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1-12 20:35:424122 字109 条评论

『花怜』袭

❤点击文章观看花怜在线打架❤(是真的打架哦!!) 鬼市城主与城主夫人打完架后当街秀恩爱,鬼市众鬼表示心脏有点受不了,强烈要求城主与城主夫人回极乐坊里慢慢秀,不要再伤害众单身鬼们了!!!
※强烈要求给花城颁发奥斯卡小金人!!



“太子殿下,你是真的闲出屁了。”风信蹲在极乐坊上方的屋顶,冲着谢怜疯狂翻白眼。“……”谢怜揉了揉眉心,无言以对。“真的没事的,放心吧,我自有分寸,还有,别学慕情乱翻白眼了,伤眼睛。”谢怜从风信身边站起,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风信盯着谢怜身上穿的那身与谢怜本人气质极为不相符的黑色轻衣,眼角一阵抽搐,开口继续说道:“我操了,你心怎么那么大?!你就不怕他伤了你吗??”“三郎不会的。”谢怜立即脱口而出,将从仙京兵器库里取来的一把名为青玉的长剑握着剑柄转动了一番试试手,重新背回了身后。“血雨探花的能力有多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是真的下了重手该怎么办?太子殿下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鲁莽。”



“把面具给我吧。”谢怜全然无视了风信的话,将披散的长发随意扎起束成了一个斜歪着的马尾。风信从怀里掏出一个张牙舞爪,狰狞鬼魅的面具递给谢怜,问道:“不是……太子殿下我还是不明白,你既然一心想和血雨探花打一场,那就光明正大的打啊,但你把自己打扮成这样,搞偷袭干什么??他不知道是你,只不准会出什么狠招。”



“……”谢怜汗颜,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谢怜自己也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了同花城好好切磋一场的想法,便对花城道:“三郎,我们打一架吧。”不过花城显然会错了意,挑挑眉说“好”就把谢怜压在榻上好好的“打了一架”。事后谢怜委屈了好一阵,气呼呼的对花城说 :“三郎!我说的是真的打一架!!我想真的跟你切磋一场!”花城听后,断然拒绝,道:“切磋保不准会受伤,我可不愿哥哥出什么一丝一毫的差错。”



谢怜试图做最后的挣扎:“我会小心的!!再不行的话……你我留一手也可以…”



花城笑了笑,将谢怜揽进怀里亲吻,“哥哥虽是说了这话,但三郎的心可不踏实。再说了,既然说是好好切磋,必当倾尽全力,留一手岂不是没了好好切磋的道理?所以哥哥,你就听三郎的话吧。”花城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谢怜有些吃瘪,嘴上答应了,心里却很诚实,仍旧将这码事念念不忘。花城当然了解谢怜心里是怎么想的,便不知道从哪里搜罗来好几本血雨探花和花冠武神的民间话本,天天在谢怜面前朗读。



——“上到天庭下到鬼界,近乎无人不知晓花冠武神和血雨探花的光荣伟迹,更是深知这位鬼王阁下宠花冠武神宠到了骨子里。花冠武神走路时被坑绊了一下,第二日这路定能被夷为平地。倘若谁要是说花冠武神一句难听话,血雨探花必定亲自持刀屠你满门。”



“这也太夸张了吧!”谢怜现在只要想想这些民间话本里的描述,就一个头两个大。花城每天喋喋不休的朗读,寓意就是为了让谢怜知道血雨探花究竟有多宝贝花冠武神,以此打消谢怜的念头,安安心心做着被鬼王阁下宠爱至极的鬼王夫人。“就算切磋,我也会让着哥哥的。”血雨探花如是说。



光明正大的打一场是不可能了,谢怜没办法了,只能趁着这次做祈愿的功夫偷摸采取另一个行动——偷袭。



偷袭必然也不能让花城知道偷袭者是谁,于是,便有了谢怜的这身行头。“太子殿下你真是太执着了!!!跟血雨探花安安分分的过日子不好吗?非得一天想方设法的跟人家打架…你是想增加情趣么?!”风信一口气险些没喘匀,又道:“实在打不过了就摘面具让他看看你到底是谁,知道了吗!!”谢怜被风信交代的明明白白,心想风信啰嗦起来果真和梅念卿有一拼,只得点头,“知道啦。”



风信又骂骂咧咧的叮嘱几句,把袖一甩就走了。谢怜将面具扣在脸上,猫下身子等待着花城从极乐坊里出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半柱香的功夫,极乐坊的大门“嘭”的一声被打了开来,一抹鲜艳的红衣随着夜风微微荡漾,花城果真从极乐坊里走出,望着鬼市上方一轮清冷皎洁的明月,手指在发尾的红珊瑚珠上轻轻的转动,继而,花城将视线转到了鬼市的入口处,吻了吻第三指上的红线缘结,又捏诀隐去,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花城又在等着自己回来了吗?谢怜心想,脚底踩着的一块瓦片突然松弛,掉落了下来,直直的砸在地上,支离破碎。谢怜被吓了一跳,迅速后退几步隐去身形,可花城却早已转过身来,几只银蝶在指尖茵茵飞舞。花城一笑,缓缓道:“偷偷摸摸的藏在屋顶干什么?滚出来。”



谢怜心头一跳,被发现了么…眼下是没了法子,只得纵身一跃,这不跃还好,一跃便出了事情。这极乐坊屋顶的瓦片仿佛像是在和他对着干,谢怜前脚刚动,后脚就被瓦片绊了一下,重心不稳,径直从跃下去变成了栽下去。谢怜刚准备翻身稳住重心,可腰间忽然一紧,自己竟是,直接被花城抱住了腰!



花城眉头挑了挑,视线直直的盯着谢怜脸上的面具,下一刻便伸出手,作势要把面具卸下来。谢怜立即闪身躲过,将花城推开,拔出剑准备攻击。



“啧。”花城的眉毛挑的更高了,像是有些犹豫般的化出厄命来。



谢怜见花城化出厄命,一身热血登时被激了起来,眼见这自己缠绕于心已久的小愿望终于要实现了,谢怜深呼一口气,立刻向花城出了剑。谢怜出剑的动作极快,花城也闪的极快,侧身用厄命将剑一挑,谢怜的剑刃一下子被挑高,谢怜反应极快,将剑柄转动,顺着厄命刀刃旁的纹路,剑身一别,将厄命的刀身一下子隔了开来。



青玉虽不如芳心般陵劲淬砺,锋芒逼人,但青玉的剑身却轻而巧,剑尖锐利,易命中,也更容易敏捷的抵挡弯刀厄命的攻击。话说,青玉原为一位聪明伶俐,身手矫健的护国女将所使,可惜有一次,青玉身被人暗中做了手脚,打仗时又连连受损,最后终于经不住攻击断了开来,女将失了宝剑只得赤手空拳同敌人搏斗,最终抗不住刀剑的攻刺战死沙场。战斗结束后,一位法力高强的仙人云游时路过战场,发现了碎裂成两半的青玉,便用法力恢复了青玉的剑身,又将女将的一腔精魄融入剑中,把青玉收进了仙京的兵器库里。



花城将厄命在手中垫了垫,道:“好剑。”谢怜活动了一下肩膀,故意不答,继续攻击。



谢怜出剑的招式讲究的不是快准狠,而是灵巧,格挡和攻击。这样才能出其不意的致胜,这一点只有极少数人熟知,且一时半会找不到破解的方法。花城继续躲避,用厄命不断抵挡着青玉的攻击,谢怜慢慢近了花城的身,厄命的眼珠显得有些焦躁,视线不停的在两人之间游走,刀身轻微抖动,花城手上的青筋微微凸起,正在稳住厄命的刀柄。



花城手腕突然法力,厄命正面迎击青玉,青玉剑身太小,一刀一剑的刃身碰撞,青玉很快就被弹飞出去,发出一阵争鸣。谢怜虎口处发麻,被震得向后退了好几步。谢怜勉强站住,心想花城必然会趁着这个空子反击,立刻举剑提挡。可花城却负手而立,将厄命虚扣在臂弯,扬眉看着谢怜,似乎在期待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谢怜总算发现不对劲了,方才自己与花城交手几番,都是自己进攻,花城格挡,全然没有主动出手的架势。“为什么不打?”谢怜将嗓音压低,声音沉闷起来,全然没有了以往的清澈干练。花城嘴角一弯,不做言语。



谢怜不敢说过多的话,怕漏出几丝破绽,只得简单对花城道:“你,动手,使全力。”



花城终于开了口,话语间染上了几许差不可言的笑意,“使全力吗?”谢怜点点头,“好。”花城眯了眯眼。



下一刻,花城的身后,顿时飞出了成百上千只银蝶,形成了一支硕大的银蝶阵,尖啸着朝谢怜扑了过来。



谢怜的视线顷刻间被银蝶们阻挡的严严实实,眼前到处都是一片刺眼的银光,恍得谢怜睁不开眼睛,只得挥剑召出几阵剑气,凌厉的剑气迅速将眼前的银蝶阵劈散了小部分来。谢怜终于恢复了几分视力,可还没来得及眨眼睛,就见花城单手提着厄命,银蝶阵里砍了过来,躲是来不及了,谢怜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抵御,却见花城突然将刀刃挪开,从谢怜的身边直直擦了过去。



一瞬间,谢怜有些想不通花城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好的进攻机会,可花城砍空后又立即转过了身,继续向着谢怜迎来。这下,也没空去想花城这诡异的招数,吃一堑长一智,谢怜当下准做好了准备,眼见着厄命的刀刃越来越近,谢怜立刻闪身躲过,花城再次扑空,黑色的发丝在夜空中凌乱的飞舞,花城站定在谢怜后方,一时没有任何动作。



谢怜一转身,青玉立即挥出一道尖锐的剑气向花城划去。剑气带起了一阵强劲的风,花城却仍旧一动不动,眸子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谢怜。



剑气径直划过了花城,花城向后退了几步,半跪在地,用手捂住了胸口,眉头皱起。



谢怜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怎么也没料到花城根本没有躲开,反倒是被剑气伤了身,当接抛了青玉,朝花城奔过来,“三郎!!!”谢怜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揪在了一起,懊悔瞬间填满了大脑。谢怜跪坐在花城身前,用手将花城胸口的衣料扒了开来,慌张的查看伤势。



花城胸口的皮肤,依旧同往常那样苍白,一道伤痕也没有。



谢怜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花城笑嘻嘻的摘掉了谢怜的面具,吻了吻谢怜的额头,道:“哥哥好生厉害,三郎输得心服口服。”谢怜的眼泪险些没掉出来,他揪着花城的衣服,声音有些颤抖:“三郎你有没有伤到哪里…疼不疼啊…快让我看看!”花城笑的更开心了,将谢怜有些散乱的发丝别在耳后,说:“哥哥别担心啦,我没事。”



“什……什么…”谢怜见花城没事,一颗悬着下心终于落进了肚子里,却还是喃喃出口。



花城调皮的眨了眨眼,道:“我装的。”



……好啊,搞了半天什么事也没有!!谢怜当接推了一把花城的肩,愤愤道:“血雨探花你也太坏了吧!你知不知道方才我有多担心!”花城顺势抓住谢怜的手,扣在自己的掌心里,无辜的说:“哥哥才坏,哥哥竟故意伪装成这副模样偷袭我!还好三郎发现的早,才没有将哥哥当成他人,从而伤害了哥哥。”谢怜一愣,将头埋进花城胸膛里,闷声说:“原来你早就发现是我了呀…”



花城笑着搂住谢怜,道:“自然。”“那你为什么不揭穿我?”谢怜继续问。“为了满足哥哥这个愿望啊,既然哥哥是真心想与我打一场,我也不能扫了哥哥的兴致。”花城说着,随手一变,竟变出一支糖葫芦来递给谢怜,道:“打了这么久也累了吧,哥哥吃不吃糖葫芦?”



谢怜将糖葫芦吃进嘴里,山楂的甜味立即在口腔里细细散开。谢怜咬下一颗来喂给花城,“三郎,不过话说回来。”谢怜柔声道,“你是怎么发现的啊?”花城挑了挑眉,双手环在谢怜的腰上,轻声说:“你的眼,你的手,你的身体,你出剑的招式,你的一举一动,包括你的一切,早就刻在我的心里了,三郎怎么可能认不出你?”



“毕竟,殿下可是我的神明,是我喜欢了这么久的,金枝玉叶的贵人啊。”



谢怜心化成了一汪春水,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的无限喜欢与爱恋被放大了开来。谢怜笑着揉了揉花城的发顶,道:“嘴真甜。”



说罢,便用还沾着糖霜的嘴巴,温柔地吻住了花城的唇。



————End.

图片
109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