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 (16)

样式

【安雷】龙与骑士与啤酒烤串(ABO)(1)

来自连载 【安雷】龙与骑士与啤酒烤串(ABO)

 

龙将在三天后到来。


伴随巨龙喷吐而出的烈焰,画面终止,裂纹自下而上蔓延,没等老国王开始心疼那块足足占了半张石桌大小的水晶,王国首席大祭司嘴里的预言便让他如坠冰窖。


“怎么会……龙不是早就被消灭了吗,怎么会还有龙?!”


占卜的结果显然不能被国王接收,年迈的国王开始思考自己是否对小女儿过于宠爱了,想到爱女成年之后就要为一国的政治牺牲自我幸福,老国王就狠不下心去约束她的成长,谁能想到肆意生长的好奇心竟会惹来让整个王国覆灭的灾祸,而罪魁祸首,他的小女儿,现在居然还在一旁事不关己的哼着那些莫名其妙的无名歌!


“还有……挽救的办法吗?”


国王用近乎绝望的目光看向依旧站在占卜水晶面前的大祭司,眼前这位女性Alpha简直就是王国里最接近“奇迹”二字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一年前这个谜一样的女子用准确率高到离谱的占卜能力和强大的冰属性攻击秒杀了王国百年传承的占星宫,一举拿下了王国首席大祭司的职位。如果是这一位,说不定还能找到拯救王国的方法。


“我只是在转达水晶告诉我的结果,陛下。”


老国王的目光并没有让安莉洁的神情有半点动摇,将占卜画面呈现在水晶上对安莉洁的精神力产生了不小的负担,她隐约感知到事情不会像老国王想象的那么糟糕,但更具体的恐怕要等她恢复完全才能进一步推算。


“如果您觉得不安,可以和我一起祈祷。”


“你口中的神明大人是不会来的。”


星型的飞镖猝不及防的贴着安莉洁的面颊飞过,暗红的刃角直接切断了几缕淡蓝的发丝。黑发的公主坐在特制的弯月型巨大抱枕上,手里把玩着仅剩的两枚星型飞镖。


“不然根本不会有那种制度,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怎么会有空来管我们这群凡人,你都多大了还这么天真。”


“凯莉!不准胡闹!”气急败坏的老国王忍不住想要亲手教训自己这个被惯坏了的小女儿,却被安莉洁伸手拦下。平日里老国王连句狠话都不曾跟小公主说过,如今被急昏了头,安莉洁这一拦倒是给了这个年迈的君主一个台阶。


“我说的有什么错?其实你们根本不用这么着急,方法不是有么。”凯莉伸出手指向自己,她翻阅的那本古书上不仅写了唤醒恶龙的禁咒,连解决的方法也一并记载着。


“按照以前的做法,把我献祭给龙不就好了?”


“胡闹!”


这下安莉洁也没能拦住老国王,这位气火攻心的老人直接抓起那块价值连城的水晶碎块扔了过去。凯莉不傻,要是连这种攻击都躲不过她也不配被王宫里的人叫做“星月小魔女”了。


望着黑发的魔女灵巧的躲开砸过去的水晶,安莉洁心里默默感谢神明,一年前她当上大祭司的时候就遵照内心的指引拒绝了公主的私人魔法导师的职务,如今看来那真是相当正确的决定。


不过身为首席大祭司,安莉洁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国毁于一旦,神既然指引她来到这个国家就一定有交付于她的使命,至少在弄清楚之前安莉洁要想办法保护这个国家。


回想凯莉之前的话,那本古书在占卜之前安莉洁就看过了,依照书中所述,献祭大概是唯一能安抚恶龙的方法,而要想永久解决恶龙的隐患,恐怕只有……


思忖片刻,安莉洁扶着老国王在一旁坐下,确认这个年迈的老人已经平静下来后一字一句的开了口。


“陛下,对屠龙有什么看法吗?”


————


“很荣幸能为您效力,国王陛下。”

年轻的佣兵团团长对着王座上的年迈君王微微行礼,辉煌的大厅空荡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招募勇士的公告是在一天前发出的,原本以为这里早就人满为患,没想到实际站王宫里的只有他和他仅有三位成员的佣兵团。


“我代表王国向你致以最高的谢意,无名的勇士。”


迟迟没有报名者一度让老国王陷入了更深的绝望,或许是安逸的太久让他的子民都失去了对抗恶龙的勇气,而那些所谓的斗龙世家不知从哪听漏了消息,没等王宫的信使送上委托状就带着偌大的家业早早搬出了王城。眼前这个看上去不怎么可靠的小型佣兵团虽说来历不明,但国王对他们的感激是发自肺腑的。


“这是现在能给出的情报,还有对策。”抛出手中的卷轴,安莉洁仔细打量面前的佣兵团长,像是刻意泄露出来的信息素昭示着眼前这个男人是个强壮而年轻的Alpha,可同为Alpha安莉洁并没有感到不适,安莉洁注视着这位年轻的佣兵团长,青绿空洞的双眸仿佛能看穿人的灵魂。


“原来如此,相当大胆的计划,不过可行性很高。”黑发男子毫不避讳的当场拆开了卷轴,粗略读完现有的情报,末尾那个看起来有些可笑的策略在稍作思考之后竟成了成功率最高的存在。


“那么我能得到什么报酬呢,或者说,您愿意为拯救您的小女儿开多少价钱呢,尊敬的国王陛下。”


年轻的团长将卷轴扔给一旁的胞弟,望向王座上君主的深紫眼眸中早已褪去了先前恭敬的伪装,他可不是英雄传记里讴歌的无畏勇者,为了廉价的爱与正义慷慨葬身龙腹。


“你!”年迈的国王险些再度被气晕过去,他恍惚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国家的君主,无论是他的小女儿还是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都似乎在以挑战他的权威为乐趣。而正当国王想要命令卫兵给这个狂妄的年轻人一点小小的教训时,那个看上去更为沉默寡言的胞弟开口说出的话让老国王觉得自己遇上的这个佣兵团可能正在做慈善。


“我们只要一张大陆自由通行许可证。”


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大陆通行证虽然珍贵,但对于王国来说几乎不需要什么成本,何况无论是一张通行证还是稀世的珍宝,都是无法与他的小女儿相提并论的。


交易的达成是毋庸置疑的,国王给佣兵团一晚的时间准备,天亮之前他们要回到王宫执行卷轴上的计划。


“雷狮老大,你真的要按那个什么大祭司的计划来嘛?”


刚走出大厅佩利就忍不住开了口,他刚才稍微瞥见了点卷轴上的文字,那上面的计划在他看来荒唐至极,他原本以为自家老大会直接撕了那张卷轴然后带着他们跟那个老头干一架,害得他还在一旁暗自兴奋了好久。


“佩利,老大有自己的想法,我要是你我就选择乖乖听老大安排,我们可是要去屠龙。”帕洛斯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在佣兵团里就是个饲养员,这只心思单纯的大型犬总是能让他有操不完的心。


“对哦!我们是去屠龙的,不怕没架打!(*°∀°)”


“唉……”


事实证明帕洛斯的饲养员生涯一时半会是结束不了的。


第二天清晨王国内就举行了盛大的祭祀仪式,穿戴整齐的士兵列队从王城一路行进至边郊,绣着玫瑰与重剑的图腾旗伴随马蹄踏破泥土的声响在空中飘扬。身着龙斗士服饰的壮汉扛着圆木架起皮艇走上用干燥后的五味子铺就成的小路,猩红的果实被厚重的毛毡鞋踩进覆了积雪的泥土里,道路两旁聚集着挎着花篮的老妇,生了厚茧的手伸进篮子,抓起一捧鲜艳的花瓣洒向被托举的皮艇。


狭长的皮艇里安静的躺着一位美丽的人类少女,细长的眼睫微阖着,看不清她拥有怎样迷人的瞳色,柔顺的黑发散在肩上,在冬日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称托出她肤色的白皙。出行之前似乎有人为她单薄的嘴唇涂上了红润的膏脂,那与洒落在纯白长裙上的花瓣相互映衬的鲜艳色泽让少女看上去不像是要被剥夺性命的祭品,反倒更像是即将出嫁的新娘。


行进的终点是城郊的镜湖,清澈的湖水宛若一只远古巨兽在地下睁开的眼睛,无论多冷的寒冬这里的湖水都不会冻结。


承载少女的皮艇被放置在湖面,随着撑船竿用力一推,狭长的小艇晃晃悠悠飘向湖心,然后列队的士兵用长枪敲击地面高声唱起了记载于古书里的唤龙歌。


【从前没有时间 没有土地 万物混沌 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①


悠扬的歌声将古老的唱词回荡于高空,连太阳似乎都失去了温暖的热度,厚重的云开始在空中连结成片,然后呼啸的风便穿过群山遍野,如期而来。


龙来了。


矫健身姿伴随震破苍穹的怒吼出现在城郊上空,生着漆黑鳞甲的龙翼只是舒展开来就让整片湖水失去了透亮的光泽,在马匹受惊的嘶鸣与百姓惶恐的呼喊中,黑色的恶龙掠过水面,尖利的钩爪抓起承载少女的皮艇,身后龙翼奋力一振升上半空,扬颈吼出一声龙啸,恶龙扇动翅膀带着少女离开了人们的视线。


“愿神的祝福与你同在。”


王城里安莉洁看着水晶里映射出的恶龙默默祈祷,在她身后,一丝若有若无的香甜气息在空气中弥散。


————


雷狮有一点郁闷。


云端飞行并没有童话书里写的那般浪漫,事实上他现在被扑面而来的干冷空气吹得睁不开眼,而那头传说中的幻想种似乎并没有丝毫的体贴之心,尖利的龙爪穿透了皮艇刺进了雷狮的腰间,超高速飞行的寒风与失血带来的体温下降让雷狮的肢体有些僵硬。


或许还没被带到龙穴自己就要死在这路上。


就在年轻的佣兵团长正唏嘘自己即将穿着女装挂在天上的传奇人生,两道细长的光芒一闪而过打在恶龙的后腿上,那是两柄异色长剑,锐利的剑刃竟然破开了恶龙的鳞甲刺进体内,吃痛的恶龙下意识的松开后爪,承载着雷狮的皮艇就这么从龙爪中脱落。恶龙不甘的在空中盘旋一阵,似乎在顾忌着什么,随后怒吼一声振翅离去。


好嘛,现在他不用被冻死了,这高度摔下去他连骨头都剩不了几根。


正当雷狮扯着身上厚重的长裙像做点最后的挣扎,方才打向恶龙的黄蓝剑光再度闪过,一个身影踏着冰蓝的剑身飞至半空,一个横抱,接住了正在极速下落的年轻佣兵团长。


然后一个清爽温和的声音穿过风声传进雷狮耳中。


“您还好吗,美丽的小姐。”


——————tbc————

①有木有小可爱猜出来这次的脑洞的背景来源呀(›´ω`‹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