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all金主瑞金】霸道吸血鬼爱上我(40)

来自连载 【all金主瑞金】霸道吸血鬼爱上我

终于卡出来了,不容易不容易。

  金是小镇上最受欢迎的孩子,他有爸爸也有妈妈,一家人在镇上过着富足的生活。镇上所有的孩子都愿意跟金玩,他们不会争吵且友善,周围的大人们也不会因为他们太过吵闹而斥责他们,无论金走到哪总有人会低下头来问他渴不渴饿不饿需要些什么。

  这里没有犯罪,也没有战争,甚至没有天灾也没有疾病。每个人都诚信友善,没有人因为贫穷而困恼,也没有人因为战争与疾病失去亲人,每个人每天都会洋溢着笑容,他们每天都很快乐。

  金并不讨厌他们,他只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每天每个人都觉得这么开心。仿佛他们天生就是为幸福而生的,除却快乐他们感受不到任何其他情绪的存在。

  金久而久之产生疑惑,他开始察觉到这个世界的不正确性,虽然在他的记忆里并没有对于这个世界的其他记忆。当他开始产生疑惑的时候他就会下意识地去寻找答案。

  所以在他成年的这天他不顾所有人的阻止踏上了探索世界边界旅程。但是这趟旅程在刚起航的时候就结束了。

  城镇的四周都高高的城墙围住了,金骑着马贴着墙沿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出去通向外界的门,这里是封死的,无论封住的地界多么宽广都无法否定这一点。

  他突然意识到,他只是一只笼中鸟,他被囚禁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也不知道从哪可以出去。金消沉了一段时间,无论周围的人如何跟他说话他也不予理会,他没有将城墙的事告诉其他人。他害怕他们跟他一样害怕,更害怕他们根本不会害怕。

  像是要逗乐金一样,镇上突然举行了盛大的庆典。各式各样的小丑在街上游荡起来,它们的脸上画着有着巨大笑容的香肠嘴,或高或矮或胖或瘦,动作滑稽可笑,镇子上充满了欢声笑语。

  母亲又一次敲响金的房门:“今天镇上举办了庆典,你应该出来看看,大家都非常的开心。”金没有回应,母亲在金的房间前微笑着站立了一会儿:“好吧,你要是不想去也没有关系的。”

  门被打开了,金站在房间里,门缝里露出他半张面孔:“我去。”

  金极力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消沉,他笑着融入人群当中,所有人都在欢呼金的病终于康复了。一个小丑踩着高跷,他看起来异常的瘦长,来到金面前时他摘下头上异常滑稽的小帽子,对着金鞠了一躬。即便如此,金依然需要仰头才能看见他的面容。

  金:“你是我见过最高的人了小丑先生,这世上还有比你更高的人吗?”

  小丑颇为自豪地挺直了身躯:“当然没有啦,如你所说我是这世上最高的存在。”

  “能有多高呢?能摸到我家二楼的阳台吗?”

  “这易如反掌。”

  “能有多高呢?能够到大树的树顶吗?”

  “这也十分的轻松。”

  金撅起了嘴:“这不公平,为什么你那么高,而我却这么矮小,我也希望自己是世上最高的人。”

  小丑手足无措起来,他可不希望引得金不开心。

  “这样吧,你让我坐在你的肩上,这样我就是世界上最高的人了。”

  小丑听闻此言先是拒绝,后来看着金一副不给坐就哭给你看的架势上勉强答应了他的请求。在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目光中,金坐上了小丑的肩膀,小丑双手小心翼翼地护着他,一动也不敢动。

  “快走起来,让我看看最高的人走起来的视野究竟是什么样子的。”金指挥着小丑顺着一条小道一直走,不一会儿他们就走到城墙边缘。

  小丑看见城墙的那一瞬间变了脸色,他下意识地想要离开,金却在他身上站起身来纵身跃了出去。

  金从未放弃过离开的念头,即使是粉身碎骨他也要出去看一眼。

  墙外头是什么样子的呢?金对此充满幻想,恐惧与期待充斥了整个身躯,他不顾一切地抓住城墙的顶端,攀爬着站在了城墙上。风吹乱了他的发丝,墙的外面是一条旋转往上的阶梯,天空是漆黑的一片,无数繁星闪耀其中。

  整个小镇是悬浮着的,与小镇一起悬浮的还有无数杂乱无章的东西。它们往往是固定不动的,只有金形成了一些气流时它们才会滚动起来。

  金想起来了,他什么都想起来了。像是一个噩梦被惊醒,他大步走上阶梯一直走到阶梯的尽头。

  黑金不在了,金愣愣地站在阶梯的尽头,看着无尽的黑暗他仿佛感受到了死一般的空虚。

  “你在哪!”金对着虚空大喊,“你快出来啊!”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语,金喊着喊着失去了力气,他跪倒在台阶上蜷缩成一团。他想起来了,黑金是怎么出现的。

  年幼的金住在大大的城堡里,除了每天必须的进食以外他有着太多太多的时间了。起初他将这些时间用来探索这个城堡的隐秘角落,但是很快熟悉了整个城堡他变得无所事事起来,他开始好奇城堡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

  他开始收集无意飘进来的花瓣、树叶,甚至连雨水雪花这些东西都不放过。然后突然有一天,金张开嘴,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他突然发觉自己说不话来了。

  不是哑了,而是太久没有交流忘记了自己的语言。金惊恐地扣住自己的脖子,他照着镜子想要看看自己的脖子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然而什么都没有,金将白皙的脖子抓得通红,却依然说不出完整的话语来。

  他感到恐慌,这种恐慌比姐姐离开的第一个晚上更加剧烈。他蜷缩着坐在镜子面前,半张脸都埋在手臂里,他看着镜子一动不动,他开始幻想镜子里的人不是他的影子,而是个真正的人。

  勇敢可靠,面对一切都游刃有余,最重要的是,他能给予我依靠与拥抱。

  镜子里的人活了,他有着白色的头发与红色的眼睛。他常常会微笑着呼唤金的名字,他重新教会了金说话。金很高兴有了这样一位朋友,尽管他们的样貌是如此的相近,但是他们确实是完全不同的存在。金也从未思考为什么这个人出现的如此突兀,在金的眼里,他是他最好的朋友。

  期初黑金还只能被困在镜子里,金每天都会花上半天的时间与他讲述今天在窗户看见的东西。他们每天都很快乐,城堡里回荡着他们孤单的笑声。但是金开始不满足起来,他不满足黑金只能呆在这面无法移动的镜子里。

  于是第二天,黑金开始可以自由移动了。金属的餐具上,反光的花瓶上,甚至连水杯里都倒映着黑金的模样。黑金像是金的影子,无论金走到哪里他都能跟着。

  金捧着水杯,很高兴得带着他最好的朋友来到窗前听外面的树叶沙沙作响。他们在走廊里疯跑,玩着刺激的捉迷藏游戏。他们甚至一起用餐,黑金比金想象中更加喜欢血液的味道。

  但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金渐渐地淡忘了黑金的存在呢?

  金突然明白了,这里是他记忆的遗忘区,被遗忘的黑金在这里掌管着他遗失的记忆,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两人共同拥有的财富。他在这里待了多久?一年?还是两年?或是更久?

  金无法想象当初黑金是用如何的心情跟自己介绍这里的,那么现在呢?自己被黑金遗忘在这里了吗?

  金呆呆地望着耀眼的星空,他第一次觉得黑夜是如此的刺眼。

  

  黑金将金藏在这里并不是因为他选择遗弃,而是这里是他的家,他将金放在家里,如同以前那些金一同遗失的珍宝一起小心收好。在他的记忆里,金是那么的脆弱幼小,他是金勇敢的保护者。

  黑金站在金的面前,金抬起头也看向了对方。

  “对不起。”金轻声说道,“我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这么久的。”

  黑金冷漠的面孔突然微笑起来,一如既往地温和:“该说对不起的是我。”遗忘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只有将一些事情放下才能慢慢地向前走。黑金突然想明白了,那些他珍藏的并不是什么宝物,而是本就该丢弃的无趣之物。他执拗地认为金依然应该像以前一样需要他的保护,他不断地努力,不愿意泯灭,只不过是他的固执与恐惧罢了。

  黑金坐在金的旁边,他握住他的手,他们如此相似却又如此与众不同。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希望能再回到从前,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候。”黑金握紧了金的手掌,后又松开,“你能跟我讲讲你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吗?就像以前一样。”

  金轻轻地回答:“好啊。”尽管这个世界本就由黑金所创造,关心金的他清楚地知道对方的一切行动。但是黑金仍然听得很认真,他时不时还会插上两句,两人的笑声像是从前那般清脆又欢快。

  “金,你想不想再玩一次躲猫猫?”黑金朝着金眨了眨眼睛。

  “在这里?”

  “是啊,你闭上眼睛数十声然后就来找我好不好?”黑金笑着捏了捏金的手掌,“就像以前那样。”

  金看着黑金,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别的什么东西。黑金笑着又捏了捏他的掌心,像是催促似的。

  “好啊。”金轻轻地回答。

  “十、”金闭上眼睛慢慢地倒数起来。

“九、八、”黑金松开了与金紧握着的手。

  “七、六、”黑金撩开金的额发,在他的额头留下了一个吻。

  “五、四、”金依然闭着眼睛,慢慢地倒数着,黑金的第二个吻落在了他的眼睛上。

  “三、二……”黑金凑在金的耳旁轻声说着:“这次我找到了一个绝佳的躲藏点,你肯定找不到我的。”

  金被他逗笑了,闭着眼睛催促着:“你还不躲啊,等下我一睁眼就找到你了。”

  “行吧行吧,我去躲了,你的一一定要慢一点数。”

  “……一。”缓慢而又沉重的一落下了,金慢慢睁开眼,面前的黑金已经消失不见。

  阶梯开始崩塌,中间的悬浮物无声无息地碎裂、泯灭成灰烬。沙子吹进了金的眼睛里,金抬起手想要揉揉眼睛,才发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