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信白】韩太医,从朕身上下去

来自连载 狐啸龙吟

卡文了,写个小单篇嘛。。。。



帝王白x太医信


私设ooc多的可怕。


时代私设,非历史。


---------------------------------------


建安元年,北国太子李白即位,年16岁。


建安三年,天下大乱,各国群雄逐鹿,都想要独吞天下,打得不可开交,历史的车轮滚滚而去,碾压了无数人的生命,天下大势转向南国和北国两国的战争,最终以李白为首的北国获胜而终止了长达十年的战争,南国被北国一举吞并,其他的小国见势也全都归顺与北国,年年朝贡,一时间李白声名鹊起,得了一个受天下人认可的不败战神之称号。


十年,小仗三百七十二场,大仗二百一十三场,没有一次败绩。


长期大仗李白都是御驾亲征,所以身上落下了许多顽疾,为治愈自身疾病召了神医韩信入宫为太医令,全权负责打理李白的身体健康。


这年隆冬。


“韩太医来了啊。”李白拢了拢自己厚重的雪狐皮披风,搓搓手。


“陛下很冷吗?”韩信放下药匣子,询问。


“你有所不知,我从小就体寒,一到冬天就冷得不行。”李白裹紧了披风,整个人缩了起来。


韩信不由的好笑,名扬天下的不败战神,治国有道的冷面皇帝,在私底下竟是会做出这等动作的人。


“生在寒冷的北国,却是体寒,也是真够倒霉。”韩信自知李白放下了君臣有别的规矩,没有自称“朕”,而是“我”,自己若还去在意君臣之礼那可真是不识抬举了。


“韩太医可有法解。”李白把脑袋从披风里探了出来,看着韩信问。


“这不就是给陛下您带方法来了吗。”韩信说着把药匣子拿了过来,打开顶层的红木盖子,李白把脑袋支了过来,瞧了瞧匣子里的东西,并不是药,而是茶叶。


“这是?”李白不解的看了看韩信。


“祛寒茶,南国旧都才有。”韩信回答。





“哦。”




建安十五年。

那日仍是寒冬腊月天。


“非去不可吗。”韩信立在一旁,问眼前的这个人。


“朕是帝王。”李白的眸中没了两年前的活泼,换上了一副严肃。


“不可让将军代劳?”韩信仍是不死心,继续追问。


“南国旧部叛乱,若我不御驾亲征,旧都百姓将会对我王朝失去信任。”这一次的李白很决绝,谁也劝不了他。


李白走了,留了韩信在宫里,这一次他没有顾韩信的劝阻,带着军队连夜赶往南国旧都平叛。一去又是好几月。



叛乱平定,陛下班师回朝,举国同庆,王宫里的几位内臣却是急得焦头烂额,李白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几位太医都说恐无力回天,李白要是死了,谁来镇压住那些旧部。


不过多日,李白便没了生气。


不,不会的,他是北国的王,他会活下来的。


韩信如是想着,对外封锁了所有消息,声称李白受了伤,需要好好调理,所以会长时间难以露面。


一个多月以后,看着李白活蹦乱跳的,其他几位太医都吓个半死,当初确诊了李白已经没有脉搏了,现在怎的又醒了?难不成这位太医令还会什么起死回生之术吗?


哦,只是休克了而已。



后来,听人说起李白,那个北国的王。自从受了伤好了以后,就不理朝政,全权交给国相打理,早朝嘛更是不常上了,至于为什么,大家不都心照不宣了吗。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