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 (11)

样式

【他的情深不寿,他的生死相随】

龙信x狐白
甜死了。

大雨滂沱,无情的冲刷着这片死寂的战场。说是战场罢,实则是往日人声熙攘的青丘。云压的很低,很低。低的触手可及,压的人喘不过气。李白确确实实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了。这副惨象,在李白和韩信眼里,当真是十八重炼狱般的可怖。

起风了。

风使得雨倾斜着刮在二人身上,冲刷着韩信溅在身上的狐血,顺着他的脸颊,滑进衣领,顺着手腕,顺落龙枪。这雨打在身上,不冷,李白韩信却觉得是能刺透骨头的冰凉。

紫发贴身,李白神情冷漠到极点,仿佛那奈何桥下的忘川之水,看得韩信心里发冷。看着。这张好看的脸和从前别无二致,只是有点不一样。他没有笑,唇角是紧绷的,他的眼睛晕着红,也是凉的令人发颤。

--

韩信静静的看着李白,目光仿佛定住了一般,看着半跪在地的狐狸,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千年之狐。韩信顿了顿,李白抬起头,忽然朝他笑了笑。

还是那般的绝代风华,狐狸笑起来,是极好看的。

如果不这么冷就好了,不这么,让人难受就好了。——可是他有什么资格呢,有什么资格呢,他是始作俑者,他是屠戮青丘的人,他的手上沾满了狐狸的血。

打雷了,不是普通的雷。

“太白……”

韩信张了张唇,一种为自己辩解的冲动,一种为自己开脱的冲动。他叫了李白一声,终究没有开口。有什么用,有什么用。错了就是错了,他有罪,他愧对李白。

韩信从未如此狼狈,无论看起来,还是他觉得。都狼狈到极点。

李白站起身,手里的剑映着冷光,足以抵过千军万马的杀意将韩信重重包围,水泄不通。

李白抬头看了看泼墨的天,这雷劫若是早一点来,他是不是就可以保住青丘。

李白歪了歪头,老友一场。终归是要听他说完话的。

“遗言?”

“十句,你听我说完。太白。”

“别叫我太白。”李白别开脸,盯着另一处,等着韩信。

“首先,我要谢谢你,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一句。”

“对不起。我始终欠你一句对不起。”

“两句。”

“当日灭你狐族,实非我愿。”

“三句。”

“还有就是...”

“四句。”

“什么?这也算?”

“五句。”

“好吧。”

“六句。”

“祝你顺利渡劫,位列仙班。”

“七句。”

“最后...”

“八句。”

“太白。”

“九句。”

“我心悦你。”

“十句。”

话刚说完,李白手中的剑已然刺破龙信的胸膛,血迅速蔓延开来。

灭族之仇,终于算是报了。

看着韩信倒下的身躯,李白的心凭空陷落了一块,世界被拉进了深深的河床里,一千年,一万年,除了他,再无人能够填平。转过身,眼中蓄着的满满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地溢出眼眶,手再无力握剑。

--

轰。

本可以轻松躲过天雷的李白生生挨了这一下。

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落下,真的很痛,可不及他亲手杀了韩信时,心疼痛的万分之一。

两道、三道、四道...十道。

临死前,李白望着天空,空中荡漾着韩信的笑颜。

“我...真是没救了啊。”

李白闭上眼睛,自顾自说到。

“重言。我多么希望,我没有心悦你。痛快地报了仇,接着好好活着,这是我多么向往的事情。”

“但...倘若要我再来一次,我也...不后悔。”

“另一个他们还深爱着,代替他们永恒着。”

是不是真的有一个平行的世界,有另一对韩信和李白,他们是永恒了,还是互相狠狠的伤害后,终归还是生离死别了呢?

李白多希望是前者。

—END— by 梅林海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