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06-12 20:00:192292 字6 条评论

这个杀手话太多(1)

来自连载 这个杀手话太多

1、风雪破庙黑大汉小姑娘

   

   寒冬腊月,酷雪不止,呼呼狂风卷翻千堆浪雪,一时间这天地除了一片茫白,竟似再无颜色。

   远得不能再远的天边,有一点墨色从茫白的天地间行来。

   越行越近,就瞧见了是一抹身穿黑衣黑裤黑被风,头顶油黄油黄大斗笠的人影。

   斗笠下一方黑色口罩遮住了这人面目,只留下一双疲倦又略带怨念的眼睛。

   这怨念的对像应当是这雪下得不停的老天。

   这人伸手抹掉斗笠上像豆腐块一样厚的积雪,口中自言自语的骂道:“这雪真贼他娘的厚,顶得老子脖子都酸完了。”

  “算了,酸就酸吧,只要不用杀人就好。”

   “带上前个月的那单任务,我就杀了一千号人了。”

  “好可怕,自己居然杀了那么多人!!”

  “再杀下去,就要变成杀人狂魔了,呜呜!我不要变成杀人狂魔。”

  说到这里时,严步霆不禁一阵无奈。

  他今年20岁,但已经是个千人斩!

  他最讨厌杀人了,可偏偏他就是最厉害的一个杀手。

  身为杀手,怎能不杀人?

  你不杀人,组织可就要先杀了你。

  组织的头头可不会花白白的银子培养起一个不杀人的杀手。

  为了不让自己变成噬杀成性的杀人狂魔,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严步霆就从组织里私奔了出来。

  私自逃窜这个勾当,在组织里可是重罪。

  轻则三刀六眼,割丁丁,重则腰斩、凌迟、剁肉饼。

  别说剁成肉饼了,就算剁成肉水,这次他也是铁了心要走。

  心头茫然的严步霆,抬眼望着这一片无尽雪天雪地,顿感更他娘的苍茫。

  不知道行了多久,在这一片茫白天地里,忽然有一抹黑色落入了严步霆的眼里。

  严步霆凝目再瞧,便看清了这抹黑色竟是一间小庙。

  有小庙就意味着可以暂时躲避下这冻人的风雪了。

  严步霆加快脚步向着小庙奔去,每踩一步,地上都留下一个一尺深的脚印。

  不消一会,严步霆就奔进小庙里。

  随后,他发现这座小庙竟是间被人遗弃破庙,空无一人。

  庙里蛛丝四布,灰尘厚得也可以和他斗笠上的雪差不了多少了。

  灰尖多就多点了,关键是这破庙四壁上也是东一处窟隆,西一个破洞。

  一阵寒风掠过,头顶的破瓦片就摇摇欲坠。

  而坐在破庙中间的,还有一尊灰金灰金,笑呵呵,肥呼呼的迷弥佛像。

  看你那笑得,那嘴都能塞下三根又大又黑的大香焦了,真贼他娘的幸灾乐祸。

  严步霆不禁心里嘀咕道。

  饶是破成如此,也廖胜于无,奔走逃命的人如何还能挑三捡四?

  严步霆捡了一处相对干净的地方,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他一边解下头上的斗笠,一边又喃喃自语道:“顶了一天,这破东西,绑带都快把老子的下巴给勒破了。”

  话音刚落,严步霆就听见破庙外有动静,似乎是来了一行人。

  虽然此刻寒风呼呼,但严步霆的耳力还是很厉害的,他听出来人少说也有七八个。

  卧槽!!老子屁股都还没坐热哩!

  这贼他娘大风大雪的鬼天气,还有谁会来这鬼地方?

  严步霆心里还没槽完,就急忙操起原本已经解下来的斗笠,一闪身就躲到了迷弥佛的身后去。

  他可是逃亡的人,能不被人发现,还是不被发现的好。

  不多时,那行人就熙熙攘攘人全数进到了破庙里来。

  只见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黑大汉开口吩咐道:“阿七阿八,你们捡柴生火,阿五阿六,你俩料理下这头野猪。”

  得了令的四人各自忙碌,其余人等就地休息。

  一阵忙碌后,就传来了一阵烤肉的香味。

  严步霆闻着这阵香味,心里数千个贼他娘不停的飘过。

  伴着心里的这几千个贼他娘一起出现的,还有他肚子空空如也,发出咕碌古碌的腹鸣声。

  所幸在他腹鸣声响起的同时,那个刀疤脸黑大汉也开口说话了,才掩盖了这几声可怜兮兮的咕碌声。

   “来,小芳姑娘,吃块肉,吃饱了才有力气赶路。”

  刀疤脸挤出了一个凶悍又带点温柔的笑脸,一边说道,一边把手中大块肥瘦相间的野猪肉递到了坐在庙角落的小姑娘手里。

  这小姑娘十来岁的模样,脑后梳着两条小辫子,一对圆溜溜灵动的大眼睛嵌在圆呼呼的小脸蛋上。

  “好,刀疤大叔,你也多吃点,这几天你也辛苦了。”小姑娘笑嘻嘻的回道,然后把肉撕开,吃的满嘴油腻。

   真是惨啊!你们在外面吃肉,老子现在躲在肥和尚身后吃一屁股的灰!严步霆心中哭道。

  正当他哭无泪时,小姑娘又开口问道:“刀疤大叔,你真的能带我去找萧平哥哥吗?”

  咦?萧平哥哥?

  严步霆心中一惊。

  萧平可是他在组织里的死党。

  他是组织里的天字杀手,萧平是地字杀手,故严步霆一听到萧平二字,就不禁更加留意起来。

   “那是当然,某家说过的话,向来是板子上钉的钉子。”

  刀疤脸用大手,拍了拍长满粗黑胸毛的胸膛,打包票道。

  小姑娘看着刀疤脸上那条从鼻梁拉到左脸颊,因皮笑肉不笑,而显得一颤一颤的刀疤,心里不禁一阵寒颤。

  吧唧吧唧,小姑娘吃了几口肉后,又好奇问道:“刀疤大叔,你和我萧平哥哥,是不是感情很好呀?”

  “那是自然,我可是和萧平大哥,一起出过生,入过死的,那感情可真比桃花潭水还要深他娘的千尺啊!”

  刀疤脸得意的吹嘘起来。

  但吹到后面他发现自己在这小女孩面前爆了些少儿不宜的粗口,黝黑的脸皮上不禁有些发烫起来。

   “咦?萧平大哥?可是大叔你怎么看,怎么也要比我萧平哥哥,要老上十几岁哩?怎么叫我萧平哥哥是萧平大哥。”

  小姑娘口不遮言的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问题让刀疤脸愣了一愣,他发现自己的牛皮吹破了。

  与此同时他一团浆糊的脑子,不禁又捣鼓翻腾起来,在想着要如何才能圆了自己这个小小的破牛皮。

  不过他这浆糊一样的脑袋,显然是找不出有什么卵用的东西来填补这个牛皮的。

  他只能干笑两声,说道:“小芳姑娘,你是有所不知,某家天生脸黑,少年老成,所以看起来自然要比萧平大哥要老上不少的。呵呵”

  “哦哦,原来是这样。”小姑娘吧唧吧唧的嚼着肉,略微置疑的念道。

  此刻,为防这小姑娘又问出一些让他头痛的问题,他只好借故离去。

  “小芳姑娘你先吃,某家去和他们商量下行程。”

  “嗯,好,刀疤大叔你去忙吧。”小姑娘又一脸天真乖巧,笑嘻嘻的回道。

  随后,刀疤脸就来到了几个手下的这一头,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6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赞 (9)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