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0-28 13:19:361517 字141 条评论

痛,就告诉我……

……“救命……救命……”

……“为什么不能死啊……为什么死不了啊……”

一剑一剑,冰冷的剑刃划过他温热的骨肉,刺穿内脏,再速速的收回,然后,紧接着,第二剑,第三剑……殷红的鲜血汩汩流淌,像是不值钱的那样挥霍着晕染着他身穿的白色衣袍。

他的胸前,腹部,咽喉处,血液晕染破碎衣服的颜色逐渐变深,慢慢透成黑色。

好疼啊,好疼啊……

可是他的喉咙已被刺穿,说不出半句话,只是发出喑哑的低泣。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自己的整个口腔,紧紧蒙在嘴上的布条也成了鲜红的颜色,多余的血液顺着下巴,流到脖颈,流入胸口。

豆大的泪珠不受控制的簌簌落下。

谢怜痛苦的圆睁双目,那双平日里盛满了慈悲的,如墨玉一般的眼睛,此时此刻,却写满了无助,痛苦,煎熬。

刺耳的穿破身体的声音停不下来,他的双眼,也慢慢的垂下了眼睑。

失去了意识的眸子,麻木的,断断续续的流淌着温凉的泪水。他的头发散乱,细碎的额前发丝依附着汗水紧紧贴着皮肤。随着剑身捅入抽出的幅度,他的躯体随之晃动,汗水,泪水,血水,毫无规律的抖动着洒落在地。

满地鲜红,血腥味弥漫。

不远处那团幽幽的鬼火,此刻燃烧的格外热烈。它被白无相攥在手里,可是他分明听见了他在吼叫。

那是他想吼出来的,撕心裂肺的声音。

终于抵不住了。

没有恐怖的天旋地转,没有更加灼烈的痛楚。他只眼前猛然一黑,那团鬼火他看不见了,他也彻底失去了所有意识。

突然间,一声所有人都可以听见的、愤怒而痛苦咆哮传来,天地之间起浓的散不开的黑雾,更多的是缭绕在整个观里。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来不及作任何反应,一片业火疯狂的蔓延开来,除了谢怜的周身,所有人,被那大火灼烧成焦黑的渣滓。

一个少年双手抱着头,跪在神台下,他不敢抬头看眼前的人。

他只是撕心裂肺的,叫着,嘶吼着,眼泪一颗一颗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白无相大笑一声,挥一把那白的阴森恐怖的衣袖,转身走开。

台下的少年颤巍巍的伸出手,慢慢的抚上了台上那只修长的,却沾满血液,无力垂下的手。

他突然将那只手紧紧的握住,仍不敢抬头,高声的哀嚎着流泪。

他终是抬起头来,慢慢的看清了眼前血肉模糊的那人。

他跪着,挪动着,身重千斤般的爬上那神台,把那瘫软的,浑身是黏稠血液的人搂进怀里,紧紧的抱着。他伸手抚上谢怜的脸颊,轻柔的替他摘掉绑在脸上的布条,又颤抖着替他擦去脸上的血迹。

他的泪水没有停过,一滴一滴的落在他最心爱的人的脸上。

眼前的人,分明丰神俊朗,分明举世无双。此时此刻,却承受着最令人痛苦的背叛,唾骂,还有那百剑穿心的煎熬,脸上再也不见云淡风轻,而是迷惘,无穷无尽的苍白和绝望。

“殿下……我来了……你再也不用……不用……”

花城猛的睁开眼睛。

是梦。

他是鬼,此刻,他却觉得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身旁的人,眉眼温润,睡的正香甜,一只手搂在他的腰间。

他把怀里的人圈住,紧了紧,在他眉心印下重重的一吻。

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力道,谢怜皱了皱眉,悠悠转醒。

“三郎,怎么了?”

“没什么,哥哥。你继续睡吧。”

花城手里的力道稍稍放松,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哥哥,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谢怜笑着伸出手抚上他的脸,笑道:

“三郎说什么,我都答应。”

“哥哥。”

脑海里浮现出八百年前,那一身是血的白衣人被捂住嘴,丝毫发不出痛呼的模样。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谢怜慢慢的,就像是学会了不轻易喊痛那样。无论摔的多痛,多狼狈多惨,他也会傻傻的一笑,不顾身上的伤口,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以后,若是哪里痛了,不舒服了,一定要告诉我,不要一个人忍着,好不好?”

谢怜闻言,往他的胸口靠的更近了。

“三郎。”

“自从遇到你以后,我才发现,原来快乐,是这么简单的事。”

“我却也发现,原来忍痛,其实是那么难的一件事。”

“我会告诉你,什么都告诉你。”

花城满意的闭上眼睛,带着气音的在他耳畔回道:

“好。”






图片
14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