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08-24 17:12:052337 字95 条评论

【摄殓】长明灯

别怕,这真是篇甜文。


Chapter.

<<<

最近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手腕有些泛酸,四指轻轻半握按揉着腕侧肌肤,稍微能够纾解那份僵硬,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将尾指也靠上前。

——他说我总是这样心事重重的,一副连睡梦中都处于谨慎的表情。

他笑着希望我能够放松些。

可我并不曾拥有过安稳的梦境。

或许只有——他叫我“小美人”的时候。

当记忆与现实再度重合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睡意让我的视线有些模糊,但我还是能够清醒过来的。

因为我们向来是分房睡的,今天突然的情况让我无法理解。

“入秋了,半夜风大。”

他很平静地走到窗边帮我将缝隙关小了些,然后侧过头来看着我时,唇角还是带着笑意的。

“约瑟夫先生,您早点休息吧。”

我攥着被子的一角,看着窗外掩映的依稀亮光照在那雾气般凌乱的发丝上,一时难以分辨月光与他。

他走近我的床边,俯下身想要碰碰我的颊侧,被我下意识地避开了。

那种笑容变得多了几丝遗憾,终于把逼迫性的距离放远,

“太生分了,卡尔。”

我愣怔着听见他的脚步声放远,然后轻轻地掩上了门。

我大概能够猜出生分是怎么个意思了。

平时他都会对我说晚安的,以及,刚才那样落寞的语气,忽然变换了对我的正式称呼。

我躺下,一夜无梦。


<<<

当那种名为“婚礼”的法律公证仪式开始时,我完全没有准备好要上台,并且是要由配偶挽着手走过去——我们双方都并没有父母。

约瑟夫,换而言之,我的丈夫。

那是我正将玻璃桌面上的一滴水渍拭去,或许是花束上沾染的露水,又或许是水壶中无意间洒漏下来的。

背后有人提到我的名字时,手指不受控制地一颤,指尖立刻触上了那滴水珠。

他走过来,眸中很温柔,并没有立刻催促我,只是伸出手揽过我的腰肢,然后轻轻对我说,

“该上去了。”

我恍恍惚惚地点点头,然后任由着他引领我走向另一个方向。

我回头望了望那纤尘不染的桌面,又搓碾着指尖。

有些湿润。


<<<

我又将当初的这个场景回忆了一遍,仿佛还能感觉到指尖的冰凉触感。

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仪式和身份罢了,原因很简单,我们在某一点上或许能够达到共鸣——他不愿去追求爱情,我不愿有外界的人打扰。

所以我们之间,除了一纸婚约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什么。

或许我潜意识里是希望他晚些回家的,能够暂时错开与他相处的时间。

可当他的确半夜才回来的时候,我又莫名地要去担心,我也不希望他会出些什么事。

这太不对劲儿了。

以前我只需要关心自己,而最近却开始有意无意地关注他的情况。

这反而像是要打扰我的生活,但我却似乎将这当做一种理所当然的责任。

我感觉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


<<<

今天约瑟夫回来得出乎意料的早。

他说他要与我一起吃晚饭。

帮着我摆餐具的时候,一个瓷碟不小心从桌沿处摔下来了,清脆的碎裂声让我立刻回过头蹲下身,碟子碎成几片,想着也没有太小的瓷渣,就干脆打算徒手捡起来扔掉。

约瑟夫的手臂随即就拦了过来,我疑惑地仰起脸去看向他,发现他的双眉轻轻蹙起,像是命令我那样,

“别动。”

我只好悻悻地将手缩回去。

然后他就忽然握住我的手,将我引领着拉起来又按到椅子上,才如释重负般对我笑了笑,

“我去拿扫把,你先坐着。”

收拾好地面后饭菜还没凉下来,他本想直接坐到我身边,却发现我已经将另一只碗摆到了对面,就只好绕了半圈坐下。

手指碰在餐具上,不知该不该拿起来,因为这会儿他的目光只放在我身上。

“小美人,”

指尖因为这个称呼再次瑟缩了一下。

“以后客厅不用给我留灯了。”

之前也只是晚回,现在准备夜不归宿了?

无所谓,毕竟我也管不着。

我看着桌上的饭菜,顿时觉得有些食之无味了,却还是低低地应了一声,

“哦。”

余光似是看到他在笑。


<<<

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是固定在吃晚饭之前回到家。

我这才明白不用给他留灯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他在的傍晚似乎变得特别漫长,无论怎样想让时间加速流逝,都依旧格外煎熬。

直到他推开我的房门。

他一直盯着我,往常的笑容也收敛起来了。

“您有什么事吗?”

“没,”

他摇了摇头,径直向我走过来,

“只是我不想再躲避了。”

我暂时没理解过来他所说的“躲避”是什么,但我觉得自己有必要紧张。

所以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顺势把我逼到桌沿,然后欺身压过来,呼吸声蓦地在耳畔放大了。

我别扭地侧过头,却被他抬起下巴定住了,

“关系得进一步了。”

“什......什么。”

我敷衍着不想去理会,但他的表情明显严肃起来了。

“就是说,今晚,哪怕我对你做些什么过分的事情,法律上也是允许的。”

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这样对我说。却让我不得不打了个寒颤,努力地将身体向后拉开距离,却徒劳地发现,对方前移的速度明显更快。

我只好被迫望着他,心里却对于他刚才说的话非常不愿意,

“不要。”

“所以你得听话。”

托在背后的手忽然将我扶起来,温柔地抚摸着,然后移到我的腰间,刚才倚着桌子时有些用力,酸软的部位此刻也被他轻轻捏着,只因为这些举动,让我渐渐放松,戒备也随之卸下了。

“给你些时间,学着去接受我。”

约瑟夫的声音放得很慢,但我能感受到两人身体接触之际,他那比我还要快的心跳声。

或许我也该放下以前曾认为会坚守的事情了——不愿意被他人涉足人生什么的。


<<<

“约瑟夫先生,帮忙拉一下窗帘。”

“叫我什么?”

“约瑟夫......先生?”

“不对,再叫一次。谁的?”

他提醒似的对着我笑了笑。

我半咬着下唇,下定决心般终于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声音还是出乎意料的轻,

“我的先生。”


<<<

原来我所渴望的信仰只有他。

只要我能摆脱过去,在前方他将是我不灭的光明。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

「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记忆终于变成一座牢笼,而牢笼之外天空低垂。



95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