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平安京 官方已经入驻半次元啦,快来关注解锁更多吧!

秋日来临,平安京的式神们会有怎样的日常呢?是在漫天红叶之下相聚饮酒,亦或是一同出战,守护安宁?快来开启脑洞,一起写出式神们的秋日生活吧~

12.7,写作娘将为回答点赞数前3名送上招福达摩抱枕和限量版平安京巧克力!
同时还会抽3位答题的幸运小伙伴,获得平安京小福袋哦~

《决战!平安京》官方发起的“秋日祭”同人大赏站内同步进行中丰厚官周等你来赢!
详情戳>>https://bcy.net/item/detail/6617612562760466702

展开更多

我要回答
宫飒羽
绘师
想下载图片的小伙伴们可以去微博搜索宫飒羽,下载图片…

深秋,山上的红枫将秋意蔓延到晴明的小院子里。
庭院里,红叶伴着妖琴师的琴声翩翩起舞,山兔一蹦一跳的拉着一位白发女子嚷嚷着要学习红叶的舞步,其他女式神也想一起凑个热闹,一时间庭院里莺声燕语,好不热闹。
“啊啊~果然深秋的菊花酒和小姐姐的舞姿最赞啦…”妖狐紫色的外衫上的菊花熠熠生辉,尾巴和辫子都骚包的扎起了麻花辫,身前的酒杯已经空空如也。
“嗷————!!”伴随着妖狐的一声惨叫,大天狗摸摸的收回狠撸了狐狸尾巴的手,在妖狐的控诉中心情不错的拍了拍小翅膀。
不知为何旁边看着两口子互动的酒吞觉得自己有点儿亮,四千瓦的那种…独自喝着闷酒,望向庭院中那些艳丽的身姿有点尴尬的转移目光,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在女式神们的身影中,有一抹素白僵硬的身影,与周围格格不入…
茨木觉得这是他活了这么多年做的最错误的决定…由于拒绝不了青行灯给的[酒吞喜欢美丽的女子,不如你变女身将红叶比下去,将鬼王的心拉回正道。]的歪理,变成女身被山兔拉来。“噗呲——”看清那白发女子是茨木的瞬间,含在酒吞嘴里的酒终究是喷了出来…突然感觉自己觉醒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远处深藏功与名的青行灯看着眼前的庭院,在满天的红枫落叶中,轻酌一杯。

文渣轻喷٩(๑^o^๑)۶
漫画正在绘制中,预计下周肝完~
(主要想吃巧克力(๑• . •๑))

君言很沙雕ya
绘师腐女妆娘
cn:君言‖这儿君言,垃圾画手+萌新妆娘!扩列qq5911…

简体:今天的非酋阿爸依然在求SSR

没有名字_貂蝉
腐女学生党绘师
圈名,是……没名字……(沙雕取名废)🌚 微博/lof:没…

依旧在打架呢!🌚(bunigun)

这是八岐大蛇挣脱封印之后的末世,恶鬼猖獗,民不聊生,不仅仅是人间,而应该说,一切世间的秩序都荡然无存。
那是笼罩在一切生灵头顶上,一片名叫绝望的阴霾。
“哥哥,大家都不愿意离开村子。”
“嗯。”
…………
“虽然哥哥以前总是吹牛,但我知道哥哥一直都在努力,努力的变强,变得很强很强,做一只真正的天狗……呜呜……弟弟他也知道的,他真的一定知道的,他不会怪哥哥的……呜呜……”
…………
我的确只是一只弱小的鸦天狗,晴明大人还有博雅大人他们去了京都,嘱托我保护好村子,京都不在了,弟弟也不在了。
“小妹回去吧,要和叔叔他们在一起,一定不要离开村子,知道吗?
我去找晴明大人,他一定会有办法保护村子的,要等我,知道吗?
我没有吹牛,我没有……”

浅音花落泪
声控FFF团员腐女
你好,这里浅音,CP@落叶秋梦,是一个原创向画手,爱…

“不要……不要过来!”角落里,身着绿衣的少女缩在墙角。她的面前是两个比她高出一头的野怪,她现在非常害怕。
等等,害怕?
“叮!”霎时间,蒲公英飞舞,飘漫了山坡。“嘿咻,皮肤券到手啦!终于能给自己买套秋天的衣服啦!”萤草挥舞着刚刚从两个妖怪身上搜刮的皮肤券。穿上了【丹枫秋意】,萤草感到今天的平安京还是一样的美好呢。当然,除了她身后的一片血腥。

十半
写手正太FFF团员
今天吃什么呢~/翻小红书

枫叶飘落,晴明独自坐在庭院中沉思着,背影看上去如此之孤寂……
扒着门框偷看[划掉]的几只——
源博雅:晴明又在想什么?
神乐:上午他连抽了500抽,全是R。
源博雅&R级妖怪们:……

沐雨白猫
猫控
本喵的小窝:599366148 各位加一下哈 一起来玩嘛

秋は、詩的な豊作の季節である。
麦の波、とても美しいですね
前のようにいいならいいですよね?私の人形たち

非官方认证瓦尔莱塔_Ⅴ
写手腐女猫控
“浩瀚的星空与无边的未来啊,瓦尔莱塔以卑微的残躯向…

b/寒风,落叶,夕阳,共同织锦一片美好秋景。但是这样的秋,显得太过凄凉,如果想让他热闹起来,千万别忘记了,那些并肩作战的式神们,偶尔也要在战斗之后做些休息。或许,一场聚会是不错的选择,让他们放松一下,为平时有些空荡的庭院做上装饰,石桌摆上美酒佳肴。坐下来说说话也好,饮酒作乐也好,请务必在欢笑与小打小闹中度过,战斗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多少有点大,此刻请你们好好放松,我的式神们。
——感谢你们的陪伴。

白宇WHITE
大叔社畜
一位安静的美大叔。(是高仿!)

秋高气爽,枫叶似火。
酒吞童子坐在树下举起酒葫芦畅饮美酒,茨木童子在他耳边叽叽喳喳,酒吞听得不耐烦,快要暴走。
“吞啊,是谁昨天打赌输了,要十天内都修身养性,不能随便发火?”
是该死的晴明老狐狸。
“哼!我堂堂大江山鬼王,愿赌服输,从不会做失约之事,你不必旁敲侧击。”
酒吞翻了个白眼,扭头不看那笑眯眯的白发青年,只是抓着酒葫芦的鬼爪愈发地紧了。
呵呵哒。

“挚友!”
算了,随这家伙去吧。

大不了就当修炼忍耐力咯。┓( ´∀` )┏

当时的酒吞,是这样想着的。

红叶迎来了最适合她的季节,满地的枫叶衬着她的红衫,她那不经意的笑颜,“很美啊。”

秋日的太阳光很温柔,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庭院里有很多晒太阳的式神,女孩子的打闹,惬意的闲聊。妖狐霸占了晴明的石桌,眼神充满笑意的将此时的画面记下。紫水晶般眼眸带点弯弯的弧度,迷离动人,仿佛能把人吸进去。折扇优雅挥起,金色的光晕打在他的紫衣上,又是别样风采。

阳光没有凉意,樱花树影静静的映射在大家的脸庞,今天过后,又是新的挑战等待着他们。“呐呐,阴阳师大人,去不去红叶林野餐呢?”

浠煌大坏坏
绘师汉服同袍老司机
大学生作业也很多的,但是我尽量多摸鱼

在秋天的平安京
御馔津会带领大家去田野里割麦子
他们各显身手
茨木一爪子下去不仅收货了一堆小麦
而且还抓住了一只竹鼠(笑)
小松丸赶忙过来把远方亲戚领回家
九命猫在一旁蠢蠢欲动
酒吞喝着去年谷物酿的酒
拾起被秋天染红的枫叶
大天狗一个羽刃暴风
谷物都脱粒了
不像一旁的妖狐只能一个风刃割一下
兵佣将松动的土壤重新抚平
山童和觉开始将谷物研磨的更细腻
姑姑和刀妹帮忙运输整理
辉夜姬在房间里打理小竹子和万年竹
秋天到了毛发有些枯燥
荒和连连在上空看着大家的劳动进度
鸦天狗也召集群鸦一起帮忙
这吸引了犬神的雀
还有控制不住自己的以津真天和鸩
清姬和凤凰火正在商讨今天该做什么吃
吸血姬和首无一起约好在万圣节换上新装
这当然少不了跳跳哥哥和跳跳妹妹
犬夜叉和杀生丸留在神社看守
说着说着又开始了比试
判官和鬼使白正在整理账本
山兔要和孟婆一起演奏
一旁的妖琴师和小鹿男也想加入
海坊主跑到鱼塘捞了不少的鱼
夜叉和骨女比谁插的鱼多
同行的是钓鱼技术高超的惠比寿
遇见了正在鱼塘玩耍的金鱼姬
莹草正在向彼岸花请教护理之术
鬼使黑和黑童子刚刚劈柴归来
白狼和二口女正在做家务
傍晚青行灯为大家照亮夜路
红叶的舞蹈让气氛更加活跃
管狐,青蛙瓷器和两面佛也表演了精彩的杂技
络新妇也傀儡师也加入其中

食梦貘让大家进入甜蜜的梦乡

平安京的秋天,真的很温馨呢!

秋高气爽的时候,一目连大人和酒吞茨木在枫叶林里赏枫叶,品梅子酒~然后穿着秋色和服醉着秋风翩翩起舞_(:з」∠)_

wifi儿小太阳啊
写手老司机绘师
懒,只看双龙组,偶尔吃肉,偶然开车(速翻) 微博:W…

借我一场秋
只是一次感慨,平安京真是很美好。 秋天到了,天气凉了,樱子记得要搂着式神们,暖暖的,度过秋天哦。



风是微凉的。



小式神们喜欢如往日般嬉笑玩闹,伴着姑获鸟“慢一点儿”的声音,在庭院里回响。

这样很美好。

晴明这样想着,嘴角微微的勾起,眼睛弯成狐狸应有的弧度。

“葛叶啊……”玉藻前微微叹息,:“秋天到了。”

大家都知道,秋天到了,风啊,开始凉起来了。

一目连坐在庭院里,招呼着平日里跟他说过几句话的小式神们坐下:“慢一点吧……别摔着了……晴明大人要有新通知了,坐下来好好……“

他的话根本不抵用,小家伙们还是乱成一团,直到他旁边的人拉下脸来。

坏了。

荒轻咳一声,站了起来:“都给我坐下。”

正在打闹的小式神们一下安静了,小莹草的蒲公英也“咣叽”掉落在地。

“大家安静一点……”一目连赶紧跑向前去摸摸小莹草的头:“要乖一点……你们看,荒大人都生气了。”

小莹草抽抽噎噎的,把眼睛在一目连胸口蹭了蹭:“连……连大人……”

“不哭……”一目连急忙擦掉她的眼泪,拿出了事先准备已久的东西:”你看!新衣服!是晴明大人给你买的哦……别哭啦,快去姑姑那里换上新衣服吧。“

“谢谢……谢谢一目连大人!”小莹草拾起地上的小蒲公英,接过衣服,往荒那边瞟了一眼,见荒依旧阴沉个脸,又是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向姑获鸟那边跑了。

“您吓到他们了。”一目连道,淡淡的,继续去安抚那些小式神,让他们一个个的做好。

“哼……”荒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像是嘲讽。

“一目连大人!一目连大人!”

糟了。

一目连看向荒,果不其然,他的眉头又皱起来了。

“小声一点,虫师。”一目连将手比了个噤声:“荒大人不喜吵闹。”

“不喜吵闹?那为什么还要来参加呢?”虫师依旧大大咧咧,不知收敛。

荒不说话,最后淡淡道:“你不该来,这里是平安京,不是阴阳师的庭院。”

“我……”

“也是,快回去吧,虫师……”一目连招招手:“也许过一段时间,你就能到这里来了。”

“可樱子小姐很忙……”

“她不会忘记你的,放心吧。”一目连笑笑。

荒站起身:“晴明来了。”

虫师一惊,倏忽一闪,不见了。

“荒,你不用吓她,她自己会回去的。”一目连口气微责。

“不是我吓她,晴明大人来了。”荒扶着一目连的肩头,把他转过去:“你自己看。”

远远的,一目连看见了晴明的帽子,与他同行的,还有其他很多式神。

“晴明大人!”一目连急急地跑过去迎接,荒不吭声,跟在他后面。

“啊……一目连啊……”晴明笑了:“小式神们怎么样?”

“安好。”一目连答。

“一目连大人。”跟着晴明的御馔津向他点点头:“你好。“

“啊,是御馔津呐。”一目连轻轻的点头:“你也来了。”

“荒大人,您好。”御馔津看见了一目连身后的荒,微微颔首。

“嗯。”荒只是应了声。

“荒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哈哈……”御馔津笑笑。

“他平日里也就这样。”一目连看见一行人脸上皆有汗珠:“是赶过来的吧?”说完,手臂向上举:“风啊……”

清风吹过,御馔津的狐狸舒服的眯了眯眼。

回到庭院,小式神们依旧安安静静的坐着,一目连不由好奇它们为何依旧如此安静——平日里难道不应吵翻天了吗。直到后来去问姑获鸟,姑姑悄咪咪地答:

“我跟他们说,如果不听话,荒大人回来,会生气。”

“哈哈,这样的话,荒大人听见可是真会生气的。”一目连也不由得笑了起来,笑声随风飘啊飘,散入风中,不见踪影。







“好了。“晴明清清嗓子:“秋日祭,开始了。”

桌上是各种不同口味的寿司,比平日里的不知美味了多少,小式神们吵吵闹闹,抢着吃了起来,嘈杂的声音里夹杂着着姑获鸟的喊声:“别闹!别抢!那边的大天狗你也是!不许欺负小妖狐!……”

辉夜姬放了个幻境,小小的,但大家依旧迷了眼:

“真是好看啊,辉夜!“

“辉夜真是太棒了!”

小辉夜脸红红的:“谢……谢谢……”

荒看着,没有说话,看了看自己的的手心,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叹了口气。

“荒其实也想的吧?和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的。”一目连递给他一个猫掌柜做的苹果糖:”为什么不去呢?“

“……”

荒没说话,过了一会儿,轻轻地说:

“他们不会……”

“会的,一定会的。”一目连肯定道:“你的幻境也很美啊。“

“但它……冷……”荒只是这样说。

一目连不吭声了,却拉过来了御馔津,和她说了几句,御馔津点点头,随即一目连叫了起来:

“大家,可以看看荒的流星雨呀!”

“是呀是呀!也很漂亮的!”御馔津也叫了起来,灰狐狸也呜呜嗷嗷的叫。

大家的目光迅速聚了过来,落在荒身上。

“你……存心的……”荒低低的道,眉头紧皱,低低道:“愚かな……”。

“荒,为什么不可以呢?”一目连笑笑。

荒正想反辩,晴明开口了:

“如此甚好,荒,看看吧。“

一个小女孩模样的人站了起来:“看看!”

晴明笑了,向大家介绍:“这位是樱子小姐。”

“荒的流星雨,我早就有听过,现在,想亲眼看看!”

荒看向他们,竟有些像个孩子一般无措。

“试试。”一目连在他背后轻轻的说,御馔津也向他点了点头。

荒手扬起,星斗在他指尖绽放,远远的,蓝色的流星俯冲而下。

小小山兔“噢噢”地叫了起来,指着流星:“姑姑说,向流星许愿,愿望会成真!”

小式神们一听,叽里呱啦的大声许起了愿,多半是小孩子的妄想,可却很认真。

“一群傻小孩……”荒这样道,抬步走开,但一目连看见了他勾起的嘴角。

“荒大人笑了。”一目连悄悄对御馔津说,也笑了:“大概啊,以后啊,荒大人,能够真正的融入我们了吧。”

“如果是这样,那真是太好了。”御馔津摸了摸狐狸的耳朵,狐狸呜噜噜的蹭蹭她,:“不过荒大人融入群体的开端,您还真是少不了一份功劳呢!”

“不,不是我。”一目连笑着看向荒的背影:“是他自己。我知道,他实际上,还一直……向往着温暖,并不是像表面一样冷酷吧……”

御馔津歪歪脑袋:“一直向往温暖?是像日和仿姑娘的太阳一样的温暖吗?”

“你这样理解,当然也可以。”一目连看向前面热闹的式神群:“啊啊,樱子小姐和大家玩得真开心啊,你也一起去吧。”

“嗯!一目连大人也要赶快过来玩哦!”御馔津跨上灰狐,向那边跑去。

一目连笑着,举起双手:“风啊……”

风吹起。

风是温暖的。
秋天不凉啊……挺暖和的……

荒捡起刚刚那些女式神们跳过舞后留下的枫叶。

“以前啊,我向神祈求……

以前,我说借我一场秋……

可那早已是冬天。

但现在,这才是真正的秋天吧……

好暖。“

残怜
写手学生党绘师
向一百粉冲刺!!!

今天也是被七里阿妈拖起来肝御魂呢········一众主力式神痛苦地想着。明明已经秋天了,七里阿妈应该开学了啊!!!!
七里:成绩不算差因而无所畏惧的打游戏
玉藻前在纠结穿男装还是女装,最后被凤凰火怂恿男女装混穿。
鬼切怔怔的坐在庭院的树下抬头四十五度角望天,身上的白衣一尘不染。(男神今天依旧这么帅!!!!女式神们尖叫着)
日和坊和桃花妖二妖坐在房间前廊上聊天。看起来聊得极为愉快。
椒图拎着贝壳快乐的蹦跶,头顶的水草(?)一晃一晃的。
一目连温柔的看着庭院里的一切。默默摸了摸龙头。黑发有些松散的披在肩头。
座敷在研究怎样在秋冬天拥有把袖子撸上去的勇气(座敷童子的动作就是撸袖子大家知道吗·······)
彼岸花冷冷的靠在树上,冷冷地对荒说:“多穿两件,外套放你房间了。”
【花姐式关心】
荒愣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用·····用不着你关心!”
哎呀,明明脸都红了。
雪女倚着门框,呆呆的看着天空。
她喜欢的人,名字里也有个【天】字
很久之后,她的目光转移到隔壁那个空荡荡的房间。
那里曾经是他住过的地方,后来······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大天狗,你什么时候回来······”她喃喃着,清明的眼眸中,留下两道泪来。

很高兴我还记得清楚·······崽们,七里阿妈永远爱你们··············

银铃君
写手猫控学生党
十足的猫奴(。・ω・。)ノ♡

唯美的秋日里,枫叶随风而落,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相拥而眠,突然茨木抬起头在酒吞耳边低语道:“挚友,我爱你~~”酒吞没有任何反应 ,茨木以为他已熟睡,便叹气又躺了下去,而已闭上眼茨木却没有看到酒吞那通红的脸,以及那轻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嗯,我也爱你,茨木……”

慕小小-最喜欢双龙了
绘师写手
这里慕小小,可以叫小小的,主产:双龙,鲤椒/连吹,吹…

有两段的!
要看完造吗(要是不喜欢也可以围观一下……)





秋。
红似火枫,飘落于地铺满成集,如铺
在这红枫中一双手挥动,衣袖随之飘舞在空中,唇如枫叶般美丽动人,当她微微勾起嘴角时一双漂亮的血犀充满喜悦
拿着酒杯赏悦秋天的风景,坐在身边的酒吞与茨木碰杯饮酒,不擅长饮酒的一目连陪着其他式神玩耍,荒本想一个人坐着不过多久被金鱼姬拉去玩这让荒有些震惊,看见荒这个反应一边的烟烟罗拿着烟斗笑了几下,雪女飘动红叶面前邀请她和自己来一段,红叶答应了,在枫叶飘落的瞬间她们轻柔的舞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或许在秋季的平安京除了打斗也会有存在着短暂的欢声笑语
当枫叶飘落于地时……我们可以跳只舞吗?

贰:
今天也是平凡的一天
在这日常的平安京战场上也会被季节所感染
枫叶覆盖在旁边的路上,一片枫叶落下时变成了两片风中凝结着妖气成为了利刃砍断了靠近的一切,当它停止时,烟中出现一个黑影随着系统的声音:“一匹当先”倒下,在倒下时一阵绝望的惨叫声响起
“我求你打出一次SSR吧!!!!!!!”
(SR也行啊!!!就一点点血了!!!)

翩鸿姬
绘师萝莉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cn:越翩鸿

唿峠祌

阿若酱
绘师腐女学生党
人活着就是为了阴阳师!!!,人活着就是为了决战平安…

“挚友!”一个声音从酒吞耳朵里传出来,
“.....他又来了呢”酒吞一边把自己的酒葫芦放下来,一边把自己的目光看向茨木。
“噢噢噢,吾强大的挚友哦!”茨木握紧了拳头说着。
“怎么了,茨木?”酒吞一边把玩着自己的酒葫芦,一边听着茨木对着自己说。“挚友!你看!”茨木拿着一片枫叶给酒吞。“这是.....哼....,茨木啊”酒吞把手环着头
“怎么了?挚友?”
“秋天快来了呢,对吧,茨木?”
“嗯,是啊”茨木点点头说。
只见酒吞微微一笑,沉默无语
“是啊,秋天来了”

垠狐有九条尾巴
Coser写手后期君
@微博:垠狐有九条尾巴 ,谢谢大家能够喜欢我~

式神们会团聚在暖和的木屋里,坐在被炉聊天喝茶吃吃着重庆火锅,看着新闻联播,打着决战平安京。阿爸在厨房围着围裙正在给式神们下味增汤,茨木童子和酒吞在屋午外赏月喝酒。大天狗抱着妖狐喝多了互相取暖缩成一团睡觉,莹草和妖刀姬还有花鸟卷在一旁打斗地主。——脑洞者风雅居士妖狐coser:垠狐,

很欢乐吧……我不知道唉

关注问题

40人关注该问题 >

还没有人关注该问题