烫到融化了所有接近的声音,全成了泡沫。

 

楚邢说,好的。又换回中文穿插C语言给他讲。

 

 

那些异样的情愫被他小心地收敛好,沉进雨夜中去。

 

该收手了。他告诉自己。

 

 

他追着霍辑的影子走了一路,一边盼着霍辑回头一边希望他一辈子别往身后看。

 

八年的朝思暮想,到真真切切处于同一屋檐下时全都成了可念不可说。

 

 

【推荐理由】

 超喜欢这样甜甜的,相互证明心意的过程啊,太太写的太棒了!

 —— 评论by @哥斯拉萌萌哒

 

 

查看完整版全文 薛洋与晓星尘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记得关注写手本尊 密涅瓦的猫头元 哦!

 

1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赞 (537)
写作娘
赞 (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