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 (9)

样式

【安雷安】时限一周的友

第一次写文,知道写得很烂!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以下(超烂的)

  不喜勿喷

——————————正文—————————

  “你这个连马都没有的呆头骑士,你这样根本一点都不帅……”正当艾比小姐在日常训话的时候雷狮带着卡米尔正巧路过去附近的蛋糕店时看到此情此景雷狮还是不厚道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而安迷修听到雷狮不厚道地笑他当然受不起这口气转身向雷狮走去不满地说道“恶党,怎么了又来找艾比小姐的麻烦吗?”

  “哈,我说安迷修你也真是孩子气呀,不过是笑一下你也要找我的茬。今天卡米尔生日我可没闲工夫和你纠缠”雷狮边看向在旁等候的卡米尔脸上满满宠溺边不耐烦地回答道

  “这……”安迷修被说得有些无言以对便也不再纠缠,转而继续接受艾比小姐的训话。

  但艾比小姐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路边一棵奇异的果树上

  “怎么了,艾比小姐,这棵果树有什么问题吗?”安迷修试探性地问道

  艾比小姐小姐听了不由嘴角上扬,心里已打好了她整人的小算盘,说“没有,只是想到以前爷爷给我讲过一个故事,里面的男生吃了这种果树上的果子后变得十分有骑士风范吸引了许多女生呢?你也试试呗,说不定真能让你不那么恶心帅呦。”

  安迷修虽然不迷信但还是有些心动的但心想自己不能依赖别的什么不付出努力就得到回报,这是违背他的骑士道的。一口拒绝了艾比小姐

  玩意丧志的艾比小姐一听感到十分不爽抡起一个果子就是往安迷修嘴里送气愤地说“给你吃你就吃吧”

  安迷修不得不咽下这口果子,他心想:这果子口感不错,就是有点涩……不对怎么好像还有点晕。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晕倒了

  而看到全过程的呆毛姐弟又使出了他们的绝活——逃跑

  跟在姐姐后逃的埃米问“姐,这难道不是普通的野果吗,他怎么会晕呢?还有我们爷爷哪说过这种童话故事呀!”

  “那都是我忽悠他的啦,我哪知道那野果那么奇,先别管这么多了,这可是凹凸大赛,有什么bug果实都正常,到时等他醒来怕是真六亲不认,直接砍人了吧。”

  “行,老姐你说得都对。”埃米也只得认命跟着一起跑下去

  而另一边,正从蛋糕店走出的雷狮与卡米尔看到了晕倒在地的安迷修。

 雷狮一脚踩在安迷修脸上雷狮向安迷修走去,让身旁的卡米尔先回去

  而卡米尔看着安迷修身旁的果实若有所思说“大哥,这果子有问题,还是谨慎点为好,吃了果子的安迷修怕是……”

  卡米尔还没说完雷狮便示意让他停下说“不用想那么多,我自有我的打算,而且这不也挺有趣的,或许能久违地打个痛快了”

  卡米尔虽然担心但看到雷狮那认真的眼神便也明了自己阻止不了他,只能先回去了

    雷狮看着躺着地上的安迷修有苏醒的征兆便靠近他并毫不留情地赏了他几个耳光,看到安迷修眼睛猛地一眨雷狮像是放心了一般,嘴角微微上扬“安迷修,既然没事就快站起来吧!”

   而对过去的却是安迷修一脸痴汉的表情爱慕的眼神,等雷狮意识到时眼前这位已经反过来扑倒他并使劲地抱住他嗅着独属于他的气味。

  “哈,你在干什么?平时不是一见我冲我句恶党,与我争锋相对吗?”

  “恶党?但是我喜欢你耶,怎么会伤害你呢”安迷修眼里闪过些许的疑惑又坚定地回道

  雷狮被这措不及防的告白不免有些慌张,脸也是涨红了“总之,先起来吧,保持这个姿势怪怪的”

  安迷修似乎也意识到了,忙从雷狮身上起来并像个少女一般娇羞起来问“那接下来去哪呢?”

  雷狮虽然脑子里一团糟但还是不忘应该找海盗团里的其他成员一起商量下便说“先去我们海盗团的基地吧”但说出口后雷狮才想到不对,安迷修一直是他们海盗团的死对头,怎么能就这么轻易地把他带到他们的秘密基地

  雷狮只得改口“算了,还是来我家吧”

  “哎,那个我还没准备好呢?”安迷修更加害羞起来眼睛一闪一闪地看向雷狮

  至于雷狮看着这样的少女安表示十分不习惯,但习惯了横行霸道的海盗头子怎么会管他什么儿女情长,只是像以往一样自由地按着自己的步调自顾自往前走去

  可安迷修才刚从昏迷中惊醒又进入了安哥的少女模式表示完全跟不上雷狮的步调只能小跑着并抓住雷狮的衣角

  而感到一颤的雷狮猛然转头看到这样因小跑而小喘着的安迷修感到可爱想艹感到些许无奈“你是鶸吗?这都跟不上,手抓牢了”说着雷狮将手向安迷修伸去

  “哎?!”

  “给你3秒,不要就算了”

  闻声安迷修赶紧用双手紧握住他的手,并得意笑着说“抓到了,嘿嘿嘿”

  雷狮只是转过身将他的手抓得更紧冷冷地说了句“走了”

  “嗯”

 通话来电:卡米尔

  [接受]

 “大哥,别再管安迷修了吧!我查到了那种果子会让吃下果子的人逆转他们的爱恨对象。”

  雷狮听后若有所思地回答道“太迟了,他已经醒了,现在情况有点复杂,先到我家再聊吧”

  [挂断]

  “怎么了吗?”安迷修好奇地问道

  雷狮看着眼前这样热情的安迷修心里却烦躁了起来“没什么,总之先跟我走”

  [到家了]

  卡米尔也马上来了,并马上切入了正题

 (一堆解释说明)

  雷狮有些烦躁“卡米尔,长话短说吧,多久才能恢复?”

  卡米尔似乎也察觉到了雷狮的烦躁简明地回答道“一周吧”

  “好,今天也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有事再找我吧”

  而目睹了全程的安迷修弱弱地问了句“我要睡哪呀?”

  “还能哪?睡沙发呀不然你是想睡地板也是可以的”雷狮表示对这个安3岁超级没辙

  “可是我想睡……你!”

  “不行怎么说也是我睡你吧

就寝后……

  “雷狮,我没有我的小马抱枕我睡不着”

  “雷狮,陪我去厕所吧”

  “雷狮……”

  “烦死了怎么这么多事,说”

  “雷狮,能当我的马吗?”

  “哈,你是不想活了吗?让我做你的马?”雷狮气得有些漏电

  “不是的,我是说能代替我的小马抱枕和我睡觉吗?没有它我真的不习惯”安迷修说着说着感觉像要哭了一样,十分委屈

  “好吧,否则感觉会更麻烦”雷狮有些无奈

  说罢,安迷修赶忙钻进雷狮的被窝里并一个熊抱过去却被雷狮挡住

  “我可没答应你可以抱着我睡”

  “那……至少能牵手吗”

  “随便你吧”

  “嗯”安迷修笑着握住了雷狮的手,雷狮也不再抵制,慢慢接受了

   就这样雷狮过着每天带娃的一周,最后一天的晚上安迷修按照惯例钻进雷狮的被窝里,雷狮问道“为什么不把你的小马抱枕带来呢?”

  安迷修很坦率说“这样我就没有理由睡你了呀!”

  “嗯,今天我就答应你吧”

  “哎,什么”

  “你不是想抱着我睡吗,我答应你”雷狮有些少见地有些娇羞,只是屋里已经熄灯了已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嗯!!!”安迷修有些激动赶忙一个熊抱过去,雷狮倒也不讨厌只是觉得有些束手束脚的,不免有些不爽便也反过去回抱向安迷修

  那天晚上雷狮做了一个梦:那是一个安迷修在抱住他时用他的双剑刺死自己的梦。从梦里惊醒的雷狮看向身旁的安迷修正睡得安稳,而他又怎么睡得着呢?便早早从床上爬起,并一次次地告诉自己:醒后,我们只能是敌。

  晚些时候,安迷修也醒了,他似乎想起了一切,拿起自己的冷热流寻向雷狮

  看到他的瞬间雷狮冷笑一声,道“呀,这不是安迷修吗?怎么你总算醒了吗?”

  安迷修顿了顿“恶党……”

  “不,雷狮。在下只想确定一件事,能告诉在下吗?”

  “说”

  “在在下中毒时照顾在下的是你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怎么样反正我一样是你心中的恶

  “如果是,我要遵循我的骑士道报恩”

  “哼,不需要”

  “雷狮,请回答在下的问题”

  “是呀,果然你永远是个孩子呀,还需要小马抱枕才睡得着,真是好笑”雷狮回道却挤不出一丝笑意

  “什……什么,才没有”安迷修有些害羞,稍稍往后退了几步。

  雷狮却越走越近,最后将安迷修逼到了墙角“呆头骑士,我不需要你报恩,相对地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恶党”

  “对我,喜欢和讨厌,二选一,你选什么?”

  “恶党?你到底怎么了”安迷修有些疑惑

  “不是说了吗?只要回答我就行了”

  “我讨厌恶党,但在恶党里有这么一个人,他明明霸道又任性,总是不听人劝,可是我喜欢他”

  “什么意思?”随之雷狮的脸上爬上两点红晕

  “我喜欢你,雷狮”安迷修十分坚定地回道,并第二次扑倒雷狮,狠狠地抱住他。并在他的脸,唇,脖颈……都留下了他的印记……

  “雷狮,这个答案你满意吗?”安迷修没了以前的绅士风范而是一脸坏笑地看向雷狮

  “完全不,还有你……骑士道是喂佩利了吗?这么猛”雷狮有些不爽地答道

  “那要做到你满意为止吗?”

  “不……不用了”

时限一周的友——朋友以上,恋人未达的过度?

                                                            END

这个寒假就皮这么一次!

不喜勿喷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