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1-30 13:53:271554 字44 条评论

许你十里红妆,做我的新娘

夷陵街头,一个六岁小孩步履阑珊,眼睛已经哭肿了,饥饿使他不得不出门寻找吃食,爹娘不知多久没有归家,小孩蹲在树下看见别人吃剩一半的包子,连忙欣喜的跑过去,刚要捡起来,却被一个比他高一个头,身上裹着粗布的小孩推开,那个小孩敛起了包子边吃边跑了。

魏无羡实在饿的没有力气了,坐在树底下,看着人来人往,委屈的小声啜泣,仿佛还能忆起两天前母亲给他喂了豆浆后嘱咐他要乖乖等他们归家。

“给你。”

一个稚嫩的声音闯进了魏无羡的耳朵里,魏无羡抬起头,只见一身白衣,佩戴着云纹抹额的小孩儿递给了魏无羡一个大饼,魏无羡接过了饼,扬扬嘴角冲着那小孩儿露出了个纯净的笑脸,小孩儿犹豫一下正想开口询问,却听见了同伴的呼唤声。

“忘机,快点,不然赶不回姑苏了。”

蓝忘机没有再多言,而是将自己身上仅有的几个铜钱递给了魏无羡,便转身离开了。

魏无羡将大饼两三口就吃了个干净,随手擦了擦脸上的污渍,便站起身来,魏无羡不知道应该去哪儿,只想去寻回他的爹娘。

蓝忘机随着蓝启仁和蓝曦臣回到姑苏,青蘅君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儿子,便带着他们去了龙胆小筑。

蓝夫人见到自己的两个孩子,并未询问功课如何,修习如何,紧拥了一会儿,蓝曦臣还有着孩子的稚气,雅正依旧,在母亲面前却也有孩子的一面,说着自己对母亲的喜爱。

蓝忘机静静地站在一旁,安静的很,蓝夫人忍不住笑了笑,将蓝忘机搂入了怀中,逗他:“忘机如此少言,将来会娶不到妻子的。来,忘机叫阿娘。”

蓝忘机闻言顿时红了脸,半天才憋出一声:“母亲。”不知怎的,蓝忘机却突然想起了在夷陵遇到的那个脸上脏兮兮,笑容却很干净的小孩儿,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蓝夫人见状,笑吟吟调侃:“忘机这幅模样,可是有心仪的姑娘了?给阿娘说道说道,改日让你叔父去提亲?曦臣,你看如何。”

看着蓝忘机更红了的脸色,蓝曦臣笑着拍了拍蓝忘机的手臂,道:“母亲莫要再逗弄忘机了,今日忘机看见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给他买了个饼,估计忘机还在牵挂着他。”

闻言蓝夫人笑着道:“如此,若是那孩子品样端庄,或许可以带回姑苏,也总比无家可归好。”

蓝忘机闻言,抿唇一言不发,蓝曦臣看了看蓝忘机,轻声安慰道:“忘机莫急,明日我再带上家仆陪你去一趟夷陵,可好?”

蓝夫人惊讶的看了看蓝曦臣,没想到蓝曦臣会这么了解蓝忘机,纵使蓝忘机一言不发,他都还能从蓝忘机的神色中看出什么,倒也不用担心他们兄弟二人会不合了。

可惜,第二日他们去了,便没有寻到魏无羡了,蓝忘机在魏无羡昨天坐的树下,来回转了好几次,都没看见魏无羡,蓝曦臣只得拍了拍蓝忘机的肩,安慰道:“或许他已经找到他的父母了,忘机,我们回去吧。”

二人刚刚离去不久,就见魏无羡从一家包子铺里,拿着几个好心姑娘给的包子走了出来。

时过境迁,蓝忘机逐渐忘记了在那树下的小孩,唯独那个干净的笑脸让他难以忘却,魏无羡逐渐也适应了流浪的生活,在垃圾堆里翻找别人吃剩的吃食,或者是别人看他可怜,给他一个饼半个瓜,再不济,便只能在恶狗嘴里抢食了。

有好几次,魏无羡被几条狗追着咬了好几口,直到最后有人出来帮忙才赶走了恶狗,给了魏无羡些吃食,后来魏无羡发烧了整整三天,不过好在最后还是好了,大抵是老天也看不过去了。

后来,魏无羡去了莲花坞,再后来,入了鬼道歧途,最后……

蓝忘机来乱葬岗寻找魏无羡时,只看到一个蜷缩在角落里,发着高烧的阿苑,再无魏无羡的踪迹,而归途经过夷陵之时,蓝忘机突然盯着一个堆满垃圾的地方,那个地方曾经便是他予那小孩一个饼的地方,物是人非,那一处也不似从前了,模糊在了记忆中,唯有那个笑容,历历在目。

蓝忘机时常看着在奔跑的兔子,看着魏无羡在他鬓角加了一朵花的画像,他知晓,魏无羡本性善良,夺舍之事绝对做不出来,却依旧日日问灵,只求知晓他安好与否。

终于,在第十三年,他回来了。

“魏婴,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许你十里红妆,做我的新娘,魏婴。

44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