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1-25 19:53:372791 字14 条评论

【杀破狼/长顾】老父亲的第一次小型家长会

预警:现代paro,小长庚


对于小长庚来说,秀娘一直是自己的心病,来自地狱深处的恶毒诅咒在他的心里埋下了种子,汲取到一些养料就开始生根发芽;而对于顾昀来说,请他去老师办公室坐坐,就算是最大的折磨。

顾昀一直认为自己的儿子虽说对自己总是十六长十六短的,但好歹对外人也应该是恭敬有加,学习方面也丝毫不比担心,被叫家长这种事是不会存在的,至少这辈子都不会存在的。

于是就被老师一通电话打来请喝茶了。

还是苦丁。

顾昀那堪比缉毒犬的鼻子一闻就皱起了眉头,这老师的爱好他还真是不敢苟同,被叫来果然没什么好事,自打一进那满是檀香味儿的办公室,浑身就没一处舒坦。

话说那被檀香腌入味儿的办公室里只有小长庚的班主任和他的小义父,没有什么外人在场,这一点让顾昀还是蛮欣喜的,被叫了家长当着众多老师或者学生的面被批斗,脸上比挂了彩还难看。

可是这并不能掩盖住他对于办公室被檀香腌过味的嫌弃。

办公室不大但挺讲究,除了堆满作业的一个办公桌外还摆了沙发茶几的三件套,还有模有样的立了个什么花花草草,看着架势这老师是承包了整个办公室。

顾昀小时候猫嫌狗不待见的,是办公室的常客了,一待就是几节课的算,对这种地方可谓是积怨颇深。自己学不好就算了,还连累了根正苗红的全科学霸沈易,虽说一起混,老妈子的成绩是十年如一日的优秀,顾昀还时常因此牙疼。

没想到风水就是在他这里转不走了,办公室,他又来了。

老师也是恭候多时了。

捏着碎步就差踮起脚尖,顾昀是十万八千个不愿意,箭在弦上,只能硬着头皮发了。

屁股刚挨上沙发,很好心的老师便递过一杯茶。

没错,就是苦丁。

顾昀暗自腹诽,但还是要装装样子给老师个好印象。其实根本没必要,一旁的老师自打他进来就看出了他写在脸上的不自在。

人模狗样地端着杯子凑泊着抿了一口,蹙眉还不能被老师发现,只好自己在心里把眉头锁在了一起。

“李旻的家长你好,请问您是他的……哥哥吗?”顾昀那张脸怎么看都像是个面容俊俏的后生,实在是还没到为人父的年龄,老师也一时下不了定论,不过说好的让自己的父母来,这时站着个跟李旻的长相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心底火气有些压不住了。

“呃……”顾昀头疼的问题之一来了,他也就比长庚大个七、八岁,说是他长庚的义父,名不正言不顺的让人家老师怎么看。

顾昀抬头看了看老师,才发现那品味奇特的老师长了张苦大仇深的脸,好像被打的人是他。

“我不是。”对上大苦瓜的眼睛,轻鸢剪掠般微微一笑来掩饰内心的尴尬,他也不好意思继续说自己是长庚的义父。“不过无论长庚出了什么事,我都会负责到底。”

老师琢磨了一下才意识到顾昀说的是李旻。

分明是李旻出手打了别人,但苦瓜脸怎么也听不出任何责备的意思,反倒是摸索了些宠溺的意味。

“李旻的情况我也清楚,想必你就是他的义父了。”身为班主任,这是他改知道的。“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帅小伙不先成家立业,反倒是先养个儿子,真不知道现在年轻人都是怎么想的了……嗯……他应该连女朋友还没有吧……”顾昀只从那没吃饱饭的脸上是看不出他还有这么多的内心活动。

“嘶……看样子要直接切入正题开始批斗我了吧。”顾昀内心升起了熟悉的感觉,来自老师的特殊关怀。

“您应该听说了李旻打伤同学的事了吧。”

”嗯…标准的开头,这个老师看来是个走流程的。”顾昀内心模拟出了一百个应对老师的办法了,就当是走过程,要是他还是以学生的身份,听着听着批斗多半会怼回去,但他现在是以家长的身份来挨批,自然是要受着。

“其实今天叫您来一趟不是因为这个的。”

“啊?”难不成李旻那个小兔崽子又怎么惹到老师了?

“至于被打的同学,是他出言不逊在先的。”

八卦总是以声速传播的,秀娘恶毒的诅咒不仅刻在了长庚的心里,也传到了同学的耳朵中。

他是一个怪物,一个没有人要的怪物;他是一个疯子,会将所有人卷入不详。

“李旻出手很重,那个同学根本没有反击之力。”长庚的个子矮那个同学一头,老师也惊诧于他的蛮力,看来积怨在他内心的愤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李旻平时不怎么和同学交流,在班上也没几个能说得上话的人,他也很聪明,心思缜密,家里出了翻天覆地的变故,也没有一蹶不振,聪明到了我都在怕……怕他万一有一天,生长在他内心的积怨会悄无声息地改变他,变成一个真正的……”

疯子。

顾昀只知道长庚在外人面前乖巧伶俐,却不知道他与同龄人有一条横跨年龄界线的鸿沟。听到老师的叙述,顾昀有些自责,他只想着长庚的物质生活,从来没有真正了解他的内心,长庚给他的反映从未透露过一丝的负面的情绪,那孩子的心思重他是知道的,但没想到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家了,请给他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归宿。”老师看出来顾昀并没有什么带孩子的经验,他甚至跳过了长庚成长中重要的一个阶段,于是乎像灌鸡汤一样传授他一些学校学不来的知识。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一切都要看顾昀的悟性了。

“愿李旻,浩浩高郎,无忧无愁。”顾昀的一只脚沉甸甸地塌出办公室门时,听到来自腹有禅意的老师一句压心底的话,回身向老师道了谢。


正值下午最后一节课,了解到长庚这节是体育,便踱步到了操场。

操场可不止长庚一个班在上课,真是为难了顾昀这个睁眼瞎,即便是带着眼镜也很难从零零散散的人堆里找到长庚,况且还没有下课,就坐在了大树下的长廊中,这里没什么人,独他一人就显得咋眼。

迷人眼的不只是乱花。

花林似霰,风飘吹衣。

好家伙,顾昀跑来给学校当壁花了。没过多久,本来无人问津的长廊逐渐有零零散散结伴而行的女生“路过”了,迷人眼的顾昀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尴尬,想想还是在学校门口等长庚比较好,起身就要走。

顾昀脚步还没迈出去,就收了回来,四周的空气流动告诉他有人在冲着他来。

“嘶……走路这么迫不及待,终于想着要和我搭讪了?”顾昀一天中屈指可数的正形时间已经在和老师的接触中过了。

“十六!”熟到不能再熟的声音。

顾昀被这声音惊到下意识回了头,刚刚美好的幻想在一瞬间破碎了。

露出的是实实在在的幸福。

按理说他的幻想被打破了应该很生气才对,如果叫住他的人是沈易,没得说的要拖出去好好教训教训,谁让站在面前的是他的儿子……

长庚。

“我刚刚还想找你来着,半天也没找到……”

“所以你就坐在这里给学校当壁花了?”长庚实在是不喜欢他的小义父到哪里都会惹人眼的特质,他也不知道该怪谁,只好归为是他十六太招摇过市了。

顾昀琢磨出了话里指责的意味:“嘿,你在学校惹事我都还没说你,没大没小的,跟谁说话呢?”他暗下决心,回去非得好好说教一番。

长庚也暗下决心,将来要是能制住他,就把活泼乱跳的小义父关在家里,让他再出来胡乱蹦跶。

他可不想在外面和顾昀扯皮,不由分说地拽起顾昀的手腕往学校外拉,转身时顾昀才发现长庚单肩背着的包。

看来他早就预备好放学溜了,“哎哎哎,还没打放学铃呢……

还是顾乌鸦的嘴灵,说着说着放学的音乐就响了起来。

“已经打铃了……可以跟我回家了吗?”

……

听到音乐的班主任这时才停下手头的工作,收拾一下刚刚招待过家长的茶几。

桌上摆放着一个空茶杯,里面的茶水已经被一饮而尽了。








图片
14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216
吟薤露
收藏
赞 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