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09-11 16:58:497381 字65 条评论

骗婚

毕业季·校园paro​ 酒后乱来使不得

1.

二十几平米的包间,塞不下群魔乱舞的302+303寝室八个人闹腾。
魏无羡吹完一整瓶哈啤,将空酒瓶往桌上一摔,豪爽道:“还有啷个敢来跟本少爷对拼?!你?”
被点到的胖子立刻缩成了鹌鹑,道:“我不敢,我不敢!您请!”
魏无羡:“哈哈哈……”
正是毕业季,薄薄的墙板遮不住学生们破坏力巨大的嗓门,一边是鬼哭狼嚎的合唱“今天我们就要走了,明天的你们会不会是街边那条狗……”,另一边则是鼓乐队似的敲桌子砸盆,魏无羡又吹了两瓶,把拼酒大任交给好哥们江澄,中场休息往回一坐,吃口菜,颓成一根蔫吧的小香菇。
魏无羡一手支脸,看左边坐着的人。
学生会长,302寝寝室长,睡了四年魏无羡下铺的品学兼优好青年,蓝二少爷,蓝忘机。
纵然身处一片乌烟瘴气的环境下,蓝会长,蓝二少爷照旧泰山压顶不变色,稳得一匹。魏无羡看着他用公筷轻松利落地剥出一枚干净虾仁,在白瓷骨碟里摞出规规矩矩的一座小山,仿佛那双公筷是什么神兵利器,仿佛那虾球山是一椿辉煌震撼的战利品,可是蓝忘机照旧淡漠超然,和平时在图书馆看书,在讲台上代讲,在会长席上指点江山,都没有一点不同。
太格格不入了。
魏无羡被酒精熏染的脑子里有点转不过弯,冲着蓝忘机嘿嘿嘿地傻笑,心道:
我究竟用了什么神仙手腕,才把蓝二郎骗来参加这摊儿毕业散伙饭,这必须是一场丰功伟绩,浓墨重彩的丰功伟绩!


怎么骗的呢?
当时同寝的温宁聂二毕业照还没拍完,他晃晃悠悠拎着球踹进门,蓝忘机正在床上入定——腰杆笔直,手里捧着一本晦涩难懂的某某书,一动不动,简称“忘机入定”。
魏无羡打球出了一身汗,嬉皮笑脸就往他床上坐,蓝忘机只稍微挡了一下,给他铺了张冰垫,又倒了一杯温水。
魏无羡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道:“二哥,明儿和乐酒府散伙饭,就咱寝室和隔壁,一起去呗。”
蓝忘机:“不去。”
魏无羡掐着点儿,学着蓝忘机的语气,也道:“不去。”
两人声音完全重合,连节奏都一样。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
他前仰后合了一会,照旧去搂蓝忘机的肩,果不其然被拍开了,又被塞了条湿毛巾擦汗。
魏无羡:“诶,我说,好二哥,蓝公子,我的寝室长宝贝儿,四年了,你就开学那天陪我们聚了一次,之后再也请不动你这尊神,我知道你特别勉强,但这可是咱们毕业前最后一顿饭了呀。”
蓝忘机的视线已经又回到了手里的书上,轻轻一推无框眼镜,道:“不去。”
蓝忘机的手指很长,推眼镜的动作禁欲得要命,看得魏无羡一阵心痒,恨不得手脚齐上做点什么,可是他低头瞅了瞅脏兮兮的爪子,忍住了,只说:“唉,你也不想想,离毕业真的没几天了,到时候走的走,散的散。你去你的姑苏,我回我的云梦,再不能像现在这样朝夕相处,工作也好,帮家里的忙也好,指不定什么年月才能再见。我就想好好和你吃一顿散伙饭,留个念想……算了算了,你不爱闹,不去就不去吧。我去冲澡了。”
魏无羡边说边想,实在不行点个小龙虾外卖,生拉硬拽蓝忘机去屋顶上看看月亮,喂喂蚊子,也差不多一样。
没想到他还没站起来,手腕被人握住了,一抬头,正对上那双清浅的眸。
蓝忘机道:“好。我去。”

 

 

2.

刚才魏无羡灌得有点过猛,这会开始上头,眼神发飘,把冷冰冰的蓝二少爷当成了解酒药,一个劲儿地瞅个没完。
江澄正揪住了大个儿使劲儿喷,骂完班导骂学校,骂完学校转过头,骂道:“魏无羡你能有点出息不,丢不丢人你有种滚过来继续怼酒啊别跑!”
魏无羡挥苍蝇似的摆摆手,道:“边儿玩蛋去老子正忙!汪汪汪汪汪!!”
赶开了闲杂人等,他一回头,那装满了虾的碟子已经被推到了跟前。
一尘不染·蓝忘机低声道:“空腹喝酒伤身,吃些菜。”
魏无羡爱吃麻小,爱吃肉,爱吃一切浓油重辣,但今天点的咖喱虾剥着麻烦,他净顾着吃别的去了,还一口都没碰,这会见有人弄好了送到眼前,吞了下口水,顾不上客气,一口气吃下去半盘,才道:“你也别光招呼我,先喂饱你自己啊。这啤酒冰胃,白的也不是啥好酒,想喝什么,我去给你单点?”
蓝忘机:“我不喝酒。”
魏无羡顿时精神了,一挑眉,道:“你是不喝,不能喝,还是不会喝呀?让我猜猜,嗯……应该是‘从来没喝过,所以不知道能不能喝,也不会喝’吧?嗯?是不是,是不是?”
蓝忘机:“……”
魏无羡丢了筷子,给蓝忘机倒了一小杯底的啤酒,晃了晃,道:“尝尝?”
蓝忘机:“不用了,谢谢。”
魏无羡:“别客气呀,我可不是跟你客气,哪有散伙饭滴酒不沾的,要喝的,必须喝,不然我今天可就要堵着不让你出门啰?”
蓝忘机微微避开了魏无羡热烈的快要烧起来的视线,道:“不。”
魏无羡:“真不喝?”
蓝忘机:“不喝。”
魏无羡:“喝点呗?”
蓝忘机:“不。”
魏无羡:“喝点嘛,二哥哥。”
蓝忘机:“……不喝。”
魏无羡:“那怎么办呀!我现在站起来喊一句寝室长不给面子滴酒不沾,你觉得在场愿意帮你挡酒的能有几个?但是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小可爱,你要么把酒喝了,要么亲手喂我吃虾,二选一,怎么样?”
像蓝忘机这样不沾半点烟火气儿的小古板,怎么可能当众喂别人吃虾?哈哈哈,软硬兼施,我看你怎么继续推!
蓝忘机果然点点头,道:“也好。”
魏无羡嘻嘻哈哈地把杯子倒满,道:“来吧,不许耍赖,一闭眼,一口气就喝了。”
蓝忘机:“张嘴。”
魏无羡:“啊?”一转头,一口虾仁塞进他嘴里,顿时眼睛瞪得滚圆,“……唔唔唔?”
那边一手尚且举着箸,一手在下面虚虚托着,一脸的端庄雅正,淡定依旧。
魏无羡腾地站起来,把虾吞了,捂着脸就往外走。
不好,惨了惨了,换个姑娘来,谁也抵抗不了二公子的费洛蒙,太要命了,连我都脚软,不行不行,得去吹个风,醒醒神。


回来的时候魏无羡端了只碗。
他一脚把扑上来讨食的聂二踹到一边,又跳过横尸在地的一只醉鬼,把护着的碗放在蓝忘机面前。
是碗白米粥,上面撒了一小把甜桂花,冒着清清淡淡的米香。
魏无羡:“差点忘了你口味淡,应是吃不惯这儿的菜,点了碗甜粥给你清清口,也算,咳,也算谢你帮我剥虾。”
蓝忘机看他一眼,还没开口,魏无羡便抢着道:“诶?感动不?心动不?千万别,先尝再说,你就不怕我偷偷往里面放辣椒么?”
蓝忘机低声说了一句话,很轻,看唇形似乎是“你不会”,便低下头,一口一口把粥喝光了,道:“谢谢,粥很好。”
魏无羡一句“好不好喝”还没来得及问出口,蓝二公子眼一闭就往下栽。魏无羡全程盯着他喝粥,见势不好,立刻将空了的粥碗往边上撤,避免了一场脸面砸大碗的惨剧,可人照旧一头栽在桌上,人事不省了。
一群人停下狂魔乱舞,全都责难的眼神盯着他。
江澄恨恨道:“你又TM对会长做什么了?!处分挨得还不够吗!”
魏无羡怔愣,好半晌,道:“我怎么知道他喝甜酒酿也醉啊——?!”

 


3.

和乐酒府听起来高大上,其实只是M城大学外头一个中档餐馆,离学校很近,近到吃完忘带手机钱包来得及回宿舍一趟再来结账的地步。
但是再近的距离,一旦背上背了个人,可就怎么走都嫌远了。
魏无羡气喘吁吁,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也才走了一小半,心道,这人看上去文文气气的,怎么这么重,难道是实心的?趁四下无人,干脆抛尸逃逸算了。
但真要这么做,后续更麻烦。再说,蓝忘机总是干干净净的一人,别说往草地里扔,这么放下恐怕都要沾了土,真是罪过,还是算了。他把蓝忘机又往上颠了颠,刚过拐角,背上的人就动了一下。
魏无羡重心一倾,差点翻车,连忙单膝跪地勉强撑住了,他反手轻轻拍打蓝忘机的后腰,哄道:“乖一点,千万别乱动啊,不然摔着你。”
蓝忘机含糊地咕哝了一声,消停了。
再站起来,着地的膝盖就是一疼,擦伤加撞伤,明天准青紫一块,魏无羡咬牙站稳,尽量保持平稳往寝室走。
自做自当,魏无羡对抛弃他继续吃喝玩的小伙伴没怨恨,只是有点后悔,不应该逞强说自己背得动,好歹找个帮手,先把蓝忘机弄回去再让帮手回去续摊也好啊。
一走神,力又没用好,受了伤的膝盖一阵锐利的疼。
不好,要摔。
魏无羡立即翻身,从背改成抱,手脚并用护住了蓝忘机,好在倒地时自己当个人肉垫缓冲。
没想到该倒的反而站稳了,又反过来拉了他一把,两人就这么在路中央抱成了一团,尤其魏无羡,像无尾熊紧紧攀着树干似的,整个人都挂在蓝忘机的身上。
魏无羡:“……”
这可就尴尬了……
他偷眼看蓝忘机,还是一样淡漠的神情,显而易见的不悦。
魏无羡还从没见过他摆脸色呢,下意识觉得必须解释,于是道:“咳,会长啊。”
蓝忘机不回应。
魏无羡:“那个,我可以解释……”
蓝忘机:“嗯。”
魏无羡:“等等让我组织一下语言……”
蓝忘机:“你先下去。”
魏无羡恍然,他竟还扒在蓝忘机的身上没下去,于是手忙脚乱跳下来,期间又不小心碰到了膝盖。他龇牙咧嘴,站好了,抱怨道:“诶,你装什么醉啊,我就说,哪有人真的一小口甜酒酿就倒的,借机脱身啊你,厉害!算啦算啦,我也不该诓你,算扯平好了,你回寝室入定吧,我去找他们继续玩。”
蓝忘机推了他一下,道:“不许去。”
这一下虽然没什么杀伤力,对魏无羡来说却像一记惊雷。他脸上一片茫然,四年了,蓝忘机从来没动过手啊!
蓝忘机很不高兴地又重复道:“不许去。”
魏无羡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他试探道:“不许……我去找同学玩?”
蓝忘机:“嗯。”
他顿了顿,一字一句,清晰至极地道:“不许去找他们。”
魏无羡这下观察得非常仔细,蓝忘机脸色到神情,没有一点变化,甚至比平时更严肃,更一本正经,脸一点都不红,但是,怎么看都有点……幼稚。
他手指伸出来,晃了晃,问:“这是几?”
蓝忘机像小孩牵大人似的,肃然伸出手,把那根手指握在手心。
这绝对不是正常的蓝忘机!
魏无羡抽了一下,没抽动,于是顺势牵着人,道:“行吧行吧,咱们不跟他们玩,咱们先回去。”
蓝忘机点头,乖乖地跟着走。
魏无羡心里爆笑,蓝忘机啊蓝忘机,天赐良机啊,不趁你醉戏弄一下,真是对不起蹉跎的四年!
魏无羡:“咱们同寝这么久,虽然专业不一样吧,但是也算朝夕相对过了,临别前咱们来一次真心话大冒险呗,我问问题,你回答,好不好啊?”
蓝忘机:“好。”
魏无羡:“不许撒谎,要说实话。”
蓝忘机:“嗯。”
魏无羡:“那好。我问你,昨天你看得是什么书?”
蓝忘机:《时间简史》
嗯,是实话。
魏无羡:“那前天呢?”
蓝忘机:“做交接,无暇看书。”
也是实话。

魏无羡眼睛一转,道:“咱们这么多年同学,说说你对大家的看法?”
蓝忘机:“嗯。”
魏无羡:“江澄怎么样?”
蓝忘机:“哼。”
魏无羡:“……”
这算什么评价?
魏无羡:“那老替咱们打饭的温宁呢?”
蓝忘机:“呵。”
魏无羡:“……”
看来也不怎么样?
魏无羡:“那我呢?”
蓝忘机:“我的。”
魏无羡:“啊?”
蓝忘机停下脚步,盯着他,一字一顿道:“我的。”
魏无羡心道,上下铺这么久了,他想说的是“我的上铺”吧?

他虽然向来不太有耐心,但是对醉了的蓝忘机竟没有一点不耐烦,说话间已经到了楼下,魏无羡牵着人,一边上楼,一边不忘记伸手护着,还谆谆嘱咐:“你走慢点,头晕不晕,难受了就靠着我,马上就到家了,不着急。”

 

 

4.

进了寝室,魏无羡把人摁在专属下铺上,给他脱了鞋,又去绞了条湿毛巾过来,摘了蓝忘机的眼镜,又替他擦脸。

蓝忘机没有一点反抗,乖乖坐着让魏无羡搓圆揉扁,除了擦到眼睛时,会眯起来之外,一直盯着魏无羡看,一眨也不眨的。

魏无羡心痒难耐,忍不住勾了勾蓝会长的下巴,道:“看我干什么,好看么?”

蓝忘机答:“嗯。”

魏无羡随手毛巾一丢,道:“没你好看。”

蓝忘机立刻从床上站起来,把毛巾捡起来挂好,又开始收拾散乱的东西。

魏无羡随手扒拉到地上的书本,魏无羡随手丢的外套、背包,魏无羡吃完零食随手放的包装纸。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连拖鞋也不穿,光着脚,啪嗒啪嗒地绕来绕去,步伐稳当,一丝不苟,忍笑忍得十分辛苦,心道,不愧是蓝贤惠,蓝婉君,蓝高岭之花,蓝……五好室友,也不愧我到处炫耀,看吧,喝醉了都不忘帮本少爷收拾房子,可惜呀,唉,等回了云梦,可就再也享受不了这个待遇啦。

被魏无羡糟蹋过的寝室很快又变得整洁干净,蓝忘机收拾好魏无羡和他两人份的脏衣篮,照旧要出门左转,去洗衣房清洗,魏无羡见势不妙,连忙把人一挡,道:“好了好了,今天太晚了,洗衣房都关门了,咱们明天再说。”

蓝忘机道:“好。”随即双手一松,洗衣篮掉在地上,摞高的脏衣服洒了一地。

魏无羡:“噗。”

说实话,蓝忘机醉了之后太正常了,若不是光着脚,魏无羡几乎要以为他回复正常状态了,但闹了这么个乌龙,终于彻底把他当醉人,半哄半劝地拉着人在床边坐好——也就是蓝忘机的下铺,道:“来来来,你已经挺累了,咱们先不忙家务,休息一会。你醉了,怎么连脸都不红一下呢?”

蓝忘机揽住他肩膀,猛地一拽。魏无羡猝不及防,被拽的一头撞在他胸口。

蓝忘机:“听心跳。”

刚才在包间里,两人明明都被烟味和酒味包围着,可蓝忘机的身上竟然还是很清爽,一点很淡的草木香,若有似无,熏得魏无羡头脑发晕,一阵比一阵更不清醒。

我大概也醉了,魏无羡不着痕迹地想,不然,为什么蓝忘机竟主动抱着我,而我还美滋滋不想抵抗?

他这边毫无反应,蓝忘机又补了一句,道:“脸看不出,听心跳。”

喔,看脸看不出来,要听心跳才行吗?

魏无羡便把耳朵贴紧了些,咚咚、咚咚、有力,又有些快。可绝对不如他跳的快。

于是他头脑一热,借着一点酒意,把人抱得更紧,装疯卖傻道:“蓝忘机啊,蓝二哥哥,忘机哥哥,会长哥哥,寝室长哥哥,睡我下铺的哥哥……”

蓝忘机应道:“嗯。”伸手试了试魏无羡的额头,像之前发烧照顾他时一模一样。

魏无羡:“快毕业啦。”

蓝忘机:“嗯。”

魏无羡:“咱俩都一起睡了四年了。”

四个人的寝室,除了他俩,还住着温宁和聂二,但他就爱故意这么说,上下铺,约等于一张床,到底比一个寝室更亲密些。

魏无羡:“非法同居了这么久,好媳妇,好宝贝儿,咱俩是不是该转正啦。”

蓝忘机:“好。”

魏无羡:“你先别急着把我扔出去,就算你扔出去我也还是要回来睡你上面哒,入学那会咱俩讨价还价过了啊,我上铺,你下铺,不能反……嗯?”

蓝忘机:“不反悔。”

魏无羡:“等等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蓝忘机:“转正。”

他撑起来,单手压住魏无羡的肩,轻松按倒,欺上。

魏无羡顿时压力倍增,瞪大眼睛道:“等等等等等一下。”

蓝忘机:“不能等。”

魏无羡想起身,往上铺逃,可蓝忘机手劲竟然大得惊人,他挣了半天,毫无效果,反而被卡在了墙壁和蓝忘机之间,能挣扎的空间更小了。

他只好双手作防御状,叫道:“什么不能等?我说等一下啊等一下下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赔礼我道歉!没有什么‘转正’?我我我就开玩笑的你别揍我,之前调戏你那些话统统都不算数,你要是还不满意我就躺平让你调戏回来!!”

 

5. 

事情究竟如何发生的,魏无羡已经不愿再回想了。

依稀先是某位“蓝姓君子”果然“动口不动手”,某“魏姓小人”果断以牙还牙,咬了回去,咬来咬去咬出了不一样的滋味。

再后来发生的一切,每一个转折,都让魏无羡有种探索三个哲学问题的冲动。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魏无羡舔舔下嘴唇,那里有一个被咬破的小裂口,有点疼,但随着疼痛一起来的,是初尝的销魂滋味和无可抑制的沸腾躁动。

如果时光倒转,岁月回溯,给他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机不可失,再来一次。

他卷巴卷巴凉被,又往蓝忘机身上缠的紧了点,宿舍的单人床不大,躺着两个一米八靠上的人倍显逼仄,但魏无羡一点也没介意,半个身体都快趴在人身上,捞起一绺有点长的碎发,开始骚扰蓝忘机的耳朵根。

魏无羡:“忘机哥哥——”

“二哥哥——”

“会长哥哥——”

“忘机老公——”

蓝忘机忍无可忍地呼噜了几下魏无羡,含糊道:“安静,不要闹。”

魏无羡一手支下巴,道:“不闹不行啊,温宁他们也该回来了,就算我脸皮再厚,也差不多要回上铺去了。”

蓝忘机倏然坐起来,起得太猛,还忍不住蹙了一下眉,他四下扫了一眼,脸色刷地变得苍白,彻底僵住了。

衣服丢了一地,扯破的衬衫,还有魏无羡身上的斑斑痕迹。

魏无羡心里“咯噔”一声,双眼一眯,道:“这个时候,蓝二公子该不是想说那句经典台词吧?”

蓝忘机:“……”

魏无羡:“真的是那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蓝忘机脸色更加苍白,轻轻点了一下头。

魏无羡脸一冷,掀开凉被从床上下来,想像平时一样,潇洒地单手撑,跳到上铺去,可惜难以启齿之处一阵又一阵地抽疼,没能成功,还差点摔下地。

还好蓝忘机把他接住了。

魏无羡:“没什么大事儿,昨天你情我愿,你省省吧,不用说第二句了,老子不需要,放手,我没工夫缠着你,放心。”

蓝忘机紧紧握住他的手腕,以至于抓出了痕迹,死活不肯松。

魏无羡也有点生气,心道,老子被日了都不闹脾气,你闹什么脾气,既然不跟老子天长地久,就别拉拉扯扯的,赶紧玩完!

他憋了一肚子话要骂,一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睛,竟说不出半个字,好一会,才勉强一笑,道:“行吧,你想说就说吧,我听着。”

蓝忘机:“……你别走。”

魏无羡:“是是是,当一切没发生……嗯?”

蓝忘机猛地把他拉回怀中,道:“别走。”

魏无羡心里那一大盆狗血还没来得及泼出去,就被肩膀上一滴又一滴落下来的东西砸得烟消云散了。

什么酒后失忆啦,什么拔吊无情啦,什么“给你五百万立刻离开我”啦,统统消失得一干二净。

魏无羡:“你、你说什么……?”

蓝忘机:“别走。永远、别走。”

魏无羡:“那毕业怎么办?”

蓝忘机:“跟我回去。”

魏无羡:“回你家?”

蓝忘机:“嗯。”

魏无羡:“回你家干啥?”

蓝忘机:“结婚。”

魏无羡简直不可思议,把蓝忘机稍微推开一点,捏捏他的脸颊,道:“结什么婚?你要负责吗?你都不记得昨天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负什么责?!”

蓝忘机一字一顿,认真道:“是你说的,转正,不能反悔。”

那双绝美的眼睛,眼角还泛着一点浅淡的薄红。魏无羡的心里像塞了一对黄鹂,没完没了地唱着歌,唱得他嘴角一点一点扬起来,最后变成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他恶狠狠咬了一口那人的嘴巴,道:“转正就转正,本少爷才不怕你!哼!”

天旋地转,忍无可忍的蓝忘机把他猛地压回了床里。

位置不太合适,他的手打在衣柜上,发出一声响亮的“咚”。

宿舍门外,立刻有人开始拍门,温宁压着嗓子,道:“魏无羡,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开门啊,开门啊……”

两人立刻分开,魏无羡十分不满,但又万分庆幸,大声冲门外道:“你自己不会开门啊?!”

聂二凉凉道:“推不开啊。”

魏无羡:“啊?”

再一看,哦豁。

脏衣篮卡得角度刚刚好,像把门闩似的,外面打不开,把寝室反锁了。

蓝忘机把整条凉被让给魏无羡,迅速穿戴整齐,道:“稍等,就来。”

看着脏衣篮,魏无羡脑袋里亮了一盏灯,看蓝忘机的眼神都变了,咬牙切齿地冲背影比了个中指,心道:

好你个蓝忘机,你、骗、婚!

 

脏衣篮无辜地躺在地上,一声不吭。

这个误解,要到很久很久很久以后,才能解开了吧,大概。

 

完。

图片
65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