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 (15)
亦语悠然
赞 (15)

样式

2018-05-17 00:02:022410 字0 条评论

【云亮/信白】Waiting(1)

来自连载 【云亮/信白】Waiting

李白:韩信,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

韩信:别闹,这是我送给亮亮的礼物。

诸葛亮:情商跟不上智商,智商常年欠费的离我远点。

黑云压城城欲摧。


密布的乌云从来是肃杀最好的陪衬,昏沉沉的天空让燃火的郊野别墅看上去越显狰狞。燃烧的爆裂声、别墅内凄惨的哀号与尖叫声,一声一声的传入诸葛亮的耳中,手指轻扣着方向盘,有些微微的出神。


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一场大火让他从此孤身一人,十年之后,他亲手燃着了这场复仇的火,但心中却并不如所想的那般畅快。


手机铃声适时的响起,是大乔打来的电话。


“大乔姐。”


“我的小天才,你那边的事儿解决完了吗?”电话里传来大乔温和的声音,如银铃一般,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我向来守时,不然大乔姐也不会现在打电话过来了。”


“确实是这样。”大乔坐直了身子看了一眼挂在办公室内的挂钟,“那么,守时的小天才,不要忘记了三个小时以后就是你的FANS见面会,在那之前你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准备。”


“嗯。”应了一声,随手挂了电话,再度转头看着依旧在燃烧着的别墅,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最终还是扔下手机发动了车子。


自己记了十年的仇与怨,也就此画下句号吧。


三个月后。


“今天竟然邀请我来做你公演的嘉宾,亮亮,你不怕我喧宾夺主,抢了你的风头吗?”休息室内,李白手指缠绕着额前的刘海笑看着正在卸妆的诸葛亮,“你只是娱乐圈的新晋偶像,而我可是娱乐圈公认的权威啊。”


“有娱乐圈的权威做我的陪衬,我今晚的公演才会那么热闹。”斜睨了李白一眼,诸葛亮轻哼到。


“那倒是,谁让我要颜值有颜值,要演技有演技呢,今晚一过只怕亮亮你的迷弟迷妹们就要拜倒在本影帝的西装裤下了。”


“早就和你说过自恋是种病,得治,韩信没有给你吃药吗,还是他克扣了你的药自己吃了?”


“什么药?寡人无疾。”李白搭手撑了额头,摆出了一副我不屑与你争的表情。


一旁的大大乔无奈地看着拌嘴的两人,幽幽叹了口气。

十年前家中变故,诸葛亮便被韩信的父母收养,本就比同龄人成熟一些的小诸葛亮更是变得少言少语,幸好当时有李白和韩信这两人……厚着脸的缠着小小的诸葛亮。即便是现在,两人不时还会嘚瑟的和诸葛亮自夸,说要不是他们俩,不知道现在的诸葛亮会不会长成什么报复社会的性格。    


诸葛亮虽然刚成年,但顶着天才名号的他却已经早早的修完了学业,本打算帮助韩信的父母打理家业,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李白,连哄带骗死缠烂打外加韩信的煽风点火……就这么被拐进了娱乐圈。凭借着隽秀的外表和清冷的嗓音,虽刚出道不久,人气却大有直逼娱乐圈第一人李白的趋势。


而今天正是诸葛亮是成年的生日,公演便是公司安排与FANS一起度过的。不过说到生日……大概诸葛亮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比他自己记的清楚。


“你们俩,差不多就得了。”大乔敲了敲桌子,“帮你们推了FANS见面会可不是让你们俩来斗嘴的,再不收拾一会儿晚了宴会,韩叔叔和韩阿姨问起来,你们俩自己应付去吧。”


这话一出,倒是让两人乖乖闭了嘴。倒不是说韩信的父母有多可怕,相反的二人倒可以用和蔼来形容……只是怕这种事,有的时候真是毫无由来。


“嘿,大明星就是不一样,人气高了,架子也就大了,让大家等了那么久。”三人的到达宴会大厅的时候,里面已经熙熙攘攘了,侍者刚引了三人入场,便有人嬉笑着搭上了李白的肩。


“今天亮亮最大,能等着被亮亮‘临幸’,韩信你就知足吧。”冷哼一声,反手照韩信脑袋就是一把掌。


“李白你居然打我。”韩信捂着被打的地方,可怜兮兮的看着李白,“你到底是谁家的!”


“嘿,你的脑袋自己撞上了我的手,凭什么说我打你?”双手环胸,微仰了头看着韩信,“装模作样那一套可以省省了,你以为还是小时候?”


“也不知道小时候谁最吃韩信这一套。”


“两个冤家。”


不留情面的,看戏二人组凉凉开口。


不等李白反驳,诸葛亮已经被韩信的父母叫走了……大乔也去寻自家妹妹了, 只剩一口气憋着的李白瞪的韩信十分无辜。


当初诸葛家在上流社会中也是十分有名的存在,直到家中变故,诸葛家的产业旁落。不过诸葛亮这个人太过耀眼,年纪不大,却已经有不少荣誉在身,羡慕他的人有,赞许他的人有,视他为眼中钉的自然也有。


既是为他准备的生日宴会,那这场宴会名义上的主角自然是他,脸上挂着公式化的表情游刃有余的交谈于众人之中。李白曾经就打趣诸葛亮,说他若是做个律师,那大概这世界上就没有他赢不了的官司。


“每一次宴会都要看到一次那些人的恶心的嘴脸。”二楼的走廊上,李白端着一杯酒倚在韩信的身旁,冷冷的注视着大厅中的人,“诶,现在和亮亮说话的那个人我们前一段时间是不是见过?”


“嗯?谁啊?”听到李白的问话,韩信终于舍得把目光从身旁人的身上移开,勉强看了一眼,“哦,那个老头啊,我记得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是当初想要从亮亮家的家业中分一杯羹的时候吧?太久了,记不清了。”


“似乎,是有那么回事儿。你不在的时候,还带着他女儿来过,想给亮亮‘牵姻缘’,结果听说他那闺女和亮亮相处没几天,就差点儿去自杀……如今又这样贴上来……还真是。”


“诶,我以为你在娱乐圈见的多了。”


“那倒是,看到那些人谄媚巴结的嘴脸,倒也蛮有意思的。”李白点了点头,不予置否。


“诶,亮亮差不多该不耐烦了吧,你下去叫他,我为他准备了特别的生日礼物。”


“韩信,到底是什么值得你神神秘秘的。”站在韩信的别墅门口,诸葛亮拖住了人满脸不悦。虽然二人让他提前摆脱了那无聊至极的生日宴会,但从刚才到现在,韩信一直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问李白吧,后者也是一副别问我我不知道的样子。


“别着急嘛。”韩信抬手,安抚般的拍了拍诸葛亮的头,“总归不会害你不是。”


“认识你那么多年,我还真不相信你会做什么好事儿。”

进了门,韩信领着二人直奔书房。


书房内,一个小小的身影蹲坐在偌大的书桌旁,一条一指粗的铁链锁在了小人儿的脚腕上,另一端则被连接在了书桌上,见到三人进来,小小的人儿慌忙起身,怯生生的看着,身上的长风衣明显是韩信的,将人儿的身子衬的很是单薄。


“哟,韩信,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兴趣。”见此情景,李白挑了挑眉望着韩信。


“哪能啊,我的心里可是只有你。”韩信笑嘻嘻地搭上李白的肩,指了指眼前的人,“他啊,就是我送给亮亮十八岁的成年礼物,诶,别太感激我哟。”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