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1-29 20:22:012222 字57 条评论

【杀破狼/长顾】乡村爱情故事(一)

au (自认为)甜甜的乡村爱情故事

ooc属我

人物外皆虚构




万里秋燕共夕阳



普普通通的雁回小镇住着一户不太平凡的人家,男主人姓徐,是个当地的百户老爷,说起来这样的身家也不错,可惜的是还没来得及“知天命”,就先登天了,留下一对孤儿寡母。虽然大家都这么说,可人人心里都知道,那女的是他收留来的,就连在家里养的那个半大不小的崽子也不是徐百户亲生的,也算是他家绝了后吧。


徐家的小少爷名叫长庚,因为不是百户亲生的,也没人认为他姓徐,就连他的亲娘也从来没有提过他的亲爹姓甚名谁家住何方,长庚就当自己是个野孩子。

虽然长庚长着一张白净面皮,颇有些公子气派,可奈何住在雁回这个偏远的小镇,生得再怎么俊俏看来看去也就那么几号人欣赏,再怎么瑶林琼树也困于一隅之中,更何况他还有个对他不怎么好的娘。

说生疏那还算是认识,不怎么说话而已,长庚和他娘的关系那简直就是陌生,互相都不搭理谁的,家里的仆人都说不上个一二三来,自打两人进了这个家门,数年以来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老死不相往来”,这个秘密只有长庚和他娘知道。

长庚是受着虐待熬过来的。

这个秘密现在也只有长庚一人知道了,他娘死了。

听到百户老爷离去的消息后,当天晚上投水,随着徐百户去了,人人都说是殉情,还个长庚他娘——秀娘,留下个好名声。

人人都在可怜长庚,未及束发便没了爹娘,本人好像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收起了平日里待人处事的谦谦态度,摆出一副距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大哥大哥,”将军坡上,赶着夕阳的最后一缕细线,一个矮墩墩的“木桩子”喘着粗气拦住了面前一脸忧愁手上还握着把剑的少年,“那个……我知道大哥没了爹娘心里难过,你以后可以来我家住啊,我给我爹娘说了,你要是想来我们随时欢迎……”说话的胖小子叫葛胖小,平时没什么脑子,吃来的饭都当了肉囤起来,也没怎么给脑子补补,张口闭口说话也没什么挡风的。

还没等葛胖小说完,长庚就打断了他:“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即使脸上无光表情冷淡,但长庚还是能保持正常的礼貌,谢绝了葛胖小的好意,并且三言两语打发了他。

是啊,今后就他一个人了……其实在雁回小镇混吃等死也不错,至少没什么牵挂,但心里怎么就这么不甘呢……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借着最后一抹余晖,长庚晃悠到了将军坡下,走了没多久就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听上去应该还有人在小声说话。将军坡是一座寸草不生的小山丘,全雁回也就他会来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都现在这个时候了,还有谁会来这里?”长庚心里边嘀咕着边走过去看看到底是谁。


“你说你,不就腿上擦破了点皮么,叫唤什么,又不是腿瘸了!”此时的沈易刚扔下废物沈十六,就开始跺脚数落他,唾沫飞溅也挡不住他对沈十六的嫌弃。

“我腿疼!疼的都走不了路了,肯定是瘸了!”沈十六怎么被沈易丢下的怎么就原封不动地趴在地上,两条腿横竖不分地蜷在一起,一条胳膊支在地上,誊出一条来哭爹喊娘。

即使他没有爹娘可哭。

“有我在能让你瘸了吗?”沈易算是摊上了这个倒霉的家伙,一个脑袋比两个大,带他逃路就是个错误,谁让他俩是“青梅竹马”呢,一个点背儿还要拉上另一个,沈易满脑门儿冤也没给人申诉。

死里逃生后的人都有些草木皆兵,心比天大的沈十六没什么感觉,但心细的沈老妈子察觉到了有人向他们走来,收起对沈十六的那一套,神色凝重,眼神示意沈十六不要闹了。

刚刚还喊着说自己腿瘸走不了路的沈十六就地站了起来,走近沈易说道:“不就是个孩子吗,你怕什么……”

沈易扭头一看,果然有个少年朝他们走来,走着走着停了下来。

一头雾水的沈易这时才后知后觉:“哎等等,你不是刚说你腿瘸了吗!”

沈十六照样一副欠打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那是刚刚,现在不疼了。”语毕,没有继续搭理沈易,朝着那个少年走去。

长庚说小也不小了,很有警觉性,看着陌生人走来,就准备和他保持距离,可他那一双腿不争气地堪堪停在了那里,从了自己内心。

人人都说长庚是天生的贵公子,只怕那些个下里人是没见过此时此刻站在长庚面前的人。

说他并非女子,却恍若神妃仙子,明眸善睐,一双生情桃花眼。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沈十六是个心里没数的,把怎么和女孩子搭讪的一套全用在长庚身上了,可能他就是觉得长庚是个小孩儿,这样也没什么,可哪个少年人看着会不眼红?

好像只有长庚了,他不是眼红,而是脸红。

长庚不是没有见过有女生对他犯花痴,但被一个大男人这么打量半天还不知道此人到底意欲何为,长庚就在两人一来一回的问答中羞红了脸,呼吸与心跳在莫名尴尬的气氛中显得无处遁形,自己摇身一变,像是犯了花痴的男孩子,他似乎是有些明白了那些女生的想法,那是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的,随风潜入夜,润物却不怎么细无声。


只见沈十六嘴一张一合,说话撩人程度炉火纯青,在一旁已经免疫一切十六光环的沈易又开启了内心碎碎念的模式,至于他念叨了什么,也无非是对沈十六的各种腹非心谤。不过再怎么鄙夷也要面对长庚同意他们暂住在他家的事实,至于他为什么会同意,那都是看在沈十六的份上……确切说是他的脸面上,这一点就够沈易牙疼的了。

“小兄弟,你为什么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沈易跟上两人为组的队伍,问的当然是暂住在长庚家的这件事。

没等长庚反应,沈十六先接了话:“当然是本少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了。”说着还给沈易来了个媚眼。

可把老妈子恶心扎实了。

长庚和他们不熟,只好摆出一个不置可否的微笑。百无一用是书生,他觉得两个逃难书生没什么本事搅个天翻地覆,只是收留他们几天,大不了盯紧他们,反正家已不家……





下了很大决心连载……还请多多支持

‌*不定‌期更新





图片
5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