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09-20 20:30:025686 字104 条评论

职员娇妻×帅气boss

是生子梗,不喜欢的就别点进来看




1.

    蓝思追拎起深蓝色的西装外套,单手扯松了颈前的领带,大步迈出总裁办公室。

  身后的秘书紧紧跟着蓝思追,错落的脚步踩得高跟鞋“嗒,嗒”响。


“boss,早上有三份合同要签,中午要去董事会开会。下午还要和天玺公司的总监商讨下半年的的合同项目。”秘书快速说着蓝思追一天的行程。


  蓝思追没有理会她,一贯平静的语气说出让秘书不可置信的两个字:“推了。”


  秘书险些被自己绊倒,她抬头看着号称“加班狂魔”的boss,半天才挤出两个字:“什么?!”


  “后一个月的行程,全推了。”蓝思追走进电梯,按下去车库的电梯按钮,


  秘书看着缓缓关上的电梯门,语气带着几分绝望:“不行啊boss,推不掉啊! Boss!”她冲着闭紧的电梯门大喊。


 


    蓝思追掏出裤袋里的车钥匙,“滴”一声解开车门,慢慢升起的车门还没有完全升顶,蓝思追就钻进车内,启动跑车。


  蓝思追单手把蓝牙耳机挂在耳朵上,一边打着导航,导航上显示的目的地是“姑苏第一医院”


  “喂?”电话那头的蓝景仪的声音响起


“阿凌怎么样了?”蓝思追的语气带着几分焦急


  “羊水已经破了,马上就开到三指了,你现在在哪儿?”蓝景仪那边似乎还能听见阿凌的惨叫。


  “出公司了。”蓝思追收好停车卡,车已经开出地下车库,缓缓驶入国道。


 


“给我!蓝思追!你个混蛋!你在哪呢!”金凌抢过蓝景仪的手机,冲着手机大声喊着。


  蓝思追静静听着金凌的呵斥,没有说话。


“啊!我,我告诉你!要是我进去前没看见你人,你就等着吧!啊!”金凌捂住自己的小腹,一次比一次猛烈的妊娠反应狠狠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用尽力气喊出这句话就晕过去了。


“喂?阿凌?”蓝思追等了好半天对面都没有半点反应。

 

  “疼晕了。他的宫口已经开到五指了,我们准备送他进产房了。”蓝景仪捡起被金凌摔在地下的手机,用职业口语慢慢说着。


  “好,医院见。”蓝思追听着电话那头穿来“嘟,嘟,嘟”的挂断声,摘下蓝牙耳机。


 

  蓝思追又挂上一挡,车速直飙五十迈。


2.

    蓝思追完全不顾一贯沉稳的作风,他小跑着进了医院,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那一瞬间挤了进来,

  他的呼吸微微错乱,刚刚小跑卷起的衣角也全然不顾,按下顶层的按钮,眼睛紧紧盯着电梯的层数。


   电梯里的人都星星点点的到了自己的楼层,最后只有蓝思追站在面积不大的电梯里,和电梯一起缓缓升到顶层。


  顶层是VIP套房,能住在这里的都非富即贵,蓝思追没有理会前台护士的献媚,大步走向金凌的产房。


  蓝思追已经快步走向手术室了,还是只看见金凌被推进去的一缕残影,


  “啪嗒”手术中的灯牌亮了起来,蓝景仪关上门,瞥见气喘吁吁的蓝思追。


  蓝景仪把口罩拉到下巴处,走向蓝思追,帮他捋顺微微卷起的西装,

  “放心吧,蓝主任和魏前辈亲自主刀,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蓝思追微笑:“谢谢。”


  蓝忘机和魏无羡是姑苏医院数一数二的产科医生,而且很多人有钱都预约不到其中的一个主刀。


  “不用,你不知道。魏前辈知道金凌要生了,开心的要飞起来,拼命拉着蓝主任一起主刀。”蓝景仪坐在铁椅子上,用手拍了拍身旁的座位。


  蓝思追坐在蓝景仪身旁,眼睛却紧紧盯着那亮起的“手术中”

 

  蓝景仪哑笑一声,金凌这修的什么福分,和这个痴情的主好上了。


  “哎,这该死的爱情酸臭味。”蓝景仪不禁在心里感叹,他也是时候谈一谈恋爱了。


 


3.

  如墨般的黑暗渐渐吞噬了夕阳,蓝思追焦急地在病房前走来走去。

  “手术中”的牌灯一直亮着,金凌已经进去快十个小时了,男性omega受孕的概率本就很小,成功把孩子生下来的案例亦是寥寥无几。

  虽然说是蓝忘机和魏无羡共同主刀,金凌的危险仍然不小。


“病人大出血,请亲属做好心理准备。”两个小时前护士让蓝思追签下合同,

  这句话就一直盘旋在蓝思追脑中整整两个小时。


蓝思追十指相握,保佑着他们母子平安。




4.

“你们知道为什么金部长请了一年的假吗?”一个市场部妹子啃着面包,好奇地问道。

  “唉,你不知道吧,金部长是omega”市场部的一个男职员慢慢晃着杯子里的咖啡。

  “你怎么知道?”那个妹子撅起嘴,不愿相信她的男神是个omega。

  “因为我看到过大肚子的金部长啊。”男职员自豪地说。

  “什么!”那妹子差点被面包噎死,惊呼一声。


  她这一声惊呼引来不少同事围观,纷纷好奇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自己看。”男职员拿着手机,那张照片上金凌戴着遮住半张脸的黑色口罩,尽管只是拍到侧面,那鼓成一个球的肚子拍的清清楚楚,不掺半点假。

  金凌的眼睛微微弯着,口罩下的笑容一定也很好看。

  金凌旁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身着灰色的西装,手腕上的手表价格不菲,手上还拎着好几袋东西,明显格格不入。

  男子是背对手机的,脸一点都没有拍到。但是单看背影就觉得他一定很帅,而且很宠老婆。


  

  市场部的妹子还不死心,嘟囔着:“你什么时候拍的?”

  

  “就上个星期六,我刚好去买东西,不料拍下了这张照片。”男职员还给她看了拍照日期。


 


    蓝思追的秘书好不容易退掉了今天的所有行程,想着喝上一杯咖啡继续奋斗,结果在茶水间就听到了这惊天的八卦。


  好奇心驱使她也挤进去看一眼,


咦?这个男人的背影怎么这么像boss?

 

 

  不对,这就是boss啊!那天她还帮他推掉一个讨论会,结果被对方折磨的要死。boss那天就是穿着一身灰色西装的。


  她几乎是用颤抖的声音说着:“这,这不是boss吗?”


  她这一句话瞬间让茶水间轰炸,大家停下手上的活,认真地观察着照片里的神秘背影,

 

   真的,越看越像boss啊!


  蓝思追的秘书向那个男职员要了照片,还是决定问问boss。她把那张照片发给蓝思追,小心翼翼地问金凌旁边的男子是不是他。



5.

   “啪嗒”[手术中]的红灯熄灭了,蓝思追神经拉紧,尽管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看着缓缓打开的手术门还是握紧拳头。


  “恭喜,母子平安。是个男孩,6斤3两。”魏无羡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娃娃,头上布满汗珠,脸上的笑意却丝毫不减。


  “小小凌,看看你爸爸。”魏无羡笑着把小婴儿递给蓝思追,

  刚刚出生的小小凌真的太小了,小到眼睛都无法完全睁开,小小的拳头安静地贴在胸口,小小的眉毛拧在一起,好像很不适应这个新世界。


  蓝思追像接过稀世之宝一样小心翼翼,捧着他们的宝宝。在商界上磨炼多年,见过许多大风大浪的蓝思追竟然有点手足无措,

  小小凌好像感受到爸爸的存在,拧紧的眉心渐渐舒展,露出一个笑容。

 

  蓝思追眼底淌着无尽的温柔,他轻轻晃着小小凌,哄着他睡着了。


“阿凌怎么样了?”蓝思追把孩子还给魏无羡,小小凌还要做一系列的检查。

  “脱离了危险期,仍要继续观察。”魏无羡抱过小小凌,把语气放的很轻。


 


“叮咚”蓝思追刚刚目送走魏无羡,把手机的免打扰关了,显示有一条微信。

  蓝思追眉毛微挑,好像有点惊讶,不紧不慢地回着。

  


  蓝思追的秘书还以为发给boss的信息会石沉大海了,正准备放弃的时候,boss发来了一条微信


  『嗯,母子平安。』


  她激动地几乎要把手机摔掉了,双手颤抖不止的把和boss的聊天记录发到公司群里。

 

  公司群瞬间轰炸!


6.

   金凌是被疼醒的,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床边趴着一个人。

  蓝思追的睫毛很长,他安静地吐着气息。眉头轻轻皱着,脸上出现细细的胡渣,应是好多日没有好好休息了。


  金凌伸手轻轻抚着蓝思追的脸,身子一动,扯动了腹部的伤口

 

  “嘶~”金凌倒吸一口冷气。


  蓝思追睡的很浅,金凌小声的轻呼便吵醒了他。他睁开眼睛,就看见金凌一脸狰狞的样子。

  他握住金凌的手,小声唤了一声:“阿凌?有什么不舒服吗?”

  蓝思追眼底的血丝金凌看得清清楚楚,亦是握紧他的手,小声说着:“没有。”


  蓝思追按下护士铃,起身给金凌装了一杯温水。金凌捧着那杯水,慢慢喝着。


  和护士一起进来的还有抱着小小凌的魏无羡。


金凌的麻醉过了,腹部一阵一阵的绞痛狠狠刺激着他,额上冒出粒粒豆大的汗珠。

  蓝思追握紧金凌的手,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这。。是宝宝?”金凌脸色煞白,但是看见魏无羡怀里的小婴儿,苍白如霜的俊脸漫上笑意,轻轻扯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嗯,小小凌你看看你妈妈。”魏无羡轻轻晃着怀中的小婴儿,走向金凌。


  金凌小心接过出生不足三日的小小凌,他睡着了,安静地吐着均匀的气息。

  像一颗不沾世俗的珍珠,干干净净地姘息在人世间

 

   金凌轻轻捏了一下他的小脸,笑意更深了。发自内心的母爱填满了金凌的大脑。他轻轻拍着这个他整整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孩子。


  魏无羡拉着护士安静地离开了。


  蓝思追看着刚刚被疼得脸色煞白的小人,现在开心地抱着自己的宝宝,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略显憔悴的面庞如释重负地露出一个微笑,他没有打扰金凌好好看看宝宝,把手机开机,打了一个电话。


7.

  三个月后。。。


  金凌吸着新鲜的空气,踏在久违的公司地毯上,开心地抖着肩。


“金部长?。。哦不对,boss夫人。。”前台的妹子看着戴着遮住半张脸的口罩,黑色的渔夫帽快把他的头全盖住了的金凌

  下意识打电话给boss


“嘘~”金凌把手指压在唇上,眨着眼睛。


  妹子停下动作,会意地点了点头。


金凌站在电梯里,无聊地敲着电梯壁。看着一层一层上升的电梯楼数,想着怎么“报复”蓝思追。


[ 金凌这还没有完全沉溺在有自己的小崽子的喜悦中,刚打开手机,微信的信息就直接狂飙到99*。他还以为是公司出什么大事了,点开一看,全是祝福他成为蓝夫人,母子平安的。

  他还喜滋滋的回复了一个人,等微信发出去了才后知后觉,

  ‘!’他们怎么知道的!   想撤回却来不及了。

  他好不容易瞒了怎么久,怎么突然就全知道了!愤怒的按通讯录置顶的那个电话。


“喂?”


“蓝思追,怎么回事?”


“嗯”


“什么嗯!?你早就知道了!?”


“。。。。”


“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阿凌,看窗外。”


“?”


尽管金凌很生气,但还是照做了


一架无人机徐徐上升,机尾还挂着一大捧玫瑰花,金凌有点懵逼的走下床,拿起了玫瑰花丛中的卡片

 

  “阿凌,嫁给我好吗?”


  身后的声音说着卡片上的话,金凌拽紧那张卡片,缓缓转身。


  蓝思追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单膝下跪,举着那枚刻着二人名字的戒指。


  “你。。。”金凌哑声,水雾漫上眼睛。


  “阿凌,我知道晚了,但。。”蓝思追看着眼圈发红的金凌,竟心生一丝惶恐,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8.

  这是他欠金凌的


  当初金凌怀孕的时候,他就一直瞒着蓝思追。蓝思追正好在国外有一场商讨会,一去就是半年。金凌与他的视频通话越来越少,他听着金凌疲惫的声音,以为是他嫌倒时差太累了,就没有多疑。


  直到蓝思追在国外接到了蓝景仪用金凌手机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狠狠骂着他这个不知情的父亲,


  自己老婆怀孕6个月了还在国外待着!是不是要等他把孩子生下来才舍得回来!

 

  蓝思追被痛骂了整整半小时,电话挂断的“嘟嘟”声响彻在空旷的办公室里,

  他马上订了一张回国的机票,彻夜飞了回去。


9.

“傻瓜,我愿意。”金凌带着鼻音,伸出手,看着蓝思追。

  蓝思追给金凌戴上那枚戒指,在他手背上轻轻落了一个吻。]


  在后来的三个月里,金凌越想越不对劲。蓝思追一声不吭地暴露了他们的关系,他辛辛苦苦瞒了大半年,就这么轻松的被暴露出来,而且还是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他才不要这么轻易放过他呢!


“叮。”电梯到达顶层了,金凌小心探出一颗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

  “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开会。”金凌心道。就放心地大步迈向蓝思追的办公室。


  “咔哒”金凌轻轻推开蓝思追办公室的门,果然没人,坏笑一声躲在蓝思追的办公桌下面。


  蓝思追摁灭了手机上闪过的微信,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金凌蹲的腿都麻了,还等不到蓝思追,正准备放弃的时候

 


“咔哒”很轻的一声开门声

 

  金凌“刺溜”一下在桌子底下躲好,蓝思追好像没有发现他,办公室静的只有蓝思追解领带时布料摩挲的声音。


  金凌悄悄探出一颗头,蓝思追背对着他,把自己的西装外套也脱了。


  金凌弓起身子,脚步放的极轻,慢慢挪步走向蓝思追。


  “喂”


  “少爷,金公子不见了。”老管家的声音带着几分着急


  金凌捂嘴偷笑,离蓝思追的背更近了几步。


“嗯,他在我这。”蓝思追的语气十分平缓,不带半点波澜。


  金凌的爪子刚想拍向蓝思追的肩膀,听到他这句话,白皙的爪子顿时停在半空中。


  蓝思追慢慢转身,对手机那头说了句“挂了。”握住金凌的爪子,轻轻吻着。


  金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抓包而生出羞愧感,红晕瞬间窜上他的脸和颈脖。

  蓝思追伸手搂住金凌,轻轻一览,把他打横起。


金凌虽然羞红了脸,但是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他拽着蓝思追的衣领,吻向那片薄唇。


  蓝思追微微低下头,迎合着他的吻。


  缠绵的吻就一直持续到蓝思追坐在椅子上,把金凌放在自己的腿上,他先松开了金凌的唇,柔声问着:“宝宝睡了吗?”


  “嗯”金凌玩着蓝思追白衬衫上的扣子,应到。


蓝思追猜到金凌那点小心思,为了让金凌好好调养身体,也该管管公司里成堆的文件,他整整两个月没有回家。

 

  金凌确实在生蓝思追的气,不管是他瞒着自己公开他们的关系还是整整两个月没有见到人影。


 

  金凌不开心地撅起嘴,别过头不再看向蓝思追。蓝思追哑笑,他轻轻捏着金凌的腰,吻着他细嫩的喉结,小声说着:“老婆,我错了。”


  那一声老婆叫得金凌心里一酥,好面子的金公子傲娇地拉开蓝思追放在他腰间的手


   斜眼盯着他“哪错了?”


  蓝思追也是十分有耐心,想向金凌的耳垂咬去,却被金凌用手唔住了嘴

 

  “哪都错了,原谅我吧。”蓝思追的舌头轻轻舔着金凌的掌心。

  金凌耳朵也被羞红了,他怎么从来没有发现他这么会撩人。


  其实蓝思追也憋坏了,看着自己朝思暮想整整两个月的人现在就近在咫尺,怎么会不想吃掉他?


  金凌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原谅蓝思追了。他吻着蓝思追微凉的薄唇,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十分好闻,

  蓝思追搂紧金凌的腰,不轻不重地揉捏着敏感部位。

  金凌嘴上发力,拉下他的手,他现在还经不起情爱的撞击。

 

  蓝思追也知道,但是心里不是一番滋味。双手便按住金凌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两人不知道缠绵了多久,直到蓝思追的秘书轻轻敲门,让蓝思追准备下一场会议。

  两片红肿的双唇才不舍的分开,金凌被蓝思追放在椅子上,蓝思追又在金凌唇上落了一个吻


  轻声说着:“等我。”


“嗯。”金凌点头。





——————————————————




104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