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09-11 16:58:497381 字57 条评论

骗婚

毕业季·校园paro​ 酒后乱来使不得

1.

二十几平米的包间,塞不下群魔乱舞的302+303寝室八个人闹腾。
魏无羡吹完一整瓶哈啤,将空酒瓶往桌上一摔,豪爽道:“还有啷个敢来跟本少爷对拼?!你?”
被点到的胖子立刻缩成了鹌鹑,道:“我不敢,我不敢!您请!”
魏无羡:“哈哈哈……”
正是毕业季,薄薄的墙板遮不住学生们破坏力巨大的嗓门,一边是鬼哭狼嚎的合唱“今天我们就要走了,明天的你们会不会是街边那条狗……”,另一边则是鼓乐队似的敲桌子砸盆,魏无羡又吹了两瓶,把拼酒大任交给好哥们江澄,中场休息往回一坐,吃口菜,颓成一根蔫吧的小香菇。
魏无羡一手支脸,看左边坐着的人。
学生会长,302寝寝室长,睡了四年魏无羡下铺的品学兼优好青年,蓝二少爷,蓝忘机。
纵然身处一片乌烟瘴气的环境下,蓝会长,蓝二少爷照旧泰山压顶不变色,稳得一匹。魏无羡看着他用公筷轻松利落地剥出一枚干净虾仁,在白瓷骨碟里摞出规规矩矩的一座小山,仿佛那双公筷是什么神兵利器,仿佛那虾球山是一椿辉煌震撼的战利品,可是蓝忘机照旧淡漠超然,和平时在图书馆看书,在讲台上代讲,在会长席上指点江山,都没有一点不同。
太格格不入了。
魏无羡被酒精熏染的脑子里有点转不过弯,冲着蓝忘机嘿嘿嘿地傻笑,心道:
我究竟用了什么神仙手腕,才把蓝二郎骗来参加这摊儿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