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1-28 19:47:451186 字27 条评论

【杀破狼/长顾】改不掉的毛病

来自合集 宫墙柳(杀破狼) · 关注合集

-随手一码,百无禁忌



历朝历代总会有那么几个挑大梁的将军,战功彪炳自不必说,关于他们的传说也不胜枚举,什么常胜将军、威震逍遥津,说白了都是一个“勇”。而安定侯不一样,一个又聋又瞎的药罐子能扛起大梁还能北拒蛮夷落子江南,怎么说都离不开一个“奇”字。

安定侯顾昀的陈年顽疾虽说有了解药也不能彻底根治,但有些小毛病是这辈子都改不了的了。

手欠。

这一点沈将军葛灵枢尤其是那个对人不对事的鹦鹉都有发言权,其冤情将天地也生埋怨。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顾昀连太史帝都感动,也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撑薄面摆出一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杵在一旁当柱子的沈易看着都牙疼。

漫天星辰隐没于浩瀚,蜉蝣天地,唯有那月桂慷慨洒下无垠月光。灯火如昼,没有轻罗小扇,也没有闪着晃眼的流萤,唯有一花于内室自赏,十指无沾阳春水,百无聊赖摆弄开自己的西洋镜,大有将它掰断之势。

勤勤恳恳为国为民的皇帝陛下怀揣着一颗圣父心,看见顾昀手欠又犯了,还边批折子还边为那正遭受蹂躏的眼镜片求情:“子熹,你要将它玩坏了好让朕给你亲力亲为吗?”

“亲力亲为”自然是时时刻刻跟着顾昀、扶着他、生怕他这朵温室里的花没长眼就到处磕磕绊绊。这个字眼使顾昀一阵腰酸,一手握住琉璃镜,看样子是暂时放过那个小可怜了,虚掩着咳了咳嗓子说:“陛下忙于政务已是辛苦,何必再为臣操劳……”末了,还夹着若隐若无的尾音,给人以触手可得的错觉,伸出手去抓,却发现已经无影无踪。

长庚自觉不是个当和尚的料,现如今美人在侧,看着枯燥乏味的奏折,批上朱红艳色,映在眼里的,皆是那人的眼角痣。

诱人。

长庚很想让顾昀在他办公时不要来打扰他,可是又怎么能忍心开口?不见是心念,见面即罪,长庚没有徘徊,他不论这一切是否是罪,只因他找到了自己的夜明珠。

大将军的身经百战放在皇帝身上也是如此,双手一拉长庚的外衣,向自己拽来,长庚没想到顾昀会对他突然发作,手中的笔随他的身形一晃,留下一滴朱红,案几上静默着的奏折没能逃得过这一劫,活生生被羞红了脸。

顾昀蜻蜓点水式伸出右手用食指蹭过长庚的嘴角,长庚自然不能示弱,握住顾昀的手腕就将人往自己怀里拉,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轻重的将军。

“子熹,看你把琉璃镜折磨的,我在你手上还指不定怎么被你玩坏。”语气一转,又使出撒娇的一套,安神散与绵长的气息萦绕,说顾昀是面红耳赤也不为过。

“嘶,小崽子,调戏你义父还真是越来越有一套了啊!”为了防止长庚的得寸进尺步步为营,顾昀便来了个先发制人,但隐约觉得这话反倒是助长他人之势了。

“义父再多骂我几句,我就更有动力……”堂堂一国之君竟然在大将军面前低头求垂怜,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撒娇讨好,传出去又是一段“父慈子孝”。

“我怎么这么……嘴欠!”顾昀暗骂自己嘴欠,当然,还有手欠,默默想着要改掉这个毛病,当然,他已经想过很多次了,多如辰星,也抵不过那颗置于心头的明珠。

这毛病想来是一辈子都改不掉了……


天阶夜色 于尔共赏 于尔同乐





图片
2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