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 (21)

样式

【安雷】骑士与魔女(1)

来自连载 【安雷】骑士与魔女

安雷,安雷,安雷

垃圾雷安杂食写手写安雷注意。

偶尔也可以肖想一下大猫猫雷总嘛。

骑士安×魔女(?)狮

以前打的有多激烈现在也就有多激烈(♂)

OK?

那是多少年前的雨夜,已经记不清了。

雨势不大却格外连绵,对于当时的安迷修来说,那雨说是凄寒入骨也不为过。

他披着黑色的披风,上面密密麻麻都是血迹,圣光灼烧与剑撕裂的痕迹。他像个亡魂一样在雨幕中游荡,雨幕之外的万千灯火,仿佛都和他没有关系。

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啊?那些灯火,那些平凡人安慰而幸福的生活,都是他用怀中的凝晶和流炎一点一点挣回来的啊。

但是没有人知道。

人们只知道守护他们的是那光明的教会和全知全能的神。


【即使这样也要为这些人们而战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啊。


像是幻听一样,他又听到了那些细密的交谈声,与雨声重叠,如同追随他灵魂的梦魇。


“——他身上流着吸血鬼的肮脏血液,他欺骗了我们所有人,他欺骗了上帝和已逝去的英灵,一定要剿灭他,不然教廷颜面何在——”


安迷修抱紧了怀里用黑布包裹着的双剑,即使到了最后一刻他也没有打算伤害任何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穿过那层层的金色光环,他就是想把自己的剑拿回来。

他们都说那是至高无上的圣剑,由至高无上的神赏赐给世人。可安迷修知道,那是他自己的剑。

他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任何人,可这话他说了千百遍,没有人相信。

有人发出急促的惊呼,打乱了圣徒的吟唱,但那时他什么都听不见,他只是对着最高处的那两把剑,伸出手。

而作为抢出圣剑的代价,一把纯银的十字架插在他的胸口。

【好痛啊——好痛啊——】

身体里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这样哀鸣。

自己不是吸血鬼吧?安迷修仍然抱有着这样的幻想。即使被纯银的十字架插入胸口,不也照样没有死去吗?

【可是真的好痛啊——】

“他就在这里,快追——”

嘈杂的声音和即使在雨里也不会熄灭的火把越来越尽量,原来不是幻听啊,安迷修后知后觉的笑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可能是因为平时一直在笑一直在笑,现在即使伤心也无力做出其他有情绪特点的表情了。

他低头看了看胸口,十字架上被附加了“撕裂”的属性,所以伤口一直到现在都在蜿蜒着血迹,在地面上留下雨水短时间也无法冲洗完全的痕迹。


这是被追上的原因吗?

有点不甘心啊,要是雨再大点就好了。

安迷修继续浑浑噩噩的向前走着,但他的灵魂已经无力到在泥泞的地上爬行。灵魂和肉体直接好像被什么看不见的联系支撑着。

但这联系好像随时都会消失。

直到他撞上一个人。

沉闷的雷声在云层里轰鸣着,一瞬间那雷霆撕裂重重黑暗阻隔,绽放出万千华光。

那白昼一样的光芒照亮了面前人的身影。

他的死对头,魔女雷狮这样说:


“早上好。”


这熟悉的微微沙哑的声音响起时,正好和走马灯一样的回忆相重合,安迷修正在擦拭他的佩剑,黄色与蓝色的华光倒映在光洁的地面上,像是宝石或者是薄凉月色。

早上?

他闻言看向窗外,此时天地间被雨幕覆盖,淅淅沥沥的连绵雨声和着潮湿树木的气息,穿过屋庭席卷而来。

怎么看都不像是早晨吧?


然后他扭头,看向床上他醒来的爱人。那双锐利的紫眸这个时候还酝酿着些许水汽,伴随着雷狮歪头打哈欠的动作微微眯起,雪白尖利的虎牙,微微卷起的粉红的舌,显得欺骗性的可爱。

白皙而线条优美的身体随着这个动作伸展开来,安迷修的视线追随人鱼线没入层层被褥之下,然后一抬眼撞上了雷狮的视线,后知后觉的害羞了起来。

雷狮心说这个人真是有意思,明明床单都滚了几年了,还是脸皮薄的要命会在这种微不足道的地方害羞。他心情愉悦,唇角勾起:“我饿了。”

黑色的毛茸茸的尾巴从被子里伸了出来,随着雷狮呼吸的频率一下一下的打着被面。


顺便一提,正义的惩戒骑士安迷修的爱人,是个魔女。虽然性别为男,但骨子里确确实实继承了恶劣的魔女血液。所以在安迷修还是圣殿骑士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说是光明与黑暗都不太合适,那简直就是你拿一大杯水,哗啦一下全到到浓硫酸里。

自己粉身碎骨消散如烟不说,还偏偏要搞的四周也是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所以安迷修因为雷狮背上添过几道伤痕,雷狮又因为安迷修率领的讨伐吐过几次血开大,这些陈年旧事我们都不在这里一一细说。

时间会让一切消逝,只能说这是真理。


总之这两个人最终还是搞上了床搞到了一起,过上了没羞没躁的婚后生活。

这事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恶”与“恶”的象征同流合污,遭到光明的极力追讨。但好在魔女的生命漫长的很,吸血鬼也是号称无尽的存在,两个人一直熬一直熬,终于把教廷熬解散了。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这个世界上出生就具有特殊能力的人越发的少了。失去了圣子来源的教廷就像将行就木的老人,逐渐从内部崩塌。


现在这世界的夜晚,是适合狂欢的时间。


所以“惩戒骑士”安迷修,要在夜晚出去工作了。

身为黑暗规划黑暗。


“我饿了。”雷狮这样抱怨到。

但是魔女是不需要食物的。

于是安迷修只好走过去,和他交换了一个早安吻做完每天雷狮例行的早餐。

唇瓣和唇瓣摩擦,妄图一触即离,但雷狮伸手搂住了安迷修的脖子,用一个不算小的力气把他像下压,毛茸茸的尾巴顺势而上,缠上了安迷修撑在床上的手腕。他叼住安迷修的下唇,像吃东西一样舔咬缠绵,然后伸出舌头,舔舐安迷修的唇缝。

雷狮在接吻的时候不闭眼,此时他像紧盯着猎物的大型猫科动物一样,眼神里透露出一个意思:

伸舌头啊傻叉!

安迷修尴尬的不行,他挣开了雷狮的禁锢,权衡再三“不行吧雷狮……昨天晚上我做的有点过了……要不你先歇一天?”

“蛤?”

雷狮愣了一下,然后尾巴就结结实实的抽在了安迷修的腰上。

“你倒是想的挺美。最近城里不太太平,这一片来了不少厉害角色,你这么傻,万一被人套了麻袋一闷棍拖进小巷子里了怎么办?”

安迷修:“…………”

“来来来我给你加个祝福。”雷狮觉得安迷修这个智障样子实在是好玩的打紧,于是他张开嘴,舌尖舔过唇瓣,邀请意味十足。

安迷修觉得这不太靠谱。

他以前也不是没有收到过祝福,有在教廷里行着骑士礼听着空灵的吟唱 ,也有被拯救的人带来最艳丽的花送给他祝福。

但是雷狮这种,一副“来啊造作啊”的神情,作为祝福来说也太新颖有创意了吧?

“怎么?不相信我一魔女会教廷的神圣魔法?”

看出了安迷修的犹豫,雷狮问到。

“不相信拉倒,要滚快滚。”

俨然是一副生了气的样子。

气呼呼的卷起被子躺回床上,只留下尾巴在外边生气的左右摆动,可爱的安迷修心跳直逼一百二。

“怎么会。”

他低下头,和雷狮结结实实的吻了一个唇舌交错的早安吻,然后看着雷狮两颊的红晕微笑。



“在下可是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

上一章 【安雷】骑士与魔女 下一章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